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Aaron Swartz兼分享RSS订阅源

几天前,我看到Aaron Swartz 自杀的新闻,在没有看到这条新闻之前,我甚至都不知道Aaron Swartz 是何方神圣,相信很多人都和我一样。在这里记录下Aaron Swartz ,是因他参与创造了RSS规则——不夸张地说,他是影响我很大的一个人,而我之前并不知道。我想这并非什么不可理解的事——你并不知道对你影响很大的人。“无尽的远方,无数的人,都和我相关”,鲁迅的这句话或者也可以这样说:“无尽的远方,我不知道的人,却对我影响深远。”


RSS 的确是对我影响巨大的,我在网上的阅读,有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通过RSS ,而我使用RSS 阅读也有好多年了。阅读新闻、阅读资讯、阅读博客,甚至获得墙外的信息,都是通过RSS 来实现的。在此,感谢RSS ,感谢Aaron Swartz ——我终于知道是你了,却在你死的那一天,26岁。

在一年多前,我分享过一千多枚RSS 订阅源,但是采用收费的形式。现在我向Aaron Swartz 致敬,致敬他为网络信息的自由、分享所做的一切。前几天,我开放了我收藏的RSS 订阅源——免费的,当时只在Google+ 上分享,但没想到,短短的时间,已经有1252人次访问,413人次下载,在唱衰RSS 的今天,依然还有这么多人使用RSS 。今天在这里分享,贴出地址:https://www.box.com/s/x4lilob58mp7udrrm9k2  供需要的人使用。需要说明的是,订阅总共约1355枚。大体做了分类(很粗糙),也有一些重复的订阅,由于数目比较大,导入前请三思。

正面新闻反看法

    鲁迅曾有一文,谓《推背图》,文中对“推背”之法颇有赞扬,时间流逝,倏忽至今,一些新闻也可以用“推背”之法推演推演,而愈发觉得有意思起来。


    比如几天前在腾讯网上看到的新闻,某中央领导出行考察,不闯红灯。这样的新闻,我总不免往背后想,因为从传播上讲,什么稀罕、什么缺少就会报道什么,传播什么:老撒吃了两个馒头上不了新闻,但老撒吃了二百个馒头,便会上小报的头条。

    于是,对于不闯红灯的新闻,我便不免会这样想,之前的领导出行大多是闯红灯的,不但罔顾信号灯,还要独享道路,不能“与民同道”。倘若连遵守交通规则这样的事情都做不好,还谈何依法治国。

    元旦前有一篇报道,《中国禁止节日期间买官卖官》,我总怀疑是媒体在默默地黑执政党,瞧这标题起的,莫非是说买官卖官要在非节假日?再如习总去参观考察到某地,自己打饭,对此媒体是叫好的,这使我想起来一篇笑话,说有一奴才看到领导去厕所,点头哈腰之际,说道:“领导您亲自如厕?”这奴才虽是吮痈舐痔之徒,但也显得领导的不堪,他们吃着特供,有人伺候,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于是亲自上厕所也值得奴才大惊小怪了。跑题了,还是回到习总打饭上来,我总想,习总不是植物人,也并非生活不能自理,自己打饭不很应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