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人即地狱

前几天闲看饭否,看到了”里八神”的一则:

【一个男人猝死在床上,第二天,他的衬衣,西裤,皮鞋和领带去上班。人们看到皮鞋也铮亮,衬衣也有型,回email 快又精到,就不计较他没有头颅。某天衣服们带了一个女孩回家,她问,床上瘪成一团的东西是什么?衣服们回忆了一会,说,那是我,曾经的我,我无用而易折的一部分。】

这条饭否,令我想起来另一则同样是无头的故事,出自《搜神记》,抄录如下:【汉武时,苍梧贾雍為豫章太守,有神术。出界讨贼,为贼所杀,失头,上马回。营中咸走来视雍,雍胸中语曰: “战不利,为贼所伤。诸君视有头佳乎,无头佳乎?”吏涕泣曰:“有头佳。”雍曰:“不然,无头亦佳。”言毕,遂死。

这则无头的故事简单,但还是试作翻译:汉武帝时,苍梧贾雍为豫章太守,他会法力,有神术。一天出界讨贼,被贼砍掉了头,身子上马回。回到营中后,下属吏卒都来看他,贾雍的胸中发出声音:”仗没打好,我被贼伤了。诸位看看,觉得我是有头好呢,还是无头好呢?”众人都大哭说,”有头好啊。”贾雍说:”不是这样,没有头也挺好。”说完,就死去了。

这两则都是无”头”的故事,之所以拿来放一起,是因为这两则故事都可以从多方面解读,故事是开放的,不是封闭的。这两则故事文字简单,但都韵味无穷。对于第一则故事,有人解读为”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有人解读为”物质精神已经被剥离,我们衣冠楚楚却丧失了灵魂。”至于到底这则故事想表达什么,那么只有问问里八神本人,或者连他本人也不知道。无论如何,这则故事还可以见到作者本人求证,但对于第二则故事,已经距今两千年,则无法起古人于地下而问之了。

我看到这两则故事,如果非要说有什么共同点作同一解读的话,那么就是”认同感的夭亡”。细细品味,觉得透过文字表面,下面埋着一层凄凉。

第一则,俗世不认同衣服们下的头颅、身体,他或许拙于与人打交道,或许拙于处理工作同事关系,总之,是”无用而易折”的,但这个无用而易折的,是以俗世的眼光、俗世的所谓成功标准来评判的;但这个无用而易折的,却是活生生的生命,是一个有个性的生命。这条生命,光鲜而易污。这条生命,葆有自己的个性,而不被社会主流标准所认同。终于有一天,他倒下死掉了。忘记自己的精神,磨平自己的个性,便可以立足于社会,甚至可以带一个女孩子回家。衣服们为了获得认同,割掉了自己最为光鲜的个性,终于成为”成功人士”。

第二则,我读第二则故事的时候,久久纳闷,这则故事着实怪异,怪异的不是无头可回营地、可说话,怪异的是为何贾雍一回到营地就问众人是有头好还是无头好?为何他最后留下一句”不然,无头亦佳”而死去?他到底什么意思?我想,贾雍既然有神术,丢了脑袋也是可以不死的,被砍头之后还能上马奔回营地和众人说话,也说明了他无头可以存活。

自汉武至今,中国人经过了两千年的时间,而直到今天,我们还可以看到有不少人歧视残疾人,避之惟恐不及,路上相遇总是带着一样的目光多瞅一眼。由此可推想,两千年前的中国人对于残疾人的态度,中国古代的一些笑话集里专门有嘲笑身体残疾的笑话类别。可知对于残疾人的态度究是怎样,更不用说看待一个没有头的人了。贾雍即便靠神术活在世间,背后也不知要被别人议论多少次。

这样一想,我明了了。他问有头好无头好的时候,是在追求众人的认同感,毕竟,正常人都不愿意跟一个无头颅的人共事,无头自然在众人的眼中是一个异类。众人说,有头好。贾雍知道自己活着也是活在众人异样的目光下,于是说了一句”其实无头也挺好”,算是阐明,算是惋惜,绝望而死。

这就是两则无头的故事,这两则故事相距两千年,这两则故事的主人公最后都死掉了,死在强大的社会目光下。三人可成虎,议论可杀人,并非虚言。西哲萨特说,”他人即地狱”,信然!

