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记(28-39)

28、中国女子缠足,有说者以为起于南唐李后主,“(缠足)一时游戏,相习成风,始则宫中行之,继则民间效之,为缠足之滥觞矣。”然自唐朝的诗句里,便多有咏女子小脚者,“罗窄裹春云”、“六寸肤圆光致致”。

29、通行缠足时,中国北部较南部更为盛行,山东山西的缠足风俗,也较其他省份最为根深蒂固。山西大同女子小脚,天下闻名,每年中秋,有“大同赛脚会”,就是比谁的脚小且漂亮,评论者可观赏,甚至把玩,但女子端坐帘内,评论者不能见女子面部。又有说,赛脚会于每年庙会时节也举办。

30、世人皆知女子缠足,而不知男子亦缠足矣。男子缠足,盖出于爱美、迷信、借此玩弄女性此三种动机。爱美者,清末士大夫多用“包脚布”,使脚形尖瘦。君不见,至今皮鞋仍有尖头式者。宋人王明清《挥麈余录》载:“(履方)缠足极弯,长如钩,……脚类杨贵妃,心肠类安禄山”。可见宋人已有男子缠足者,且可证明杨贵妃亦缠足,则为28条笔记缠足自唐朝始之又一佐证。

31、男子缠足出于迷信者,盖因古时男孩养育不易,迷信认为将男孩扮作女儿状,好养育。故男子穿耳、缠足出于此。

32、将男孩扮作女孩,以求好养育,非中原独有。古时西藏某部落番人,重男轻女,男孩初生三日,必诡言为女,以防神妒。且以烟煤涂于小儿阳具,并以银环束之,若不如此,则夜神便要将阳具盗去,使其化为女身。

33、有和尚与人共饮,或问座中何人最惧内。众人未及答,和尚曰:惟老僧最惧内。众皆惊讶。和尚曰:惟最惧内,故不敢娶老婆。阅此笑话一笑,盖当今剩男者,也为惧内也!

34、唐敬宗时,高崔巍喜弄痴。帝令人捺其头于水中,许久方出,问何所苦。答曰:顷见屈原云,我逢楚怀王无道,乃沉汨罗江,汝逢圣主,来此何为?帝大笑。此人真乃善拍马屁者也。

35、扒灰:俗语谓淫儿媳者,盖为“污媳”之隐语。《常谈丛录》云“膝媳同音,扒行灰上,则膝污也。”又一说,俗传锡工铸器,欲盗锡,则掩锡于炉灰中,事后扒取,遂取其谐声。翁媳通奸,亦称新台故事,事见《诗经》,卫宣公为其子娶妻,闻女子甚美,欲自娶,乃作新台于河上而要之。新台,《水经-河水注》上亦有其名。

36、宁波有租妻陋俗,出资若干,限以年限,期满仍归事旧夫,期限内所生子女,为承租者所得。湖南亦有此陋俗。盖生活所迫,不可以廉耻判之。

37、鸦片战争之时,英海军沿长江而动,多奸淫沿江女子。相传镇江有富翁出资搜罗身染毒疮妓女者,在扬州设妓院数十间,因其价廉物美且便宜,英军多有趋之。良家妇女遂得以免遭荼毒。《南京条约》立时,英军撤兵,且多身染毒症矣。

38、器物上作春宫画,汉朝为滥觞,砖瓦画壁有之,冢墓中亦多有之。瓷器上作春宫画,盛于明朝,尤以穆宗为甚。盖穆宗好内,上好之,下行之也。

39、我在笔记17中谈到人皮鼓,为张献忠军中所制。张献忠军嗜杀成性,所杀尸体叠累成峰。每屠一方,贮竹围中,人头几大堆,人手掌几大堆,人耳鼻几大堆。军遇病弱者,割鼻砍手,至小儿幼女,弃于道上,以马蹄踏之,或抛掷于空中而以兵刃迎之。鲁迅评张献忠的杀人,说张献忠开始并不好杀,直到战事不顺,知天下将不归于自己,于是着手杀人。的确如此。“川人尚未尽耶,自我得之,自我灭之,不留毫末遗他人也。”张献忠暴行,见《蜀碧》,读之不禁令人泪簌簌而屡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