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在比特的海洋中

1

高中英语课本里,记得有一篇文章,是讲互联网的。即便是文章的大意,现在也记得很模糊,只是记得文章的末尾说,工作了一天,坐在电脑前,打开电脑,连上网络,听着鼠标点击的声音,融入到整个比特海洋中。
2
以前记日记,是用笔写在本子上,后来有了互联网,逐渐摆脱了笔和纸,一切都存在网上,存在”云端”;以前联系亲人和朋友,是写信,贴好邮票寄出后,接下来就是默默地等待,大概半月的时间,总是期待学校的门卫会找到我,说,这儿有你的一封信。
我写信始于小学三年级的样子,那时母亲在上海打工。小孩子总是离不开母亲的,打一个电话也不容易,于是就养成了和母亲互相写信的习惯。可惜,现在这大量的信件都丢失不见了。后来是在大学,与一些朋友写信,至今,在大学里收到的信件都还保留着,这是一笔岁月的记录,莫大的财富。
3
现在方便了,面对不会使用网络的父母,一个电话就可以联系到千里之外,而与同学朋友的联系,则是通过即时通讯软件或者电子邮件实现,很是方便。我的日记和一些杂感也记录保留在网上。
4
我知道这样的担心是多余的,但有时还是这样想――对于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有点后怕。比如,这好多年由我产生在网上的东西不算少了,但它们都在哪里?有一天我会不会什么都找不到?就像从来没有记录过一样。反而没有纸和笔实在,因为有一本本的日记在,有一封封的书信在。
以后如何处理在网上留下的东西?等老了也要抱着一个笔记本联网看吗?那时,保存它们的一个个互联网公司还在吗?新浪能存活多少年?校内能存活多少年?微软能存活多少年?yahoo 能存活多少年?google 能存活多少年?各种各样的网站,背后的公司能存活多少年?能坚持到我老的那一天吗?
瞧,一个带着花镜上网的八十岁老头子。
5
前段时间在google+ 上的视频群聊,使我震撼于网络的真实。一枚枚ID 后面,一张张冰冷的屏幕后面,是一个个活生生的能说话能露笑脸的同类,人。
6
在网上,东西出来之后就不再受你控制了。在google+ 上,作为一个工程人员,温州动车事故后,我说了一句话,没想到的是,几分钟内,这句话被转载分享六七十次,我怕被人肉,准确的说,我怕被当局找我谈话,更准确的是,以上两个我都不怕,我怕的是当局认定你对它不利后,他们会对你实施不按法律的出牌。我承认我是懦弱的,于是删除了这句话,但我删除不了网友的转载,删除不了又有网友转载了这个转载。
7
另一个问题是,有的网友转载了,不会通知你,也不会打上你的链接。我相信我的文字肯定有被转载的,但时至今日,几乎没有收到一封邮件或者留言,通知我转载了我的文字。比如为了说明这一点,我随手google 了上篇博文,输入标题”央视之惑与央视之祸”,结果发现有两个网站转载了,第一个网站还保留了一个小小的”via”字样,第二个网站就直接看不出是我写的了。
东西出来后,就不再是你的了。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