读《环球时报:陈的“奇遇”是一次性大气泡》

  山东临沂盲人陈光诚星期六离开中国,当天抵达纽约,开始留学生涯。陈的事从一开始到现在僵持了很长时间,最后解决得又很”顺利”。这很值得思考。【值得思考的是,陈的事为何僵持了很长时间,哪个环节哪个地方形成了死结,无法沟通、解决。】


  西方舆论普遍把陈光诚描述成中国的反体制”英雄”,一些人这两天在欢呼”胜利”。而事情的真实情形要复杂得多。【事情的真是情形是怎样的?作为为民服务的、拿着民众税款的政府部门,是否应该满足民众的知情权,环球对陈的事件一句”复杂地多”,然后便讳莫如深,也难怪”谣言”四起了。或许,讳莫如深的原因是家丑不能外扬吧?】陈光诚的盲人身份使西方舆论很容易拿来煽情,但中国太大,太能把热点放凉,【诚然,中国太大,而不公平的事情又太多,譬如外国公务人员贪污几万元能闹得翻天,而中国的公务人员贪污几万,民众要高呼青天了。中国的惨烈事件如此之多,以致于不死上几十号人都不值得报导】以往不严肃的煽情都自生自灭了。

  陈光诚被他的支持者们定义为”维权人士”。其实中国的维权人士很多,其中激烈者也不乏有之。但当初偏偏”僵”在陈光诚身上,而且越来越”僵”,中国农村基层的一起纠纷,迅速有了国际政治的味道。【读至此处,为之哑然。回忆近年来的群体事件,大约任何”闹大”的事件,官方都要朝国际政治上扯,受国外利用云云,我不知一个基层纠纷的案件、事件,如果按照法律程序公开公证的审判,为何能越来越僵?国际政治,国际政治,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掩盖?】


  各类争议的社会事件大多在中国得到化解,但美国一些官员、人权组织及西方舆论的确从一开始就鼓励了陈光诚的对抗姿态,中国国内也有一些人把陈的事情往僵持的方向推。一些人嘴上喊要解决,但行为却在鼓励扩大事态,越僵越好。【读至此处,为之愤然。究竟是谁在阻挡陈的事件的顺利解决?陈是如何对抗的?用被上百号人看管对抗?用妻子老母被人殴打对抗?用被软禁对抗?用前来看望他的人员被驱赶、被传讯对抗?一些人嘴上要解决,但行为却在致使事态扩大,信然。】


  其实陈光诚的事情是一个彩色的大气泡,破了之后什么都没有。【中国有太多的悲剧,比陈蒙冤、悲惨的大有人在,所谓解决陈一个,还有后来人。我们是一个悲剧输出国,陈的事算不上什么。】中国的法律尚有不完善之处,如果这个气泡想要证明这一点,不用它说全中国都懂。【既然承认有不完善之处,为何没有见到官方的改进措施?为何对试图改进的人进行打压、恐吓、被失踪?】如果它要证明中国法律越来越差,或者有等于没有,它再怎么证明也没用。中国是个法制根基差,但在不断进步、完善的国家,这是陈光诚加上美国政府、国际人权组织一起喊也驳不倒的事实。【法制根基差便成为万恶之理由。】


  回过头来综合看,陈光诚的事闹出这么大动静,但对中国社会稳定的实际冲击却很小。根本原因在于中国人对自己国家的认识总体上是成熟、稳定的。这些年不断出有关”异见人士”的西方舆论轰动,多数中国人已经见怪不怪,有了一定免疫力。【久在茅厕,不闻其臭。】


  陈光诚到美国后,对西方的宣传价值不会比之前更高。在美国愿意讲”坏中国”故事的”原中国异见人士”已经有不少,再多一个也无妨。【读至此处,为之一笑。对异见人士的数量竟然是”多一个也无妨”的态度,前文已承认中国是一个有很多不完善之处的国家,但对于提出”异见”的人,多一个也无妨,反正是破罐子破摔了。】


  美国一些政治人物围绕陈光诚表了很多态,把他抬得很高,这有点像是在害他。【美国的”加害”,至少不会几百号人马团团围住看好,至少不会来几个彪形大汉殴打、侮辱。】因为那么多”光环”戴在他的头顶,等于”逼迫”他,要他为自己完全驾驭不了的国际政治博弈去冲锋陷阵。

