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必读《不必读书目》及值得一读《绿皮火车》

旅途中总爱带上一本小书,供无聊时的消遣。前几天出差就是带的刀尔登的《不必读书目》,没想到只在旅途中便读完了,这倒不是我读书快,而是它比较薄的缘故。


读过之后,我觉得这本书和它的名字一样,是”不必读”的。首先这本书是名不副实的,书名只是一个噱头。初看书名,再看目录,作者不读这,不读那,长长的开列出了一串书单,而这些书单,大都是经过时间考验而被奉为”经典”的,但作者竟曰”不必读”。本以为他能说出个一二三四来,谁承想,在这本书里几乎没有不读所列书单的理由,作者也不是为了说明”为什么不必读”而写这些文章。总之,这个书名是”欺骗消费者”的行为。

罢了,姑且饶恕作者标题党的做作。书的内容怎样呢?若不是奔着”不必读”而去看的,那么,这些文章还有一定的可观之处。这本书内里虽然没有多少新的观念,但作为中国古典正统文学的入门书籍看,还是值得一看的。有些行文也倒有些趣味。不过作者的有些论述难免”满嘴跑火车”,这是读者应该注意的。

总体来说,《不必读书目》差强人意,还行吧。从文笔来看,有些迂阔处,这是”文人之文”的通病了。旅途中同带的还有一本周云蓬的《绿皮火车》。和一些人一样,我也是从韩寒的《独唱团》上才第一次读到这个叫周云蓬的人的文字,《绿皮火车》这篇散文写得很棒,文字中有一种淡淡的忧伤情绪。

后来,我买了周的《绿皮火车》这本散文集。《绿皮火车》里主要记述了作者东奔西走天南海北的见闻感受,另外还写了一些人。若说《不必读书目》是文人之文,那么《绿皮火车》就是生活之文,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的文字。周云蓬是盲人。九岁失明。

读周云蓬的文字,感觉他对于生活敏感,在常人看来一些细微的一闪即过的感受,他总能捕捉下来,我甚至把这种”技能”归结为他的眼睛失明――在我的观念中,总以为盲人较为敏感。然而,读他的文字,那些游走于中国每个地方的文字,那些色彩斑斓的生活,竟然出自一位盲人笔下,又是觉得惊奇。有时我想,周云蓬有一个陪在他身边的绿妖姑娘,这是他的幸运。显而易见的,周云蓬笔下的一些景色,是通过绿妖的双眼转达至他的笔端。

在《绿皮火车》里,你会看到一个热爱生活的盲人,乐观,幽默,随和。最后说句,我喜欢这本书的封面,当初买下它,有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这样的封面设计甚得我心。
Advertisements

北行散记

刚从北方回来,憋了一肚子的话,这会儿一股脑儿全抖落出来。从周一清早到如今周四的晚上,共整整四天,两天在长春,两天在北京。


这是我第一次去东北,如果,我是说如果,有这么一个歹人,给我套上头套,用车子或者飞机甭管什么交通工具,把我带到一个地方,让我猜是哪里,假如把我带到长春,那我绝对不会猜到,这是一个省会城市。因为太破烂了。只有街道名字还透露出那么一点儿豪气――北京路、上海路、广州路、贵阳路。长春被几条大的马路划分成一块块,而每一块都是城乡结合部的风格,于是,长春便是很多城乡结合部的拼凑体。这便是我的感受。走在街上,感觉每个人都是赵本山,每个小超市小卖部都是”大脚超市”。

长春饭店里的饭菜,并没有出众的味道,经此一次,东北菜在我眼里只剩下实在了:分量多,毫不吝惜,每个人都是从60年过来的也能吃饱,相比,南方的菜肴就显得小气巴拉,往往碟子很大,菜品只有一小撮。

北京没什么好说的,还是一如既往地交通拥堵、地上跑车地下跑人,今天早上一出门就被堵在了五环边上,脑子里冒出来岳云鹏的《五环之歌》:啊,五环,你比四环多一环;啊,五环,你比六环少一环……(请用牡丹之歌的旋律唱)这首歌简直是新京城民谣,它反应了一个被堵在五环百无聊赖的人的心声,对几环几环只有数字上的加减,被消磨地没有其他一点儿感受了。

周三下午正好有点空,去了一趟北京万圣书园,之所以去此书店,是因为我在不同的地方都看到对此书店的推崇,说是海淀区甚至北京的地标。我去了一看,果然很牛,在前有官营书店、后有网购的夹击,一家民营书店能办成这样的规模和格调,是值得叫好的。万圣书园的书很多,很好,分类也很细致。不过单就分类也有一些小瑕疵让人不舒服,比如把周作人的书放在”鲁迅研究”专栏下。――当然,我这样想,有吹毛求疵的嫌疑了,毕竟很多人并不对此分类耿耿于怀的。

