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p.com撞墙,撤回墙内

当您看到这篇博客的时候,我刚刚作出了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在 GFW 被推倒之前,我决定把新浪博客作为主力博客。我深知撤回墙内,会给您造成很大的访问便利,您不用诚恳地向我致谢。我不在乎您的理解和支持。

新浪博客-老撒的不老歌:http://blog.sina.com.cn/mephisto
同时,这里也会保持更新。

Advertisements

旧东西

我迷恋一些旧东西,舍不得扔掉它们。这倒不是我节约简朴或者吝啬,而是一件东西跟随自己的时间长了,就对它有点感情了。女人是新的好,东西还是旧的好。

比如我现在的拖鞋,是我大学的一个极好的同学送给我的。——当然,当时不叫“送”,也没有任何意义,而是他新买了一双,而我那时恰好没有拖鞋,于是就穿他的了,这一穿,就直到今天。毕业后去北京,去温州,去苏州,去贵州,这双拖鞋一直跟随着我。

前两天因为线路的问题断网了,有点无聊就拿出我的收音机听听,这个收音机也是买了好多年了,跟随着我陪我度过无数个寂寞的夜晚。我喜欢收音机里传来的特有的声色、杂音,听着它们总能让我回忆起过去的旧的时代。用收音机听相声和在电视上网络上看相声的感觉完全不一样。那是一个旧的时代,代表着失去的美好。

一些东西,尤其是经常用的,一定要买质量上乘的,比如上文提到的那双拖鞋、收音机,还有我现在用的飞利浦剃须刀,都是质量极好的。这些好东西禁得起用,虽然当时买得很贵,但绝对物超所值。它们贵有它们贵的道理。

昨天发现这个博客被墙了,其实打开始在wordpress.com上写博客,就预料到它会被墙,只是不知道这次是什么原因被墙?是方滨兴被扔鸡蛋和鞋子后恼羞成怒了吗?哈哈。

在今天这样的网络时代,想找个写字的地方竟然也是这般的难。

使用Tunnelier+ssh翻墙

目前由于GFW 的存在,导致我们浏览信息很不方便。所以也就有了多种多样的Fuck GFW 的姿势。

最为易用的是使用××门软件。

优点:简单易用,基本不用设置;速度较快

缺点:打开软件之后,只能浏览国外网站,国内的反而浏览不了;有政治背景

许多人由于××门的缺点,都不愿意使用这款软件。

本文介绍的是使用Tunnelier 这款ssh 客户端达到自由浏览网页的目的。(同类软件很多,比如较为出名的MyEntunnel,但有网友说MyEntunnel 的速度较Tunnelier 慢,不知是否如此,我没有测试)

点击此处查看【软件的下载+使用配置】

上面的教程是较为全面的,如果还是看不懂,那智商只能配爱国了。

需要说明的是,Tunnelier 本身并不是翻墙软件,不具有翻墙的功能,需要设置ssh 帐户才行,目前ssh 付费的很多,也较为便宜。

不想花钱的可以浏览这个网站,有不少免费的ssh资源:【免费ssh】

需要说明的是:为了你和大家都能长期使用免费ssh,请不要用它下载东西或观看视频。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当然,Fuck GFW 的姿势是多种多样的。欢迎网友与老撒交流心得。

关于王小峰“微博无用论”

前几天看到王小峰(三表哥)写的上网耽误事儿。当时就想回复说一说,但当时没有时间,就搁在今天说一下。

很明显,三表哥的不上微博是因为他觉得微博无用,这是用一个实用主义的眼光看问题的,我不明白的是,为啥上个网玩个微博非得要有用。微博可以有多种用途,或者传播新闻,或者分享有趣,或者记录生活,或者拿来泡妞,当然,也有的拿来发广告。

英国的那谁谁说,成天关注猪圈,关注猪,你也就成了一个猪圈,一个猪。三表哥成天关注无聊的事情,还想从中找到有用,这不扯淡嘛。微博只是一个网络工具,关注什么完全取决于你自己,也没人拿着东东枪的枪抵到你脑门上非要你关注谁谁。自己手贱还怪人家。

