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的辫子

    今天上午看到了习近平“微服私访”北京打的的新闻,这“微服私访”不是我提的,而是几大门户网站,以及党国的喉舌媒体提的。我觉得,党国的宣传无处不在,报纸电视网络,领导人成天在眼前晃,还能“微服私访”吗?况且这四个字有时代背景,体现的是封建专制时代的君王作派,如今还用“微服私访”这样的说法,我不明白这是谄媚呢,还是暗地里讽刺?

    我还注意到这条新闻里有这样的描述:出租车司机要求习近平“留下墨宝”,并将习的题字复印放大后装上框挂在家中最重要的位置。当然,同这个描述一样值得玩味的还有不久前的两条报道: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后,家乡的旧居接待了不少游人,但一些游人走时“抠墙皮、挖砖块”,原来是要带回家里沾沾“文气”;李克强发布会后,所喝剩的水遭到记者哄抢——莫非是要沾沾”王气“吗?

    说实在的,我无法理解上面的行为:微服私访;复印放大装框挂起来题字;抠墙皮沾染文气;哄抢喝剩的矿泉水。——我不知道这样的行为在未来的中国会被怎样的看待,或者在如今的文明社会会被怎样地看待,我能肯定的是,类似此荒诞的事在中国还有很多。

    大约一百年前,辜鸿铭在北京大学任教,他梳着辫子走进课堂,引起同学们的一阵哄笑,辜鸿铭说,”我头上的辫子是有形的,而诸君心中的辫子却是无形的。“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