万圣还有一点值得表扬的是,凡塑封书,大都在旁摆有一本拆开的书供翻阅观看。(顺便说句,我是不提倡塑封的,既不环保,又不利于书友的挑选,特别是在实体书店购书,都是塑封,和网购有什么区别?)在书价已经打不过网购的时候,实体书店拼的就是服务。在万圣买了几本书,以示对民营书店的默默支持。

不过话说回来,万圣是不错,但绝没有”北京地标”这么夸张,大概是因为万圣咖啡店的缘故,受到文艺青年的吹捧,于是乎,”地标”了。这其实是不负责任的意淫,如果万圣真是北京的地标,那么北京文化可真够寒碜的了。

关于京东200-100券的买卖说两句

不少书友在六月底的时候参加了京东的活动,于是得了不少优惠券,以致于目前这个小组上很多的主题都是关于买券卖券的。 

以前有人计算过一张券的价格是20,其实这是不科学的,因为这券是之前参加活动得到的,而参加这个活动是拿真金白银换来的,求券的人你没有在这个活动中贡献一分钱,却想要平分成果,凭什么啊?你是帅还是靓? 

券的价格多少合适?这没有国家标准。200-100券的价格,大于等于20且小于等于100都是合适的范围。小于20出售,那么你是好人;大于100出售,那么……你能卖出去吗? 

还有人想白送券,言曰之前送券而今卖钱,人心不古世道浇漓云云。白送券给书友的人,我理解你,但我不提倡你的做法。——不是我不提倡,是孔子不提倡。孔子的一位弟子做了好事不图回报,孔子并不高兴的。


【发言在豆瓣“买书如山倒,读书如抽丝”小组】

兰州小记

    昨天由上海浦东飞往兰州,在下午两点多将要降落的时候,广播来了:由于雷雨,无法降落,飞机将在上空盘旋等待天气转好。大约在天空滞留了十多分钟后,广播又来了,本以为是可以降落,没想到的是——经停附近的银川机场。停在银川之后,大伙儿被赶到经停候机室,百无聊赖。旁边的人说,我要向航空公司索赔,我听后一笑,略微安慰他,“索赔是无法实现的,我现在倒担心呆会儿由银川到兰州会不会另加钱?”他听后大笑,知道我是玩笑话。不过索赔无法实现倒是一定的,雷雨天气属于不可抗力,不可抗力的意思就是如果你有损失,那么找上帝索赔吧。于是,我这次乘坐了一回短途飞机。——银川到兰州三十多分钟。


    这是我第一次来兰州,没想到机场离市中心很远,一路上望着车外,都是山——不,准确地说是大土丘。植被覆盖很差,零星点点地长着一些草,树木则几乎没有。这儿农村的房屋也与南方不同,房子的瓦面坡度较小,大概是雨水很少的意思。来到市区之后,哇,这么多高楼,高楼,都是高楼,比苏州的高楼要密集多了。我不知道兰州这边为何如此热衷于建高层?兰州总体给我的印象还好,比我设想地要好,我去过的不少内地城市,大都脏乱,但兰州还算干净,天也很蓝。只是空气有些干燥,交通和其他省会城市一样,也不免拥挤。

    中午吃了一碗羊肉泡馍,兰州的做法和西安的又不同,区别最大的在馍上。西安的泡馍是死面饼,这里的则是发面饼。所以,兰州泡馍不适于把馍掰成很小的块来泡,因为这样的话,放在碗里马上会“松”掉。发面饼要大块、泡的时间要短,这样味道还算可以。明天早上打算吃一碗兰州拉面。来兰州,拉面是不能不吃的,沙县的小吃,兰州的拉面,一个在东南,一个在西北,但这两件却遍及全国。可以说在中国有人的地方就有沙县小吃、兰州拉面。而且价格公道,实乃�丝必备。

    今天逛街的时候,遇上一个“货郎担”——武大郎烧饼。一个黑矮的老汉,仿古的打扮,挑着担子,扁担上挂着三角黄旗,上书“武大郎烧饼”,打扮的特色就是他的卖点。我感兴趣,上前搭话,“师傅,能给你拍张照片吧。”他呵呵一乐,伸出食指和中指,我以为他要摆V 字造型,便欲掏出相机,留下这个画面,谁知,他伸出两只手指后说,“可以啊,但你得买我两个饼。”我想水浒里的武大郎,如果能有如此狡黠,或许可以免遭毒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