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论语》与“克林顿访朝”谈爱国的报酬

撒大版《论语》……学而篇(2)

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

撒大读
    孝弟:善事父母曰孝,善事兄长曰弟;犯上:冒犯上级; 鲜:稀罕;未之有也:即“未有之也”;务本:不折腾;

    有子同学说:“在家是个乖乖仔,而喜好触犯上级领导,这样的人太他妈稀罕了;不好冒犯上级领导,而想造反,这样的人几乎在这蔚蓝色的星球上找不到。君子务根本、不折腾,根本建立了,统治就顺了,屁民就好管了。那啥是根本?孝顺父母、顺从兄长,这就是根本啊!” 

撒大记
    有子同学在这里用的是以小喻大、由小看大的论证方法。这种论证方法对错先不讨论,至少我们明白了,儒家所谓的推崇孝弟, 是为了统治阶级服务的。这个论证方法是怎么说明的呢?他把上级、国君比作了父母兄长,那么,根据这个思想,要想使人们不但是屁民,而且是顺民,就要做这样 的工作:1.大力宣传孝弟;2.把上级比作母亲。——新时代的说法叫“党妈妈”。党妈妈觉得直白地宣传爱她,有点不好意思,于是就宣传爱国——反正“国” 被俺们绑架了,你爱谁,横竖都一样。
    这些道理我以前码过,这里不多说了。我只是想到了这两天堪称国际大新闻的一件事:克林顿访朝。这次美前总统访 朝的用意深远,但有一条是明显的,就是带回被扣押的两名记者。这就是人权,这就是美国公民与贵国公民的区别。假如我们的两名记者被扣押了,我们的前“总 统”是不是也能做到低眉顺眼地去出访,带回他们?十年前,我们的大批人民在国外遭到屠杀,我们的党妈妈为此做了什么?甚至在今天,这条消息仍是敏感词!
    正如我们的前前“总统”毛伟人所说,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我也觉得,若要爱一件东西,首先这件东西须可爱才行。有本能爱国癖的人,不是傻逼,就是傻逼。稍微有点思维的人,就知道母亲和国家是不能类比的,母亲与党更不能这样类比。
    况且,我们的爱,换来的是什么?
    爱这个国家,爱这个政党,我们需要报酬。有句名言我宁愿反着说:不要问我能为这个国家做点什么,要先问这个国家为我做了什么!三聚氰胺吗?躲猫猫吗?带有自爆功能的大楼吗?70码吗?被自杀吗?瓮安吗?巴东吗?石首吗?每年****亿元的公款吃喝吗?维权律师许志永的被带走吗?……

 

著名卖国贼言论小集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