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现在有两枚知乎网邀请码,有想体验的网友请电邮联系我。另外在博客左侧栏增加“共享”一栏不定期更新】

今年的湖北高考作文是《旧书》,按照我的看法,这是一个比较生僻的题目。媒体叫好,但对大多数的考生而言,他们本该美好的读书年纪,却失去了读书的乐趣和情怀,我能想象得出他们经常看的书大多是和备考有关的。若这个题目让我写,我虽不能得高分,但绝对是真情的流露,因为在一切非生命的(生物学的定义)东西里面,我亲近的就是“书”了。

 

好了,现在开始回忆。

 

小学和初中阶段,我读过的书较少(以下的“书”均指和学业无关的)。现在回忆起来的也不外乎是这样的几本:

我接触的最早的书应该是《故事会》,两本,当时的《故事会》办得真叫好,不像现在已经提不起我的阅读兴趣。上小学的时候父母给我买过一本《故事大王》,我看完后,被一个邻居——长我七八岁的孩子借去了,最后,这本书不知所踪,作为赔偿,他买了一本《故事会》的合订本给我(不是盗版),用一本书换来了两本书的内容,当时让我高兴了一阵子。后来父亲给我买了一本《笑话篓子》,作为我的暑假读物,我对中国民间笑话的幽默感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建起的。小学的暑假还看过一本书,同村一位孩子的,书名叫《听孙敬修爷爷讲故事》,记得里面有不少民间故事,当然印象最深刻的还不是这个,而是书里到处充斥着的“儿”字(北京话的“儿化”现象)。

 

然后就是初中,有一个报刊的暑假特刊,不是很厚,但内容十分吸引我,里面有字谜、算术、生物等等各个领域的有趣知识,这本特刊培养了我对科学的兴趣和好奇心。初一的时候,一个女生拿来一本很厚的小说,《全像古今小说》——现在知道,其实就是“三言二拍”的内容。当时被里面的故事吸引了,而且还有插图,有一些少儿不宜的内容,令青春期骚动的我对着口口口口口口出神。初三的时候看过一本《花季,雨季》,作者郁秀,那时候这本书很流行,放在现在来看,也不过是众多校园小说的一种,它的优势就在于出现的比较早。在初中还看过一本《隐身人》。

 

以上就是我能回忆起的小学和初中看过的书。

 

高中的时候,有了图书馆和阅览室,现在看来那规模和它的管理制度根本称不上一个合格的图书馆,但在当时还是觉得里面的书很多,记得那时的规定是一周只能借一本,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几乎每周都去借书,而到底看了一些什么书,现在全忘记了,只是记得有不少侦探类的小说,反而没有小学和初中看过的书记忆清晰。说起有点惭愧,在高中,我才第一次买书,是《三国演义》,还他妈是盗版的,花了我六元钱(十元钱?),那时真是很简朴,一份钱都不舍得乱花,哪怕在买我喜爱的书上,还是作了不少的思想斗争,最后决定买了,也还是图便宜买盗版的。过了好久还买过一本《红楼梦》,也是盗版的,六元钱,在高中操场围栏南边的地摊上。后来发现,这本《红楼梦》是一残缺本,我说当时怎么读着那么拧巴。这里的残缺本不是指红学家所谓的红楼残缺本,而是被盗版书商任意抽减、割裂的一个“新版本红楼梦”。——这也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支持城管赶走小摊贩。

 

我发现如果这样回忆下去,那就没法写完了。下面简单些。

 

终于上了大学,见识了真正的图书馆。所谓大学,就是大不了自己学,所以大学里最宝贵的服务设施就是图书馆和实验室。在大学里满足了我的读书欲望,我读书很杂,完全没有计划,全是凭兴趣去找去读,当时读的书很多,借书也极为方便,如果有可能,你可以查一下我大学期间的借书情况,基本上保持了一两周换一两本书的频率。我丑且呆,没有女孩子喜欢,所以只能天天泡在图书馆里。

 

在大学的图书馆,我系统地读了不少书,现在回忆起来,真是十分受益,它们影响了我对生活的态度,和我所选择的价值观。中国古代的辞赋和笔记,民国文人的杂记小品文,当代的随笔杂文,都涉猎不少。小说读得少,那时觉得读长篇小说有点浪费时间,其实是因为没有找到真正好看的小说。当时想把王朔所有的小说都读下来,后来没坚持。

