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和上古

昨天在京东买了两本书,《杜诗镜铨》、《稼轩词编年笺注》,皆为平装,其中《杜诗镜铨》是上下册。我历来认为,凡书,尽量买平装,并非经济的原因,而是精装本的封皮过硬,不能单手把持,如果平装且开本较小,书本又薄那则再好不过,可卧于床而读,蹲于厕而读。


今天拿到《杜诗镜铨》,虽然印刷很差,但并没有惊到我。在买它之前,我已经了解了这本书的印刷装订如何。――顺便说句,想了解图书印刷之类的问题,最好去亚马逊看评论而不是去京东,因为京东的读者评论是可以拿积分的,差评似乎没有积分且不予显示,非差评京东才会爽快地给你积分,这几乎是京东和读者之间的默契行为了,而在亚马逊评论,则没有利益相关,故而较为接近”真相”。

至于是怎样的差法,我可以简述一下:这本书文字大小可分三类,正文是杜诗,较大,不影响阅读;夹注是中等字号,除笔画较多的字难以辨认外,其他也还好,基本不影响阅读;天头上的眉批,及正文旁的旁批,则基本处于百分之五十的辨识状态,这和视力没有关系,你拿只放大镜照样无法辨识。

我昨天在微博上写了几条中华书局的罪恶:出版的图书价格比同类的要高很多;重印一次涨价一次,而且涨幅很大,超过平均物价的上涨;在涨价的基础上,排版、印刷没有丝毫进步,甚至是退步,目前中华书局基本靠”吃老本”掏读者的钱;不少图书印刷、用纸实在不敢恭维,有的竟如盗版状。这样的话拿来送给上海古籍出版社,也很恰当。

想当年,中华书局和上海古籍在中国古籍的出版和传播上做了不少工作,在买古籍方面,中华和上古一直是我的”不三之选”,看看我从旧书摊上淘来的它们七八十年代的作品,印刷、用纸那是多么的精美,令人摩挲不忍释手。但今天,中华和上古在我心中的地位已经大不如前。印刷发行较少,所以定价高才能赚钱,这么说可以理解,读者可以理解你们的高定价,但请你们在高定价的同时,用心做图书,不要拿这类一印二印三印再印以致漫漶难辨的图书搪塞读者。
Advertisements

变了味的心灵鸡汤

    几十年前英国文化出版圈里曾经流行互相吹捧的风气,而今书评界的相互吹捧之风正在神州大地上方兴未艾,对于当下人尤其是“公知”们出的一些书,对它们的高评价我心里总是要打折扣的。比如今天要说的刀尔登,我至今读过他的三本书,从《中国好人》到《不必读书目》再到今天要说的《七日谈》,真是应了江湖日下,一蟹不如一蟹的俗语。


    作为一部文学作品,重要的组成就是词汇,可惜的是,《七日谈》里没有什么词汇,鲜活的、典雅的、粗俗的词汇都没有,只有非汉语类的汉语句子,词汇、句子的表述我感觉不是中国人的习惯。语言乏味面目可憎啊有木有?!假如有人说此部小说操刀执笔完成的是一个高中生,那么我丝毫不会怀疑。

    然而刀尔登作为过时的所谓才子,他的聪明处在于用“十日谈”类的谈话故事体,掩盖了自己在一部中长篇小说里无能力组织作品结构的尴尬。但值得一提的是,不论是作者的无能退而求其次,还是有意为之,有一点是成功的,就是作品始终贯穿了一个主题——讨论什么样的生活是合理的,这个讨论不管是在“我”口述的故事还是张三讲述的希里花斯的故事中都始终存在。

    这个主题太过于宏大,以致于本就语言乏善可陈的作者终于是没有讲好,所以这部书也成了“四不像”,是小说吗?不是,是类似古西哲的谈话哲思录吗?似乎也不是。终于变成了一锅有着野心经营但主料配料都不足还硬要上马煲出的变了味的心灵鸡汤。

网络生活的无意义

对于微博的反思终于来了,在新浪微博三年后――比我预料的要早一些。和菜头、作业本最近都有一些关于微博的思考文字,而和菜头也重拾了博客,果然,思考类的文字还是适合在博客上。而微博,只是带给我们碎片。关于微博的碎片化和无意义,”前人”论述备矣。我在这里只表达一个观点,就是成熟的网络观。


在我看来,成熟的网络观是这样的:认识到自己99%的网络活动对于别人来说是无意义的。我今天8点起床,中午吃了一盘辣子鸡丁,晚上和朋友去KTV,男友给我买了一支哈根达斯,好开心……假如有人在网络上发布这些内容,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吗?但就是有人乐此不疲,我不知道支撑他们的是一种什么心理。某地拆迁头破血流,城管打人了,贪官携巨资外逃……假如有人发布这样的信息,我看过也不过是看过而已,我想如今多数人需要的不是认知这个社会,而是改变它,我对于网络救国的观点一向是不抱希望的,可以做,但别指望。

我已经很少使用微博了,包括之前使用较为频繁的twitter、饭否,也基本不用了,除开我上文说到的无意义之外,还有一点就是――没什么可说的――其实即便有什么可说又能怎样,无非让少数的几个网友知道而已,知道也不过知道罢了,而我可说的,又绝非鉴别地沟油方法、末世逃命指南,不知道绝无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