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投毒事件说开去

国内历来不缺热点,这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也是一个遗忘所有的时代。前段时间网民大都关注的投毒事件和许多其他的热点一样,没有了下文。以下的文字,被我首发在别的地方,今天贴出,聊作我的一些观点吧。――老撒

不论是多年前的朱令事件,还是近期的上海某大学投毒事件,抑或是最近的幼儿园为争取生源而发生的投毒事件,三者都是读书人所为,够阴损够歹毒,同为读书人的我,惊出一身冷汗,不由地想起一句老话――仗义多为屠狗辈,歹毒每是读书人。当然,这三者还有一个共同点,都是同行所为,也正应了郭德纲的一句话:”同行间才是赤裸裸的仇恨。”

我们或许要问,发生这些恶性事件的原因究竟是什么?是嫉妒。有不少人”眼里容不进沙子”,只要你过得比他好,他非弄死你不可,同行间的嫉妒更能产生恶,由嫉生恨,进而消灭对方。嫉恨是一条毒蛇,自啮也啮人。但简单的把嫉恨作为投毒事件的原因,似乎失之于浅薄,我想了想,觉得投毒所折射的不单是某个个体的性格缺陷,不是个案,它所折射出来的是整个社会价值取向的问题。

多年前,哲学家陈嘉映关于”梦想的中国”写过一篇文字,他写道:”我梦想的国土不是一条跑道,所有人都向一个目标狂奔……我梦想的国土是一片原野,容得下跳的、跑的、采花的、在溪边濯足的,容得下什么都不干就躺在草地上晒太阳的。”我不得不说,陈先生的梦想在中国不会实现,他的梦想,我称之为”个体有意识,整体无意识”。

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却与之背道而驰,我们每一个人自入学以来,接受的都是打磨掉个性的教育。这种教育讲究集体主义,讲究无差别,讲究整齐划一、步调一致。这样的教育目的,是要达成”个体无意识,整体有意识”,这种病态的教育遇上功利的社会,于是产生了唯一的成功观――有钱有权。非有钱不足以说成功,非有权不足以说成功。

西哲罗素有言,参差多态乃幸福的本源。但在追求中国式成功的跑道上,幸福就是第一名的位子,幸福就是招到学生多赚钱――第一名只有一个,生源只有这么多,我要第一名,我要抢生源。他们的价值观念如此单一而无暇他顾,为此可以使用各种手段而无所不用其极。在中国,做个好人不是成功。于是,悲剧就这样诞生了。

在中国做好人,会被人说傻,会被人说没用,会被人说窝囊。在世俗的眼光里,从不把堂堂正正做人当成一种追求。孔夫子眼中的”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 回也不改其乐”在当代中国几希。

在这几起投毒事件中,我们除了谴责犯罪者的人性阴暗之外,是否也该反思,组成社会的我们每个人的价值观是不是狭隘?是不是我们为我们自己划定了一条单一的跑道?我们本可以”跳的、跑的、采花的、在溪边濯足的,躺在草地上晒太阳的”,却为何要在目标单一的跑道上一竞高下?究竟是什么样的一种成功竟可以凌驾于生命之上?我们是不是同谋?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