会评会校金瓶梅

矛盾了两天,还是入手了香港天地公司的《会评会校金瓶梅》,之所以矛盾,是因为价格较高,一套五本书要530元(淘宝,不含运费)。但这套书又值得购买,不论阅读还是收藏,都很相宜。熟悉金瓶梅版本系统的读者,自会知道这个版本的价值和好处。

大体来说,金瓶梅有两大版本系统:词话本、说散本(其中说散本又分为绣像批评本和张竹坡批评本,绣像本和张评本正文差异较少,只是评语上的不同),两个版本系统的差异较大,而这些差异又绝不是因排印漫漶讹误等造成的。甚至有人说两个版本造成两种迥然不同的金瓶梅,在我看来虽然没有这么夸张,但两个版本的差异巨大是明显的。

总的来说,词话本语言泼辣、鲜活,但失之于粗枝大叶,说散本貌似经过文人的大量修改,语言典雅细致、结构合理,可以这么说,词话本更倾向于民间的、质朴的,说散本更倾向于文人的、精细的。各有优缺点,但普通读者读的话,我还是推荐说散本。

在大陆合法出版的金瓶梅(不论词话本还是说散本)几乎都是删节本,删掉了露骨的性爱场面描写。我前些年买了一套人民文学出版社的《金瓶梅词话》,删掉四千多字,在大陆的各版本中,算删节较少的。这个版本在我看来,值得推荐,如果普通读者只在大陆买一套,那么就买这个版本好了。但它属于词话本,而大陆目前容易买到的说散本都不值得购买。

于是,就想到了香港的这套《会评会校金瓶梅》。这套书是以张评本金瓶梅作为底本,参校了若干绣像本和其它张评本。当然,这还不是这个版本的特色,该版本的主要特色在于“会评”,将绣像本和张评本的评语悉数汇总到一起,更难得的是,还有张竹坡两百年之后的文龙的评语,也收录了进来。这样就很有意思了,张竹坡和文龙在某些观点上不同,在这本书中掐得很厉害,当然,是文龙掐张竹坡,文龙评金瓶梅时,张竹坡已经作古两百年了,没法还嘴。

阅读古典小说的趣味,有一部分是在于评语,比如看金圣叹批评的水浒传,看脂砚斋批评的红楼梦,看张竹坡批评的金瓶梅等等。在看他们的评语时,你会时不时地拍案叫绝,有时却又捧腹大笑,我举一个例子,在金瓶梅中,有一回写到潘金莲与西门庆同睡,西门庆要撒尿,潘金莲为了示好西门庆,就对他说,你有多少尿,都尿在我嘴里吧,省得你下床着凉。这西门庆还真尿在了潘金莲的口中,金瓶梅作者写道:“妇人用口接着,慢慢一口一口都咽了。”张竹坡在此处批道:“难为(西门庆)一口一口尿出。”哈哈。如果没有张竹坡,你可能就捕捉不到这个恶趣味的幽默。

我心仪这套书已经很久了,但价格原因让我却步,这一两年以来,却又眼睁睁地看着它由四百多涨到现在的五百多,没有下降的苗头。前几天咬咬牙索性出手买了。对于你觉得早晚要入手的书,不要等待降价,早买比晚买好——我就是没有这个道理作指导,多花了一百块。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