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武汉

大约在两年多前,我到武汉汉口车站,当时汉口火车站给我的印象一点儿都不好,我因此也对内地的火车站有了一些偏见——果然没有沿海城市好啊。给我留下不好的印象,是因为车站广场上有不少的骗子,而且在广场,有很多人拉你去住宿,看你犹犹豫豫之时,便会暧昧地说,”有小姐。”后来在等车的时候,听”知情者”说,火车站很乱,出过不少人命,比如曾经有一个东北小伙子,孔武膀大,身高一米八多,在住店时与店主发生了争执,被做掉了,第二天凌晨天尚未亮,便被人用麻包包裹着,扔尸了事。他的描述绘声绘色,虽然不知道真假,但仍听的我身上发毛。为此,我对汉口车站的印象愈发不好了。
前几天又去了一次武汉,还是在汉口车站下车,这次给我的印象还不错,比两年前有了很大的改观。广场的骗子几乎没有了,至少我没有遇上,广场上拉人住宿的也少了。看来是经过一些治理的。这很好,一个城市的火车站是陌生人来踏上这片土地了解这座城市的第一个窗口,稍微要脸面的政府都应该把车站的治安、服务做好。
在动车上,看了《东方快车谋杀案》这本侦探小说,作者是很牛逼的阿加莎克里斯蒂,喜欢侦探类小说的读者不可能不知道这位,但说来惭愧,这是我看的第一部她的小说。面对着读者对这本书的一致好评,我想说下我真实的感受,这本书给我的阅读快感几乎没有。这里面先说下我个人的问题:一是在车上看,晃晃悠悠造成我昏昏沉沉,也就是说我当时的阅读状态不是很好;第二,我看得很快,是看的电纸书,里面有不少错字,翻译地也很不好。
作了自我批评后,我来说下这本书,这本书描述的是一个典型的”封闭空间案件”,这种类型的侦探小说,很挑战作者也很挑战读者,该有的线索阿加莎都呈现给你,让你和波洛侦探共同破案,这应该是很好的一面,但不知为何,竟没有提起我的兴趣,我想这很大的原因不在于作者,而是因为我阅读太快,而且选择的版本翻译很烂的缘故。这部小说说成是恐怖小说也未尝不可,尤其是最后,谜底揭示的时候,敏感的读者想想当时杀人的场面吧,是不是会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这不是作案,这是在进行一场祭祀。
最后我来说下这本书不合常理的地方,一、如果要杀掉书中的凯赛梯,可以有很多种方式,可以在很多种场合,想想看,想要杀掉他的人都已经成为他的助手佣人了,那么除掉他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吗,食物里的毒、咖啡里的药,都可以轻松要了凯赛梯的小命,为何要大费周折,苦心谋划,而最终却选在了火车上?(火车上发生的案件一般应比陆地上的案件容易破获)二、有人会不同意我的第一点,他们会说,杀死那个恶棍只是一个结果,而十多个人需要的是对他的宣判,好吧,假如推翻我的第一点,那么在杀掉这个恶棍的时候应该是在他清醒的时候,十多个人对他进行批判,让他的灵魂、良心收到谴责,然后复仇式地残忍地杀掉他,为何却要把这个恶棍麻翻在床,在他不知不觉中死去,这样岂不是太便宜他了?
最后,这部小说在仇杀的氛围上刻画地不够深刻,没有突出仇恨,只是把他写成了谋杀。换句话说,作者只是拿这个题材当成侦探小说来写了,其实如果有一支很深刻的笔,也可以把这个故事处理地更好,当然,冲着人性复仇的主题去写,最后会不会写得连侦探小说都不如?那就不是我所能知道的了。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