  这种全球化及互联网时代美国在中国的”救人”剧情很刺激,但它注定只能是一次性”演出”,因为在中国对信访结果不满并认为自己受到”迫害”的人还有很多,就全国范围来说,不公正的判决肯定也有。如果美国真愿意”施救”,他们一定很开心,但我们相信,美国驻华使馆肯定不会愿意成为中国最复杂一批案子的”信访处”。【读至此处,谓之”恬不知耻”不为过。一个应为人民服务的政府,竟然说自己的被不公正判决的人民很开心于美国的过问,试问,这样的政府,你的位置在哪里?你的合法性在哪里?民众早已不信任你,这样大失民心的现象竟然不能使之羞愧,反而津津乐道于”美国不会成为信访处”,呜呼,盖自古三代以下无有此等恬不知耻者。】


  说通美国人是不可能的,但中国支持陈光诚的一些知识精英们应当有所不同。我们应共同努力,避免或减少未来出新的”陈光诚”。知识精英们应促成公众对中国复杂性的更多理解,致力于化解矛盾和对立,而不是推动死结的形成。【行文到这里,环球作者还是一个搅屎棍的角色,陈的事件,究竟谁是”元凶”?是谁使得事件一步步加剧矛盾和对立,一步步走向死结?中国民众的理解,建立在政府真正想解决事情的基础上,不能你殴打辱骂我还让我理解,不能你杀了我还让我原谅。况且,环球一直在说陈的事情复杂,那么,请问复杂在哪里?能不能做到公平公开的调查?很多人前往山东陈的村子想了解事情都被无情的驱赶,被殴打,被传讯,试问,谁使得事情复杂?】


  相信整个中国社会,包括中国基层官员们都会因陈光诚的事情变得更成熟,对打破一些特殊的僵持更不拘一格。中国需要加快改革,而改革的要义之一,就是扩大社会的弹性,减少僵持点,【减少僵持点,关键在于政府要拿出姿态来,诚如周星驰在《武状元苏乞儿》电影里所说,如果天下承平,人民安居乐业,谁还愿意当乞丐呢?如果公平正义如太阳一样洒满中国,谁愿意同政府对立呢?】以及不让一个僵持点无限放大它的意义。

  希望陈光诚本人在美国真正”留学”,在远离祖国的地方冷静思考过去发生的事,领悟他自己一个人为什么有了如此多”奇遇”。【这个问题更应该值得当局思考,为什么本可以解决的事情,一直不能解决,最后闹大?】希望他能够在一个很容易被操纵的位置上,表现出与众不同。【环球的作者在一个很容易被操纵的位置上,依然表演地很烂。】




恶意竞争无处不在及交换链接又及广告推广

大约一个月前,我在孔夫子网上开办了一个书摊(见博文老撒的书摊)。其用意不过是想转手一些我不再想要的书,并非做生意,因此标价一般也挺低。最近发现其上我的两本书《鲁迅杂文全编上下册》貌似被人恶意订购了。起初是A,订购,我确认,然后就是十多天没有付款,而在这期间,A 登陆过孔夫子旧书网,开始我以为这只是一次意外,或许是A 订购后不再想要,于是就没有付款。但接下来的B 让我确信我把A 想得美好了。B 订购,我确认,不付款,在这期间B 也登陆过孔夫子,我于是取消了B 的订单,并给其留言如果真正想要麻烦再次订购并及时付款。取消订单后,隔了一两天,B 又订购,我又确认,依然不付款,在这期间B 也登陆过孔夫子。――这件事儿说得有点�嗦了。其实在第三次订购不付款后,我才想到这他妈是恶意订购啊,订购后,别人不能再订,于是只能买他们的书。在这里说这件事儿挺无聊的,我只是想告诉大家圣人郭德纲的一句话,”同行间是赤裸裸的仇恨。”


以前在博客上链接了一些网友的博客地址,后来忘记什么原因,把博客模板中链接、评论、最新文章之类的全部去掉了(当时想简洁?),现在又恢复了首页的链接。在这里也希望各地的博友能与我交换链接,我对你网站的要求是:1、多数文章是原创;2、杂感评论类博客、技术类博客尤其欢迎。

