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代计划

在英国,卡斯帕罗伯茨一直被视为二流甚至三流的小说家,直到他的《断代计划》的出现,才改观了人们对他的评价。与电影《三傻大闹宝莱坞》《搏击俱乐部》等名字一样,《断代计划》这部小说的名字并不起眼。起初,这部小说因为名字的原因,差一点被读者和评论家错过,还以为和作者以往的黑帮小说没有什么区别。在这部小说里,作者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

未来时间的某个国度,国家已经被总统等少数领导人控制,高高在上的国家领导人无视法律和人民的呼声,频频干着超越法律和世俗道德的龌龊之事。富商之子泰特从小就遇事冷静,敢作敢当,且人脉极广,被视为父亲布莱恩的优秀接班人,但泰勒一个好朋友的死亡带给他极大的震撼,他的这位朋友因为与官方争利,被构陷入狱,神秘死亡,死得不明不白。有着多年上流社会的交际而接触大量官员的泰勒,调查清楚了朋友的死因,也逐渐认清了国家领导人的龌龊本质。于是,在他的精密计划下,成立了一个地下组织――代号”断代计划”。

这个组织是一个暗杀组织,成员的加入要接受组织头目泰勒的考核,加入之后,每个人以代号相称。他们的宗旨就是杀尽国家领导人的后代,用他们最珍爱的儿子女儿的鲜血,复仇,同时警示上层。一开始,由于上层没有防备,”断代计划”取得了几次成功,但也引起了上层极大的震惊和愤怒,他们调用国家力量,不惜一切代价调查这个他们摸不着头绪的暗杀组织。

泰勒的日常生活依旧光鲜,在豪车、宴会、美女的包围中,但谁也没有料到他就是”断代计划”的发起者和领导人。在一次对国家二号领导人后代的暗杀中,暗杀组织留下了痕迹,不过上层并没有知晓这个情况,而是恰巧被布莱恩集团商业上的竞争对手掌握,作为竞争对手,就是要搞垮布莱恩集团,他们循着蛛丝马迹,开始调查起接班人泰勒来。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在对手严密推理和步步紧逼下。泰勒还是暴露了关键的证据,正当布莱恩的对手掌握证据想要向政府报告邀功时,掌握关键证据的人却被总统的调查团杀掉。整个事情开始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迷雾揭晓,原来泰勒是当下总统的亲生儿子,因为前些年政治斗争的原因一直寄养在布莱恩家中。泰勒最后也知晓了这个秘密,但为时已晚,因为他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弟弟和妹妹。在悔恨和对人生的绝望中,泰勒朝自己的脑袋扣响了扳机。故事戛然而止。

一本六百多页的书,以上就是小说故事的大体脉络,实际上,书中的描述远比上文复杂且扣人心悬。对人物心理的描写,干净利落,每句话都像枪子一样直接击向读者。作者采用了直叙、倒叙相夹杂的写作技巧,阅读快感无以复加,此部小说应该是同类小说的翘楚。

我觉得这虽然是一部英国作家的小说,但它充满了美国小说的元素,我读起来时时能看到美国作家的影子,比如斯蒂芬金的悬疑和惊险,恰克帕拉尼克的黑暗和重口。《断代计划》是一部家族史,是一部政治史,也是一部自我拷问的作品――作者借未来的国度,检讨了政治斗争的黑暗以及肮脏的政治对人性的扭曲和戕害。不但如此,它内涵广大,对人生和宿命作了深刻的思考。

当然,这本黑暗的小说在中国大陆估计是无法出版的,通过上面的故事就可以看出来,作者是否对中国有所暗示?是否在教人”不学好”?也许是我想得过多,但我们这边的人绝对害怕”断代计划”。

写到最后才想起,忘记在文章的开头标明”有关键情节透露”了,如果你按顺序一路看到这一段,那么,抱歉。

Advertisements

矫情与蛋疼

我前段时间,也就是在贵党开敏感词生活会的时候,写了一条,”扯三米卫生纸挂梁头要上吊,拿圆珠笔划生命线求自杀,开敏感词生活会作批评与自我批评,可称作当下三大矫情行为。”如今,还要加上一种矫情行为――批评人家咖啡卖得贵。

为什么说是矫情呢,因为这事儿你本来不该管的,却以人民喉舌国家公器的姿态,装出一副为消费者讨公道的嘴脸,不累么?在商品社会,任何物品定价的高低自然有它的道理存在,是旁人所不好干预的,用国家媒体的姿态来干预更是不应该,当然,这里的物品是指非生活必需品。咖啡,据我的了解,远非国人的必需品。我一年喝不了几次咖啡,我父母甚至都没有见过星巴克的咖啡是什么样子。对于这类的物品,如果它的价位违背了市场规律,自然会有人不买账。

央视矫情的另一点在于,对于老百姓生活中必需品的高价位却充耳不闻,真正关系到老百姓日常利益的却不拿来批判一番,比如国内高医疗费、奶粉价格、油价、房价、水电费,这些东西于百姓的利益远非一个星巴克咖啡所能比拟,但高房价你不惊诧,高油费你不惊诧,高奶粉价格你不惊诧,高医疗费你不惊诧,一杯远非必需品的高价咖啡,你却惊诧了。你说,你所谓的为百姓求利益的嘴脸是不是透着矫情呢?

好在对于心智正常的人来说,你的宣传引导功能几乎为零,于是,该喝星巴克的还是照样喝,不喝的还是不喝。但拿别人的价格来说事,从天朝生活指南之”推背图”里来讲,还说明人家没有毒咖啡、没有偷税漏税、没有卫生脏乱、没有拖欠工资……这样反而给消费者一个不错的印象,你说你是不是搬块石头砸人结果硌了自己的蛋,是不是有点蛋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