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记(50-61)

50、掘墓,除了以考古等合法的名义进行外,非法的掘墓大体是为墓葬中的钱财、或者为了报复泄愤,但也有专门为了偷尸体而去掘墓的。在中国,有阴婚风俗的地方,新死的尸体便“大有可为”了。在欧洲,十六世纪以来,一些人专门偷盗尸体卖给医生供解剖研究,这种人称为“复活家”,不过如果没有这么多尸体供发掘的话,复活家就会隐蔽在幽僻之处,伺机杀人,充作尸体卖给医生。

51、上条讲到的谋杀不能有伤痕,否则医生便要怀疑了,所以,大多数的复活家都是采用将行人骗至屋内进行闷杀的手法。十九世纪初,Burk,苏格兰人,和他的好伙伴专门谋杀人充作尸体卖出,他们所用的方法就是闷杀,这就是英语单词 burking 的由来。

52、有时人真是难以琢磨,比如中外历史上都发生过多起“尸奸”案件,面对僵硬的冷冰冰的尸体(甚至还很可能腐臭),竟然能引发性上的欲望,与之交合。当然,正如我们的祖先在很多方面领先世界一样,在这上面也不输于世界,在古代中国,发生过为争夺对尸体的优先奸淫权而斗殴的奇事。

53、叔本华曾说,“人性中的两个极端是常常可以并存不悖的。”这话说得真好,比如许多道学先生,书箱里常常藏着淫书。叔本华就比这些道学先生坦诚,他不掩饰自己喜欢看淫书。与他同时代的文豪歌德,不仅喜欢看,还要自己写,这不是杜撰,因为这些原稿在魏玛被保存着。

54、裸体并不就是猥亵,由裸体而有猥亵的观念,实在是在衣服发明之后。在原始人那里,没有裸体的观念,因为人本来就是赤裸裸的,“裸”是人类有了衣服之后的发现。同时,也是因为穿上了衣服,人类对于自己的身体才有了羞耻和猥亵的观念。

穿衣服是为了遮掩肉体,不如说是为了显露肉体,这在现代女性中更为发达。比如,流行的晚礼服、泳衣,这类衣服所遮掩的部位,与其说是遮掩,不如说是暴露,因为这正不啻将这部分特别暗示给大家。

55、西洋的一些裸体雕像,大都用一张树叶遮掩着阴部,这树叶为无花果叶。典出《圣经》的《创世纪》:夏娃偷吃了禁果,分别出善恶,听见上帝的声音,感到羞惭,于是将无花果的叶子做裙,遮掩自己的裸体。

56、所谓“秘戏”,是指描摹男女交媾的图像,据说这词在史记、汉书上已经出现。杜子美“宫中行乐秘,料得少人知”就是指秘戏。秘戏又称春画、春宫,也有正经的用处,比如可以压邪、避火,所以古代一些人的钱柜和衣箱里,时常要用几张这类作品来“镇压”。

57、同是防范妻子出轨的器物,守宫砂就比愚笨又残酷的贞操带文明多了。守宫就是壁虎,《文海披沙》说“以其(壁虎)出入宫中,故名守宫;或以为血可涂宫人臂,使无异志,谓之守宫。”守宫砂的制作,据说是以朱砂、牛羊脂喂食壁虎,日久则其腹部作赤色,通体透红,五月五日取血涂在妇人臂上,作朱砂痣,揩拭不去,终身常在,与人交合即灭。

58、在掠夺婚姻中,女子是男子的战利品,要防止她逃脱,所以成功之后务必要使女子远离母家,以免潜逃,据说欧洲人的蜜月旅行风俗便是掠夺婚姻防女方逃脱习俗的变迁。

59、蛇是男性的代表,是智慧和繁殖的象征,所以原始社会中,好多地方都崇拜蛇。但基督教与蛇有不解的冤仇,这有大众熟知的亚当夏娃和蛇的故事。不过,据戈尔德堡《圣火——宗教中的性故事》中所说,上帝当初创造的万物,言语都是相通的,蛇看到亚当和夏娃的私生活,不觉爱上了夏娃,想诱奸她,蛇劝夏娃吃果子,不过是一种“搭讪”。所以,别瞎搭讪,后果很严重。

60、伟人卢梭,年轻时有被虐狂、暴露狂、手淫等毛病,但他比较坦诚,这些事情在他的《忏悔录》中都有所叙述。

61、虐待狂被称作萨地主义,被虐狂被称作马索克主义,名称的得来,分别是从法国作家萨地、德国作家马索克而来。二人的大量小说作品即描写相关情节。我们现在以为虐待狂、被虐狂都是性欲上的变态行为,其实这个也可大可小。事实上,我们几乎每个人都有点这二者的影子呢,比如对爱人说说脏话、对着大腿或屁股捏一把、掐一把,所谓打情骂俏,其实是程度较轻的虐待、被虐待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