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的变迁

多数人都有自己的偶像,我也不例外。但偶像的形成并不是与生俱来的,比如我在未上学前,几乎是没有偶像的。那时只知道玩耍。后来受了点教育,找到了“科学家”作为我的偶像。那时觉得科学家很牛逼,因为他们的想法和思维不是随便一个常人所能拥有的。

但后来我知道,拥有一个好用的大脑对于别人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比如二战期间服务于希特勒的科学家,他们好用的大脑只是造成了很多别人大脑的搬家。

后来我开始崇拜切格瓦拉,——诸如此类带有传奇色彩的英雄。不久,他的形象也在我心中倒塌,因为他杀了很多的人。不论出于什么样的理由,我总觉得,夺走别人的生命并不代表正义。

再后来,我开始喜欢鲁迅,以至于说成崇拜也不过分。我喜欢他的文风。看到不少人说鲁迅的文章难懂云云,我实在想不到他的文章难懂在哪里?小学的一篇《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我就喜欢上了这种调调的散文,当是还不知道鲁迅是谁。鲁迅薄薄的一本《朝花夕拾》,是我读过的最好的散文集,而他的《野草》是我读过的最好的散文诗,没有之一。他的《故事新编》即便拿到现在来看,也没有哪个恶搞能超过它。

但到现在,我对他也不感冒了。因为读过鲁迅全集,总使我有沉下去的感觉,诸事看透也便没有做事的热情(且不论这个看透是否真的看透)。他曾使我空虚。

这二十多年来,喜欢过不少人,但只是喜欢和欣赏,罕有达到崇拜的地步,少有的几个也渐渐在我心中退出了他们的地位。

罗素先生说,神父召集信徒作祈祷,请上帝退除瘟疫,而因为信徒的聚众,反而使瘟疫更易传播,这是有爱心没有知识的危害,甘愿为希特勒研发原子弹的科学家,是有知识而没有爱心的危害。所以,做一个有爱心、明智的人才最为可取。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