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学而篇三——校车事件

【两年多前,我写过两三篇论语的解读,其中一篇还因为涉及了时政,被新浪博客列为“私密博文”,今天接着前两篇的写。】

 

《论语》撒大版学而篇三: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

老撒读:

巧言,使其言语好;令色,使其颜色善,二者皆为取悦于人;鲜:少。孔子说:花言巧语、虚颜假色,善于包装的,简直就他妈不是人啊!

老撒记:

上一章提出如何为人(仁),这一章说明,如何锻炼自己不是人。我们从孔子的这句话里,可以看出儒家是提倡务实、推崇质朴的,讨厌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虚假包装,我估计孔老师的学生活在这个年代的话,可以在工商部门专门检验各种包装名目的化妆品。

前几天,我们政府给马其顿这个国家赠送了一些校车,我不知道这个方面的主管领导是脑残呢,还是专门给民众做对,试试民众的愤怒底线,因为就在前前几天,甘肃的校车出了事故,许多孩子因此丧失了生命。强烈建议甘肃和中国建交,因为这样可以得到安全达标的校车。中国援交部对此的说法是中国要践行国际责任。

但在我目光短浅者看来,这其实就是在国际上的虚假包装,因为我们的很多孩子都还没有坐上安全的校车,却赠送安全的校车给比我们还富裕的国家,这种做法上承慈禧太后“宁曾友邦,不予家奴”的治国思想,中承60年代中国大饥荒时期赠给他国钱财、粮食的治国思想,可以说是优良传统了。我觉得“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想法,佛家想想也就算了,没想到中国的统治者也是这般想。宁愿自己勒紧裤腰带饿死,也要把粮食赠给其他国家,宁愿自己的孩子像货物一样运来运去,不小心就丧命了,也要把安全的校车赠给别国。

这是一种什么行为?孔子说,这是“简直就他妈不是人”的行为啊。

链接:学而篇二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e9667a0100eo0b.html

 

 

小雪

今天农历十月二十八,是二十四节气里的小雪,最近两天的夜里,我也明显能感到寒意,一条被子盖着已经不暖和了。我冬天有脚凉的毛病,加上盖的被子不厚,一觉醒来,脚有时还是冰的。

网络改变了我很多的生活习惯,特别是几年前大范围的使用google 的产品之后,我深深爱上了google ,它改变了我的网络生活,从此上网的时间也变得有粘性,不再无聊。忽然发觉我有很长时间没有读过书了,很多的阅读都是在google reader 上进行,好久没有碰过纸质书。我的阅读越来越少了,在GR 上也是看一些短小的新闻,或者博客。深度阅读的缺少,并不是因为抽不出时间,而是我找不到学生时代的那种阅读快感了。

这几年出来的新书,都没有勾起我的阅读兴趣,往往在书店踱步的时候,随手拿起来,翻看了没有几页,便又丢下。前段时间,我觉得生活再也不能这样下去了。每天都是重复,工作之外也无有趣好玩的去处,我觉得生活应该改变了,于是今天的早餐我换掉了包子,吃了一根油条。

上句是玩笑话,但我真的觉得应该拿起书了,苦于没有找到令我感兴趣的,于是又重读了王朔。花了两晚上的时间,看了《一点正经没有》。我发觉,他不好看了,记得当初看这部小说的时候,乐得我欲罢不能啊。如今怎么了,穿梭于种种的网络段子,自己的笑点变高了?《一点正经没有》可说是《顽主》的续篇,尽管里面包袱不断,但没有《顽主》有意思。《一点正经没有》是一场语言的狂欢,他飙的是单纯语言上的快感,王朔在这本书里卯足了劲儿,抖出一个一个的小机灵,但你朝背后看,便会觉得这是一部很没意思的小说。只适合快餐式的消费掉,而不是我近来缺少又一直想要的深度阅读。

罢了。

下午下班在食堂吃过饭后,没有急着回去,来办公室下载《失恋33天》,片子出来已有段时间,评价也还不错,而我至今还没看,于是今天下载看看。下片的时候,给自己泡了一杯苦丁茶,有意多放了几大叶,真真把我苦了一下。喝到半杯的时候,忽然悟出来如何吃茶不苦,就是喝到口里径直咽下去,不要品,不要咂摸。刚得出这个总结的时候,又觉得自己很无聊,既然喝苦茶就是品它的苦,倘若不想苦,不放茶叶不就行了。耳边响起了“bing~”地一声熟悉的声音,片子下好,我也该回去了。

东东枪说,好像没有几年的功夫,写博客已成了一个看起来很老派的习惯。

孔庆东——中国新型汉奸的一枚代表

最近孔庆东又风生水起,源自于他的三句粗口,这事情大概网友都知道的了,我不知他对于南方报系为何这般的深恶痛绝,是南方报系强拆了他家的房子,还是给他家的小孩喂养了三聚氰胺?上来,先把别人定位为汉奸,然后大骂一通,这种文革先扣帽子再踏上一万只脚的做法,表明孔庆东同学依然没有从文革的惯用做法中走出来。

文革的余毒不除,我想如果给他一把尖刀,他恨不得会把别人杀掉。不,且慢,孔庆东老师是一个聪明人,他即便手里有尖刀,他也不会亲自出马,比如前些年的刺杀钱烈宪,是其助手杨春所为,据刘逸明的爆料,钱理群曾向北大友人披露,刺杀钱烈宪后,孔庆东老师急于脱去罪责,想通过钱理群找找公检法系统的关系,被钱先生拒绝后,孔通过别人疏通的关系。

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孔庆东把南方报系视为“汉奸媒体”?在我看来,南方报系整体优于北方,却被孔老师视为汉奸,是不是他们报道了一些社会民生问题,是不是他们发表了对当局不利的稿件?简单来说,是不是因为他们说了部分真话?

