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记旧

今年春节没有回老家,在我印象中,这是第二次不在家中过春节,第一次是刚毕业后的一个春节,我在工地上工作,按照我们公司的传统,第一年来的学生春节时都要在工地上留守。这一次没有回家过年,是因为小儿年幼,才几个月,而路远人多,且家里较冷,就不折腾孩子了。

小儿一直在家里由父母带,但十二月中旬开始咳嗽,小县城医疗条件不好,医生建议我们去徐州,但到了徐州儿童医院,才发觉其果然黑也!院方医生诊断小儿患支气管肺炎后,给的方案是住院,安排我们住“无陪病房”,说是需要约一周的时间,“无陪病房”费用较高,且我们因为未来一周都不能见孩子的原因没有同意,向医院要求住普通病房,结果医生说不行,若住院必须住无陪病房,理由是未满三个月的婴儿患病住院都要住无陪病房,我不知这是哪里的规定?于是,我没有同意,带小儿来我工作的苏州治疗,在苏州儿童医院,医生没有给打针、挂水,也不安排住院,只开了一周的药物小儿即康复。我还专门咨询苏州儿童医院,若两个多月的孩子生病住院是不是必须要住无陪病房?对方表示他们没有这样的规定。

这里写这些,就是将徐州市儿童医院的“过度医疗”记录在案。本打算小儿在春节后才带到苏州来的,但因为他生病的原因,提前来苏州,也便不再回家过年了。于是,重新租赁了二室的房子,母亲也来苏州,照看孩子。

过去的一年,太过无聊,浑浑噩噩,自己的工作也是完成的一般,业余计划要读的书大都没有完成,书买了不少,但看完的很少,基本上是拆开后随手翻翻便插在书架上束之高阁。希望马年能多看一些书,利用好零碎的时间,充实自己。

在苏州过春节是颇为无聊的,我们在这边没有什么当地的朋友,于是过春节也只有在家里,要么和爱人出去走走,而少了传统上的走亲访友这样的环节。大年初二的时候,我和爱人去了虎丘塔,游人比我们预料的要多不少,我们以为,大过年的出来到虎丘玩的人应该不多,孰料比平时还要多出好多倍。后来在网上看到有网友说上海的外滩宛若生化危机的场景,已经沦陷,于是我们也就释然了。

新的一年开始了,愿在新的一年里,家人能健康、快乐,自己能更有效率的学习和工作。就这样吧。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