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门的世界》与韩寒代笔事件――兼论保留证据的方法

上世纪90年代,美国上映了一部影片《楚门的世界》,是由喜剧明星金凯瑞主演,这是金凯瑞为数不多的和他的主流表演风格不一致的一部电影,同时也是很出色的一部。一句话概括,这部电影讲述了这样的一个故事:一个人每时每刻都生活在摄像头下。当然,这里不是讨论这部十多年前的电影。

随着长假的结束,方舟子质疑韩寒代笔的闹剧竟没有降温。我之所以说这是一次闹剧,是因为在我看来,这已经超出了方舟子所谓的文艺批评的范畴,也超出了质疑的范畴。方舟子明显是意气用事,毫无严谨的精神,以他死缠烂打之惯有轴性,达到搞臭韩寒之目的。他所用的方法已经不是科学的质疑,而是构陷,而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所谓文艺批评,就是你可以说这只鸡蛋不好吃,但你不能说这只鸡蛋不是母鸡下的――除非你能拿出黑心厂家制作假鸡蛋的有效证据。以我阅读的韩寒早期文章来看,那些文章并非出自中年人的代笔,而的确出自韩寒的笔下。韩寒的早期文章有掉书袋的风格,读了不少书刚一进行写作的人,不少都有这样的毛病,写出那样的文章并不匪夷所思、难以想象。多数类似于为何两封信一封称”爸爸”一封称”父亲”之类的质疑,实在是滑稽可笑。
我一直认为,韩寒的随笔杂文,除了少数较为出彩外,多数也是一般;小说除了第一部《三重门》显示其读书用心做了笔记,可以牵强附会故作深沉外,其他是不入流的――尽管不少小年轻都喜爱看。有人说,质疑韩寒有什么不对,就是要打破”韩寒的神话”,我觉得,打破任何一个人的神话都是可以的,况且韩寒不是神,只是打破神话的方式不能选择这种构陷和欲加之罪的手段,于可疑处疑,于不可疑处创造疑点也要疑,这不是一个有正常心态而且标榜科学的人应该做的事。否则,长久以往,只会造成这样的结果――韩寒不是神,方舟子不是人。所以,为了你那点现今被你挥霍的公信力,方大圣,收了神通吧。
码字到这里,发现写得跑偏了,跑题了,标题的意思应该是说明如何保留证据的。――在你出示证人有人说已经串通、在你出示手稿有人说抄了一遍是假的时,你只能学学金凯瑞了,把自己置身于二十四小时的摄像头下,写稿,吃饭,做爱,”以俟夫观人风者得焉”。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