退一步说,就拿实用主义的眼光来看微博,微博就真的没用吗?老撒的微博有不少,但平时玩的就twitter和饭否,玩饭否是因为有趣,玩twitter除有趣之外,还有实用的功能,我在微博上大体算是一个旁观者,只是看较少发言,有时有什么问题了,微博上喊一声,没准还真有回复我,帮我解决问题的。这样的事儿我真的遇上过。

三表哥在我眼里基本是个70年代思想玩2.0网络的形象,除此之外,他还有点自以为是。这样的人也就适合扯扯博客,自我感觉良好一下,别人都是傻逼。虽然他一直认为上网瞎耽误工夫,但还时不时上网更新博客,这样分裂的人不也挺好玩吗。

谈抽烟

据说,林语堂把“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作为他最为得意的代表作,而且他把太太允许他在床上抽烟看成是婚姻美满的标准。然而林语堂曾戒过一次烟,为期三星期,后来他说戒烟行动“很欠思量”,并且觉得戒烟是懦夫的行为,极为可耻,从此立誓再也不背叛尼古丁女士。这真是一个可爱的老烟鬼。

如果说没有酒就没有国人引以自傲的唐诗,那么没有烟,便没有璀璨好看的近现代文坛,清朝的蒲松龄、纪晓岚,民国的辜鸿铭、章太炎、鲁迅、闻一多、朱自清、梁实秋、老舍等等大师级别的文人,都是老烟鬼。从民国留下的老照片中,我们很容易就能找到他们把着烟斗、夹着烟卷的雅士风流状。当然,烟传到中国是在明朝的末期,因此我们自然见不到在这之前的祖先们抽烟的记录,同中国文明同步的“酒”相比,“烟”更符合后起之秀的形象。

我们从电影来看国外抽烟的情况,《Thank  You  for  Smoking》(感谢你抽烟)这部电影的男主角说,20世纪前中期美国烟民数量的显著增长,除了受战争创伤的影响外,更重要的因素是电影的推崇。1927年有声电影出现后,在演员说话的时候,导演需要给他们一些事情做——那便是抽烟,很多著名影星在他们的影视表演中便成为了“烟囱”,20世纪影视里一个浪漫经典的镜头便是从《The  Big  sleep》(夜长梦多)中男人扔给女人火柴,点燃一支香烟开始的。但后来,随着一些医学机构及公益组织的反对,现在的美国电影中很少见到这样的镜头了,如果谁抽烟,多数为两种情况:要么这人精神、心理有问题,如《Shutter  Island》(禁闭岛)中的莱昂纳多、《Fight  Club》(搏击俱乐部)中的爱德华诺顿;要么就是极度潦倒、倒霉,如《U  Turn》(不准掉头)里的西恩潘。不过在全世界的范围内,仍然有大批的香烟爱好者为他们喜爱的香烟呐喊助威,驳斥所谓的医学研究。

大多数的烟民,对香烟并没有十足的坏话,否则就解释不了“既然百害无一利,为何你还抽”的悖论,当然,也有一部分因素是“烟瘾”在其中作怪,——并非不想戒烟,而是戒不掉啊。我想,烟民对香烟最有发言权,在小年青想扮酷时,在你感情受到伤害、失恋时,在你觉得郁闷、委屈时,在你一个雨过天晴百无聊赖的午后时,在你加班计算工程量时,在你值夜班昏昏欲睡时,香烟,是你最好的朋友,虽没有林语堂所谓的“赛过活神仙”那般的逍遥快活,但也能对心情、对思考有所助益。闲暇无事时,约上几个朋友,踱进街旁小饭馆,吃着涮火锅,喝着二锅头,打开一包软盒云烟,吞云吐雾,侃天说地,虽是乌烟瘴气,却也不亦乐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