当然,也有可能是孔老师的智商有问题,比如他把北京空气的恶劣归罪于美国发动的气象战争。看到孔庆东老师的这条微博后,我哑然失笑之余,又多了份遗憾,遗憾中国军部没有把孔老师安排在国防部工作,这种先天下之忧时刻防备美国入侵的精神应该为国防部所用。同时,我也为郭德纲的饭碗问题所忧虑,这种神经病天马行空的搞笑思维,要是用在相声界,哪还有郭德纲红的份儿。

今天看到孔庆东的最新的一篇博文,为自己爆粗口的行为洋洋得意,孔庆东这几天的一番表演,充分地暴漏了他的自大、无耻的嘴脸。在《孔和尚有话说》的一期视频里,硬是不承认在微博上爆粗口,这白纸黑字在,竟还在抵赖。

倘若按照孔庆东对汉奸的定义,则千百年来为民说话、批判当局的中国思想家都是汉奸无疑,而溜当局须拍当局马的都是忠臣,比如北京空气的不好,罪不在当局,在美国。我所认为的汉奸,应该是对“汉”不利的人,换句话说,对中国民众不利的人。而封闭言论,不容异于己的思想,动辄对媒体三句粗口的孔庆东,是新型的汉奸一代表,他们打压有责任的媒体,朝书生动刀,为当局粉饰太平,甚至把当局的罪责归结为“外敌”,操纵舆论,愚弄民众,此等人物,不是汉奸,那谁还是汉奸?

 

到底有几只啄木鸟

多年前,一个朋友送给我一条皮带,红蜻蜓牌的,用一个精美的盒子包装,看样子是正品。但是用了不长的时间(一两年左右),皮带条坏了,而且是在中间部位断掉,那时候我在机场刚下飞机,人很多,我是两只手插进口袋里“托着”裤子走进卫生间处理的——你可以想象我当时的尴尬。不过这个皮带头用了好多年,直到现在也还是好好的,我不明白为什么皮带条这么脆弱而皮带头这般经用?

今天想买条新皮带了,打算网购一条,到网上搜索“啄木鸟”牌的皮带,结果把我搞晕了,我想起了赵本山“树上七只猴,地上一只猴,一共几只猴?”的问题,同范伟老师分不清几只猴一样,我现在分不清在中国究竟有多少只啄木鸟。标志类似,而且都叫“啄木鸟”,但价格千差万别,因为实际上这些并不是一个牌子。国外真正的啄木鸟陷入了山寨大国的啄木鸟乱阵之中。

我相信“伪名牌”的现象并不只体现在一只鸟上,还有很多其他的品牌,比如据我所知就有很多种鳄鱼,有的尾巴超边上甩、有的尾巴朝上面翘、有的尾巴长、有的尾巴短……与它们相比,卢沟桥那几百只狮子的造型各异实在也不好吹什么牛逼。

末了,对于网购“名牌”,我的建议是,如果你不对某个品牌有很多的了解,如果你不具备甄别力,那么还是不要一心思想买这个牌子了。因为有可能你期待的是一只长尾巴的鳄鱼,结果快递送到你手里的是一只短尾巴的鳄鱼。

停止意淫

twitter、微博的流行固然加快了信息的传播,但也使得信息泡沫化,简单来说,就是容易夸大情绪,进入”扩大循环器”中。一声小狗般的吠叫在你听来觉得是天雷滚滚。与其说微博等平台让你接触了信息,不如说是让你接触了你愿意接触的信息。于是片面的世界呈现在你的眼前,而在这种你来我往的交互下,情绪进一步被夸大,于是你开始意淫,于是你开始片面和偏激,觉得世界就是如此。
比如前段时间的艾借款事件。许多网友用借款给艾的行动表明自己的立场,这本是很好的行为,在我们大多数人都没有摸过选票的情况下,这也是一种投票。但我觉得它的意义也尽在于此。借款的那段时间,我看到网友,尤其是推友(或者说仅是推友)进入了一种意淫的狂欢。有人说这是给政府一记闪亮的耳光。这是一种很扯蛋外加意淫的说法。且不论是不是一记很重的耳光,咱且论,政府是不是在意这个耳光?政府的脸面,这是一个很拟人、人格化的说法,实际上为了一些利益,政府是不在乎脸面的,对于一个不要脸的人,你如何能让他丢脸?
我的看法是这不是一记耳光,对于艾来讲,这是一次被动的行为,实际上,他只能通过这种方法进行”反抗”。采取法律允许的手段来表达、澄清自己,是他唯一的途径。别无他法。这只是在当局可预料下的还击,远不是一次出击。
我发现中国的自由民主人士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他们对于局势的判断太过于乐观。比如723 动车事故之后,有不少如温云超的人士说这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我听后,只能在心里默念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 加以哂笑。他们太脱离老百姓了,高估了言论了力量,而低估了中国人的愚昧和忍受力。
我承认我对于社会运动的效果过于悲观,甚至绝望。我肯定这次网友借款行动的意义,但也不过如此。追求正义和公平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也并不是几个事件就可以扳倒这个体制。专制的倒台虽然只在一夜之间,但在这之前需要做很多很多的工作。有志于追求正义的人,需要的是坚韧,甚至牺牲,而不是意淫,而不是盲目的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