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的底线——关于吸毒的问题

前几日,知名编剧宁财神吸毒被抓,微博上充满惋惜的悲叹和骂其为败类的声讨,当然,还有段子手编的并不怎么可笑的段子。同时,阴谋论者指出,这是上面的有意安排,意在转移人们对香港和封网的视线。我的视线就被转移了,今天就来谈谈吸毒的问题。

吸毒是违法的,这有明白的法律条文在,但我觉得这是法律对个人自由的侵犯。其实并没有什么复杂的道理可讨论,也并没有高深的理论要引用,越是看似复杂、绕来绕去的道理,里面越是大有问题,因为真理总是简单的。我们只需讨论一点:在不干涉妨碍别人的前提下,人有无选择生活方式的自由、有无处置自身的自由?宁财神在私人场所,没有逼迫教唆别人食用毒品,他的行为甚至比逼迫他人抽二手烟的人还要文明。

我的一个朋友说,吸毒费用太大,对家庭造成伤害,怎么能说不干涉别人?这个逻辑的错误之处,在于将因果倒置。朋友的逻辑是:因为吸毒费用高,所以吸毒违法,事实上是,因为预先定义了吸毒违法,所以造成了毒品价格高,而不是相反。如果吸毒合法化,没有走私渠道,没有铤而走险的风险投入,买卖毒品像买卖香烟一样容易,那么毒品的价格就不会这么高。

朋友还说,好多吸毒的人都进行抢劫犯罪,危害社会。这同样是因为毒品的费用问题。另外,我不知道所谓的“好多”是从哪里来的数据,即便如他所说,单就这一点并不能成为禁止吸毒的理由,并不是每个吸毒的人都会去抢劫犯罪。每年,都有好多人死于交通事故,是否就要禁止人们驾驶汽车?每年都有好多男性强暴强奸女性,是否男性一出生就要阉割?

吸毒是一个人的自由,哪怕长期吸毒造成身体残废,那也是一个人的自主选择。人,应该有选择生活方式、处置自身身体的权利,换句话说,人有不按主流价值观生活的自由,人有“颓废”的自由,人有“堕落”的自由,人有自杀的自由。(当然,我认为吸毒并不就是颓废、堕落,我这里是按主流价值观来说的,所以加了引号。)是否允许自杀,这应该是自由的底线。

社会应该做的,是告示人们吸毒对身体的危害,劝诫人们不要吸毒,但同时,对一个知晓信息并有自主行事能力的成年人,不能剥夺他选择毒品的生活方式。就像现在的香烟盒上,都会标明“吸烟有害健康”,但并不禁止对成年人出售香烟。

末了,需要强调的有两点,一是吸毒行为是个体的自由选择,不能强迫教唆别人吸毒;二是,我所谓的人有吸毒的自由,并不是我也要吸毒,就像我尊重同性恋之前的情谊,尊重他们的交往,并不意味着我也是同性恋。

Advertisements

笔记(40-49)

40、王猛“扪虱而谈、旁若无人”,竟成为魏晋风度。身上生虱子也生得很荣耀,后世引以为美谈,说某人身上有虱子那是恭维的话。此行为与贫穷买不起新衣无关,也与懒惰邋遢无关,而与五石散有关,经常服用五石散的人因皮肤变得异常敏感,只能穿长久不洗的旧衣,故而生虱子也是早晚的问题,我扪虱说明我服五石散(五石散不便宜,且成为当时上流社会的时髦)。后世不用五石散,而单就赞美身上有虱子,只增笑料罢了。

41、投水而死的人(溺鬼)和上吊而死的人(缢鬼)若要超生轮回,则一定要找一个“替身”求代。溺鬼求代说起于唐末(可能还要更早),而缢鬼求代说始见于南宋。这是不正常的。因为缢鬼的数量应该大于溺鬼的数量,为何关于求代之说却更晚出?栾保群认为,这可能是因为溺鬼更惹人讨厌(污染水源),故而编出求代说,让投水寻死的人知难而退,转而使用其他方法结束自己生命。但栾先生此说,有一处漏洞,缢鬼在南宋后就被列入厉鬼的一种,如果民间鼓励环保的自杀方法,难道不应该对缢鬼更客气点儿吗?

42、“僵尸”之说,由来已久,但人们不过用僵尸入药(是的,你没看错,古人认为僵尸的肉可以治疗疾病),或者借它来攫取宝贝,在清代之前,僵尸只是任人宰割的存在,至于僵尸作祟,穷凶极恶,则是清代才出现的事。

43、根据僵尸身上毛的颜色,分僵尸为“白僵”、“红僵”、“绿僵”等(按恐怖战斗力,绿僵比红僵厉害,红僵比白僵厉害),根据体重,由重及轻,分为“游尸”、“伏尸”、“不化骨”。

44、僵尸可化为旱魃,大旱皆为旱魃作祟。因此,每遇严重的旱情,村民就自发组织起来掘人坟墓寻找僵尸而毁坏(此风俗多见于北方)。

45、被虎吃掉的人,即便变成鬼(称作伥),也甘愿受制于虎,为虎寻找更多的人供其食用,成语“为虎作伥”就是这个意思。盖有一说:虎伥必须找到一个代替,方能解脱。周作人评价说:“僵尸固然最是凶残,虎伥却最是阴惨。”虎伥的心理最是晦暗、变态。由鬼及人,为上面效力的小官僚最是得虎伥真传,自己被压迫,却也帮助大老虎压迫民众。

