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安

上周末去了一趟西安,并非游玩,而是出差。有人说若你到某个地方的目的不同,那么你的心情就不同,虽然景物都是一样的。我部分同意这种说法,然而在某地的心情如何,并非只是取决于去那儿的目的。这是我毕业后第一次回西安看看,回母校看看,也是我第一次在西安见到几个大学同学。

以前在雁塔校区读书的时候,每每周末,便喜欢用脚步丈量一条条西安的大街小巷,大雁塔雁塔广场就不必说了,喜欢遛达的地方还有小寨附近。这次当然又在那几条熟悉的街道上走过,我发现并没有多少的变化,小寨那里的几家店铺没有了,也作了一些拆迁,文艺南路的花鸟虫鱼宠物市场好像也有几家变换了主人。除此之外,并没有多少变化――当然,除了下面的地铁已经通了。

其实,去这些街道压马路,是抱着怀旧的意思去的,所以我倒希望它们永远也不要变化。在这些街道上,有我多少的甜美回忆啊。比如,我人生的第一双皮鞋就是在小寨的商场买的,比如,我买了一只头箍箍了一次我那短短的头发并且永远留下了影像。然而,”那些日子不再有。”永远不变是不可能的,正如给你的一份永远的承诺同样会变一样。

这次也见了三个同学,发现他们都胖了。毕业后就发胖是不是一个铁的定律啊?在一起吃了顿饭,随后,一个同学带我去大雁塔南边的大唐不夜城遛达。大唐不夜城,我毕业的时候还没有,现在已经颇成规模小有气势了,而且现在依然在建。毕竟,西安是要牢牢抓住”旅游”的。

这次还有一个收货就是到老米家羊肉泡馍吃了碗正宗的西安羊肉泡。在这里也用我多次的上当经历告诉大家,除西安外,不要吃羊肉泡馍,尤其是在南方的城市,因为南方城市的小饭店里做的所谓羊肉泡馍,和西安的比起来不是正宗不正宗的差别,而是是不是的差别。从用料到做法上都是不同的。

这次看西安的感受和读书时候的感受已经不同了,街道风物饮食自然没变,只是我变了吧。另外,街上的美女依然养眼,只是没有当年那般耐看。

书缘

近来听人概括,“能使人上瘾的东西都不是好东西”,然而明末的张岱又教导我们,“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因此,我们应该交往喜欢坏东西的人,怪不得西哲云“他人即地狱”,夹在他人评价之间实在难于做人。听闻有人喜爱淘旧书,曾为了一本旧书从甲城驾车几百公里到乙城,此可为淘书癖也。我业余休息,也喜欢逛逛书店,淘淘旧书,不过只是喜欢,远没有到“癖”的程度。

我喜欢旧书,若是为了装得雅一些也只能如此,因为古玩、赌石之类的玩不起,网络所云“摄影穷三代,单反毁一生”的花费在古玩、石头之类面前简直弱爆了。即便只是喜欢旧书,也不是爱恋稀世珍本或者年代久远的本子,我不过喜欢五十年代和八九十年代出的古典类文学书而已。
若是相信书籍有生命的话,那么在旧书摊摩挲着一本书页泛黄的旧书,想象着它与它主人的际遇,想象着为何主人抛弃了它,它又是如何辗转流落到这个旧书摊上——来卖,由此不禁感慨世事。
我手头并没有多少淘来的二手书——手里的旧书多是出版之后无人买,过了几十年所以称之为旧,二手书指它有过主人。手头的二手书算起来不足十本,有的二手书上还写了一些当时主人的读书笔记,有几本在扉页画了和书毫无相关的字迹,有一本二手书里买的时候夹带着一张某某失去劳动能力的鉴定申请表,不由唏嘘联想,这个某某和书的主人是什么关系。诸如此类。所以,淘二手书能淘来些许的感受。岁月的流逝,书籍的辗转中,就可参悟一些沧桑。
当然,如果你相信书籍有生命有灵魂,那么你就得相信和二手书之间有缘分。比如我昨天去盘门花鸟市场神遛,不料竟然遇上不少旧书店,盘门花鸟市场有旧书店是我之前所知的,只是没有想到竟有五六家之多。一家一家地逛,后来颇感失望,因为并没有多少值得买的旧书,或者它们存在已久,好书都被别人淘去了。在最后一家旧书店,遇上了中华书局正体竖排的《史记》,一套十册,这里只有九册,独缺第一册,淘旧书的都知道,十册书能一次凑足九册,算是很幸运了,老板的要价也并不虚高,然而后来我想,独缺一册,或者和它们没有缘分吧。
于是作罢。


