鞭炮随想

我今年竟讨厌起放鞭炮来。

这在平常是不能想象的,在“女要花,男要炮,老头要顶新毡帽”的春节,放鞭炮,对于男孩子来说,是不可或缺的娱乐。我现在有抽烟的习惯,但若要问第一根烟草是什么时候抽的?那应该不是在此时,不知在何时,我想大约会是在冬季。——在有春节的冬季。小孩子点烟夹在嘴里,是为大人所不可容忍的,但春节放炮的时候除外。

那时还没有打火机,而我家乡也没有烧香的习惯,因此点燃鞭炮就只有用火柴和点着的香烟两个方式了。这里有一点需要说明的是,我们小孩子当年燃放的是单只的炮仗,而不是鞭炮,因为没有鞭,鞭被我们拆开了。一次燃放几百响的鞭炮在我们小孩子看来,是最大的浪费。一只只地燃放,又浪费火柴,点燃一根香烟就成了最好的选择。

后来,有了打火机,是用火石的那种,我记得每到春节,我的右手大拇指就会肿,那是因为一次次和打火机轮子摩擦的缘故。这种状况直到电子打火机的出现才有所改观。说到科技改变生活,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再然后,年龄渐长,燃放鞭炮便没有那般地吸引我了。鞭炮在我们那里又叫“撒手干”,就是一撒手就没有的意思,家长也拿这个名目劝我们买鞭炮的钱花得不值。我长大了,接受了这个说法,于是每年买鞭炮的钱减少了,转而买其他的一些玩具。

虽然自己很少或者竟不燃放鞭炮了,但我对燃放鞭炮一直没有抵触、讨厌的情绪。别人燃放鞭炮我也乐见其成,乐得听声响。但我今年,极端地讨厌燃放鞭炮的行为。这倒不是我忽然变成环保人士,痛心疾首于鞭炮燃放导致空气质量变差,而是因为我有了孩子。

婴儿嘛,都知道,最怕惊吓。今年除夕和大年初一的两天,孩子被突如其来的鞭炮声吓得几次哆嗦,听着孩子惊吓的哭声,忽然觉得燃放鞭炮真是一大陋习——污染空气,制造噪音,惊吓小孩。包括昨天大年初四的半夜,因为迎财神、破五等风俗,零点的时候,小区内又响起此起彼伏令我生恨的鞭炮声来。我们这几天半夜睡觉都不踏实,时刻准备在鞭炮声响起时捂紧孩子的耳朵。

一些事情,我们做起来以为理所当然合情合理,但却对别人做成了不小的麻烦。一些社会上不好的现象,我们当年也加入其中,直到自己受其害时,再想阻止也来不及了。这类的事情,其实也并不单是对于燃放鞭炮。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