46、人死为鬼,鬼死为聻。鬼怕聻,正如人怕鬼,所以人在和鬼的斗争中,尝尝把聻给请出,让它来吓唬鬼,这算是“远交近攻”吧。还有这个说法:“聻死为希(无声),希死为夷(无形)”(与鬼死为聻相比,这个说法似乎并不普及),似乎可以永远死下去……不过我们往回想,聻是鬼死而化,鬼是人死而化,那么,人是什么东西死而化的呢?或者说,什么东西死后变成人?这一想,不禁悚然。

47、生死簿只为冥簿的一种,冥间对人鬼的管理,其细致程度丝毫不亚于中国的身份证户口本等等,似乎冥间和中国一样,爱发各种各样的证书、簿子。生死簿较为有名罢了,除此之外,还有功过簿、功名簿、食料簿、利禄簿、善恶簿等等。种类虽然繁多,但按“结算”的方法大致可分为两派:时间派、空间派。时间派,认为人的寿命天定,为善为恶不能增减丝毫,直到大限一至,一起秋后算账;空间派,认为人的寿命就像一捆筹码,做善事就增加一些、作恶事就减少一些,直到归于〇,就跟尘世拜拜了。

48、上述两种说法都有缺点,时间派不利于教化,反正由天定,胡乱造吧,哪管身后洪水滔天;空间派倒是有助于教化,但和常识矛盾很多,比如为何有人做这么多恶事而不死呢?只要一直做善事就可以长生不老?值得一说的是,空间派的观念形成较早、较多为人接受,后来估计是矛盾太多,人们转为信时间派的观念了。

49、在各种冥簿中,除了生死簿,就是食料簿值得注意了,按照空间派的观点,人一生享用的食物是有限的,一定的,吃完就与尘世告别。这个观点最为减肥人士所接受,他们节食或者就是为了增加年岁慢慢吃。所以,就吃喝二字,少年,你且悠着点儿。

如何每天不写一千字

在我年少的时候,曾经有一段时间,每天都要写上一篇文章。这倒不是完成自己的计划,也不是为了码字赚取点击量、稿费,而是的确按耐不住,手指不由自主地就在键盘上飞舞起来。有时管不住自己的手,一天要写上好几篇,字数加起来竟有几千多。这种状况持续了一两个月。有一天,我像戒了好多次烟的烟民一样,发狠心关上了电脑,抽了自己一耳光,这样下去就完蛋了,这不就成为作家了吗?

于是,我便有意识地禁止自己码字。但你知道,如同没有规矩你就戒不了烟一样,没有规矩管住自己那么隔几天还会码下去——就如犯了烟瘾复吸。所以,我给自己定了很多规矩,这些规矩规定,要想码字,除非:

1、不写自己的生活。一个心智健全的人应该知道,作为普通人的自己,一天中发生的事情,99%和陌生人没有关系。对于他人来讲,你的生活毫无记录的价值。你生活的价值,只和身边的亲朋有关——有时甚至无关。

2、不写书评、影评——除非这本书没人写过书评、这部电影没人写过影评。大多数情况下,你要评论的书籍、电影,“前人之述备矣”,从书籍和电影中,你能感受到的东西,基本上别人在你阅读观赏之前就已经感受到并且在豆瓣之类的网站记下了,你再重复写一遍有何意义?况且,以稍专业的角度来讲,你写下的东西,根本称不上“书评”、“影评”,只增笑耳。

3、不写别人写过的观点。这条和上一条一样,目的都是不要制造重复的文字,别人早就阐述过的观点,你就不要再写了。当然,这里似乎有一个难题,就是你看到的观点别人未必已看到。不过,这是杞人忧天,除非你对自己的见识和阅读量很自信。

4、不写对人无益的东西。王小波说,一本书,如果不对自己的价值观产生影响,就不值得一读,同样,假如你认为你写的东西不会对别人价值观产生作用,那么就不值得一写。浪费别人的时间,等于谋财害命。

5、不写炫耀自己学识的文字。圣人曰,人之患,在于好为人师。真能为人师并无什么不好,能教授别人东西,能传授生存技能,何乐不为?但关键在于,很多人的好为人师,并不是出于传道授业解惑的目的,而是满足自己的虚荣心:你瞧,这个我知道,你不知道吧?炫耀自己学识的人很可怜,因为这不过能说明,别人在享受Party、享受游玩、享受美女烈焰红唇的时候,你不过在可怜巴巴地翻书。

6、不写与人争论的文字。先哲有云,人与人之间的区别,有时比人和类人猿的区别还要大。人,所生环境不同,所受教育不同,所持立场不同,识见自然不同,任何想说服别人的行为都是可笑的,不过逞口舌之快罢了,与人与己不能提高丝毫。何况,你的论敌中,还有相当一部分人睁眼说瞎话,你根本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

此外还有四条,这里就不列举了。通过这“十条诫命”,持之以恒,我终于摆脱了每天写篇文章的恶习。看到很多人被内心的表达欲望所占据,每天都管不住自己的手指敲打键盘,在滑向文学家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害人误己,内心十分痛苦,特拿出来我之前的经验分享给大家,希望你们也能改掉每天码上几千字的坏习惯。

【这篇文字是为讽刺简书网站的某些作者而作,他们似乎中了每日千字练习的毒,为完成本不必完成的任务,凑字数编篇章,矫揉造作,无病呻吟,实在是于人于己都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