关雷锋鸡巴事儿

随着近几年网络恶搞文化的盛行,雷锋在网民心中不再是一个单纯正面的形象。甚至可以说,随着网络的渗入,对雷先生的包装和造假已经昭然若揭。当然,笑话和段子最符合传播的特性,也最深入人心,比如,”雷锋同志做好事不留名,只是把它们写在日记里。”再比如一些称得上恶俗的笑话,雷锋听洞房最后递给人家卫生纸,还有一个是雷先生成了主角,面对一个孤单寂寞冷的女人,穿好衣服,打好领带,在带上门的一瞬间,说道”我是雷锋。”
类似这样的的段子很多,可以出一本雷先生雷话专辑。从一个角度来讲,雷先生是一个机器人,没有什么感情,比如他经历过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但是在他的日记里没有体现对这件事的思考,和对饿殍满地的痛切。雷先生的日志写得不错,据说他很能干,一天能捡到几百斤大粪,而且很幸运,每次不留名做好事的时候,总能遇上一个神秘的摄像机拍下这个感人瞬间,然而不幸的是,雷先生的眼睛有些毛病,即便在光线很好很好的情况下,他仍然需要打着手电筒学习毛主席的著作(这毛主席的著作就有这么”黑暗”吗?真该把雷先生打成一个现行反革命)。——通过对日记和照片的发掘,雷先生的自我包装和组织上因为需要对他的包装已经是明白的事了。
因为雷先生的造假和组织对他的包装及过度宣传,有些民众开始不满,再加上种种对执政者的不满,”你出门警车开道,我上班挤不上公车。你一顿大餐上万,我买个萝卜还价。你垄断资产随意涨价,我摆个小摊还被驱赶。你子女留学一掷千金,我孩子打工没有五险一金。你二奶开宝马去美容养颜,我老婆骑单车去看关节炎。你还忽悠老子学雷锋做贡献,卧槽泥马勒戈壁!“是啊,学鸡巴雷锋啊,王朔在《一点正经没有》中一语道破天机,”他们叫你学好,好自个儿使坏。”

受到这些影响一些人开始反感雷锋。我觉得看问题不能这样非黑即白,也不能这样片面,鲁迅在他的文章中说过这样一段俏皮话,他说,陶渊明自然也性交,但是如果画一副陶渊明性交图,裱糊在墙上,尊陶先生为性交大师,岂不冤哉?片面地看问题,或者因为反感共党,那么就反感共党的一切宣传的则是愚人,比如共党说,人饿了要吃饭,难道你非得不吃不喝证明自己英明吗?

共党的做法虽然恶心,但任何时候提倡公德,都是好事,只是不要把公德做成一阵风,不要把公德当成一次运动。同样,我们不能因为反感共党反感雷锋而不去做好事。雷锋是一个虚假的偶像,他在网络时代已经倒掉。但是,做好人好事应该由我们每个普通的平凡人去实施,好人好事不是雷锋的专利,公德也不因雷锋而立,更不能因雷锋而毁弃。关雷锋鸡巴事儿啊?嗯?

 

独喜余家案头又添先生著作

今天是三月的第一天,收到了由黑龙江鸡西市邮寄来的《鲁迅全集》一套。加上运费合计三百多元,的确如卖家网友所说,是正版全新,只是有几册书的脊背有点儿脱裂,大约是长途运输所致,幸而不严重,完全不影响翻阅。对于这个价位来说,是划算的(这套书标价990元,网购700元左右)。购买这套书,也是机缘巧合,据卖家说,只是看了第一本,便觉得深奥,于是丢开不看了,继而他在百姓网上发布转手信息,被我看到,于是同他商量在淘宝上交易。
我读鲁迅的作品是从小学就开始的,不过那时候仅限于有限的几篇课文而已,当时就喜欢上了他的文风,近二十年来,除了鲁迅的翻译和日记没有读过外,其余的著述和书信,都基本上看了一遍,我曾在多处博文中说过,鲁迅很特殊,他的文风文体自成一格,随手剪辑一篇丢在万千文章中,我也能识辨出哪篇是鲁迅的文章,这倒不是我博闻强识,而是他的文章味道使然。
对于鲁迅,以及我对他的理解和调侃,以前在多处都说过。今天便不再言论了。总之,我是敬重地对他说一声鲁迅先生的。然而我更爱周树人。几年前去上海的时候,特地还到鲁迅先生的墓前看过。
这里不说鲁迅,单说买鲁迅的书的一些事情。大学时在图书馆面对着一排《鲁迅全集》,觊觎良久,几成夙愿,但因银子的问题,一直没有太多的非分之想。——那时候,05版的《鲁迅全集》还没面市,看到的是81版的。今天终于以一个还不贵的价格收了一套。
对于鲁迅全集类的作品,我介绍以下三个,都是我比较推荐的,想成套买鲁迅作品的同学可以参考:05版《鲁迅全集》(18卷),这个不用作介绍,凡对鲁迅作品感兴趣的人,都知道这套书的地位,不过这套书的最大毛病就是价位太高,即便折扣下来,也并非所有喜爱鲁迅先生的读书人可以接受。那么退而求其次,06年,同样是人民文学,出版了一套鲁迅全集的单行本(29册),内容和05《鲁迅全集》一样,只不过是单行本非精装,这套书很好,每本都不太厚,适合卧床单手持读,05《鲁迅全集》就没有这么方便,如果不是为了收藏和显摆的话,强烈推荐06版的这套单行本。最后就是《鲁迅著译编年全集》(20卷),由王世家和止庵编订,这套书采用了新的编纂体系,以时间顺序编订鲁迅先生的作品,这便很有趣。我没有见过实体书,所以装订和印刷不能评论,但根据网友反映来看,也还不错的。值得一提的是,前两版都没有包括鲁迅先生的翻译,但文章有翔实的注释,后一版包括了鲁迅先生的翻译,但文章没有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