 

国外的读了《叔本华论说文集》《权力意志》等一些德国哲学方面的书籍,还有20世纪“存在主义”的一些著作(加缪),除此之外,就没有读过西方哲学方面的书,更多的是看了毛姆、茨威格、乔治奥威尔的大量小说和一些犯罪侦探小说。

 

除了在图书馆借书读,还有一部分是我的买书,其实更多的是为了收藏和满足自己的那一点儿癖好,因为我发现凡我买的书,有将近一半都没有通读,往往买来后放在一边,有时间了随便翻翻。“书非借不能读”,古人不余欺也。再简单些,以下是能想起来的书目:

 

《史记》:同学送,中华书局版。

《鲁迅自选集》:同学送。

《查拉斯图拉如是说》:网友送。

《洛尔卡诗选》:网友送。

《汉书》:同学送。

《在路上》:同事送。

 

《资治通鉴》(全四册,岳麓书社版,其实中华书局版更佳)、《前四史》(字小书厚)、《世说新语校笺》、《容斋随笔》:以上两种为中华书局版。

 

《庄子》(两版,一是安徽出版本的,不足取,后来又买了陈鼓应先生的那版)、《淮南子》、《笑林广记》、《中国笑话大观》、《金瓶梅》、《聊斋志异》(人民文学版)、《儒林外史》、《三侠五义》。

 

《阅微草堂笔记》(上海古籍)、《论语注》(康有为著)、《楚辞通释》、《近三百年名家词选》、《焚书  续焚书》(李贽著):以上五种旧书摊淘得,超级便宜。

 

《苏轼集》《杜甫集》《李白集》《菜根谭  小窗幽记  幽梦影》

《唐诗三百首》《宋词三百首》《诗经》。

 

《鲁迅散文全编》、《鲁迅小说全编》、《鲁迅杂文精选》、《中国小说史略》、《思维的乐趣》、《我的精神家园》、《黄金时代》、《白银时代》、《青铜时代》、《王小波短篇小说》、《王朔自选集》、《看上去很美》、《我的千岁寒》、《周作人散文》、《梁实秋散文》、《汪曾祺散文》、《丰子恺散文》、《围城》、《误读红楼》、《一个都不正经》、《俗话说》,

 

 

《圣经》、《战争与和平》、《安娜卡列宁娜》、《复活》、《忏悔录》(卢梭著)、《悲惨世界》、《约翰克里斯朵夫》、《飘》、《百年孤独》、《美国  审判  城堡》(卡夫卡著)、《变形记》、《第二十二条军规》、《希腊古典神话》、《一九八四  上来透口气》(奥威尔著)、《猎人笔记》、《魔鬼辞典》(比尔斯著)、《情人》、《肠子》、莫泊桑、欧亨利、契科夫、马克吐温短篇小说选。

 

《红楼梦》(两版,岳麓书社版(硬装),人民文学版(上下册))、《西游记》(岳麓书社版,无诗词删节)、《三国演义》(岳麓书社版)、《水浒传》(中华书局版),以上四大名著之所以选岳麓书社版,最主要的是性价比高。而水浒传选择中华书局,是因为岳麓版本的水浒为120回,此版较差。

 

 

以上是我能想起来的,几本是别人送的,其余全是我自己掏腰包买的,现在看来,这几年买书也花费了不少钱。我所买的都是我喜爱的,除了必须是正版外,还要是公认较好的版本。虽然敲出来书名不过几个字,但每一本的背后都有一些故事,我在敲这些书名的时候很慢,往往敲字出来,然后停下回味一会儿。

 

关于我对读书的看法,以前码过一些字,现在我依然这样想:

 

我的读书就和一些男人爱泡妞,不少女人爱逛街一样,是消遣、或是兴趣罢了。我觉得除了生存混饭而必须要看专业书籍外,人不应该有目的的看书。看书,只能作为兴趣,而不是任务。我讨厌一些人呼吁建立什么“读书日”“读书月”,还要开一些长长的所谓“名著书单”推荐给你看。

 

书,就在那里,一个成年人,如果有一些判断力的话,就应该知道自己爱看什么书、不爱看什么书,就如你去KTV 里面唱歌,要自己选公主而不是让别人帮你选一样,难道你失去男人的能力了么?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