本博客长期招租广告,或合作。广告类链接需支付费用,当然,价格很低;合作类形式不限,比如推广你的产品你邮寄给读者小礼物等等。原则上不写软文。有意请联系。

以上。


对于新农村建设拆迁政策有失民意的反应

【在家乡砀山了解了一些所谓新农村建设的事情(之前了解过,后来据说不搞了于是没有过问,但这次回家的时候貌似这个问题又被提出来了),村民有意见,所以我写了这些文字,希望网友给些建议,例如此类问题应该向哪个部门反应、通过什么途径反应效果较好?等等。欢迎各种意见。求各种转发!!在此代表家乡父老先谢过。


 

安徽省人民政府 

安徽省宿州市人民政府

安徽省宿州市砀山县人民政府


      现在写信向你们反应问题的,是从砀山县西南门镇陆湾村走出的一位村民。目前我虽然在城市工作,但时刻关心家乡的发展建设。据闻近年来家乡砀山县西南门镇陆湾村要搞“新农村建设”,其重要内容是拆除现有村民住房,建设集体宿舍,对此政策,村民大都是不满意的。窃以为“拆除现有住房建设集体宿舍”的政策无视农村的现状和发展规律,此政策如若真正施行,是有悖民意的。对于村民而言,此政策弊端太多,而几无益处。

      首先,近年来家乡的经济有一定的发展,村民在自己的宅基地上早已建好了宽敞明亮的住房,有些村民还住进了自己建设的楼房。道路、水、电、通讯也早已惠及家家户户,在这种状况下,村民在宅基地建设的住房完全可以满足生产、生活要求。如果实行拆除现有住房、新建集体宿舍的政策,对于现有的住房是一种彻底的破坏,对于财政无异于是一种浪费。

      其次,集体宿舍模式并不适合家乡农村的实际情况。众所周知,为了生产和生活的需要,村民有大量的农业类生产工具,包括农用三轮车等体积较大的工具;不少村民饲养有鸡、鸭、羊、猪等家畜;家乡以盛产水果闻名,有苹果、梨、桃等各种水果农产品。如若住进集体宿舍,没有自己的院落,使用面积大幅减少,则以上东西都将无处安放,影响村民的生活和生产。

      最后,此项政策的具体内容没有传达至村民层面,例如就住房分配、拆迁补偿等民众关心的问题,没有和村民对话。对此,人心惶恻,意见很大。政策如若盲目上马施行,将会引发来自基层的不稳定因素。

      窃以为一项直接关系到村民利益的政策制定和施行,要充分听取村民的意见,了解村民的真实想法。在发展农村的社会主义建设中,切忌把其他地方的模式拿来套用,盲目的生搬硬套最后损害的是村民的利益,损害的是政府在村民心中的形象。

      近年来,引起全国关注的基层群体事件有增无减,对社会稳定造成了不小的破坏。究其原因,大都是政府不征求民意的强制执行,对政府的形象和民众的信心都造成极坏的影响。安居方能乐业,农民安土重迁的传统观念亦十分强烈,此项“拆除原有住房建设集体宿舍”的政策关系农民家庭的至深利益。希望家乡政府在该项政策的制定上充分听取民意,何况此项政策关系财政、人力、物力的大量投入。万不可几次会议决定了事,步全国群体事件的后尘,民心不可违,民众利益不可欺,望三思。

张宗远

联系电话:159 9570 6869        

电子邮件:sada626@gmail.com

喊爽

你们,提上裤子
满意地看着倒在黑暗街道旁的我
六十多年来
我每时每刻不被你们践踏、蹂躏
我满目疮痍
我行将就木
只有一副期盼黎明的枯黄的脸
映在月色下

但你们似乎不满足于我的疼痛
大力地逮起我的头发,笑哈哈地说
“快点喊爽!喊爽啊!”

============分割线=============

官方:防腐满意度超七成

国家预防腐败局网站昨天刊登该局副局长崔海容11日在香港廉政公署第五届国际会议上的发言,崔海容介绍,据民意调查,民众对防治腐败成效满意度由2003年的51.9%上升到2011年的72.7%,对消极腐败现象得到不同程度遏制的认同由2003年的68.1%上升到2010年的83.8%。

事实:

(来自腾讯微博)

(来自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