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曾开放,已然枯萎。


    
一个多月前,我从机关来到了贵州凯里三棵树镇,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工作和生活,将要在这里渡过。古代对待犯人的一种惩罚,就是流放,往南说,就有海南岛、贵州。这次工作的调整,是我主动要求的,算是自我流放吧。
    
今年还是我的本命年,按老家的说法,本命年是一个人一辈子的转折点。我本不信命,但事后想想还真准,因为这一年决定我日后工作和生活的机会太多了。这一年的四月份,我去的第一个项目完工了,之后调往机关开发科工作,工作还算能胜任,领导同事对我也不错。但半年后,也就是一个月前,我还是申请去工地施工一线了。其实我一直不知道我的这次选择是否正确,一种是可以预见的、稳定的、城市的、繁华的生活,一种是不可预见的、漂泊流浪的、乡村的、荒凉的生活,我选择了后者。
    
我是一个感性的人,随性而为。有一天,我对稳定的生活产生厌倦,于是就来到了山村,来到了贵州苗族地区,换一种生活的口味。——如果硬要说理由这勉强算是一个理由吧。
    
那一天,我登上了山顶,迎风撒了一泡尿,打了一个尿颤,望着山脚下一片片的苗寨,别有一番生命体验。这是在城市生活的人所体验不到的。
    
我一直有一种理想主义的情结,不少朋友也说我过于浪漫和理想主义,对此,我不作评价,我只是觉得,未经选择的生活,便不值得一过。完美的人生应该按其所想的去生活,而不是按其生活的去想,否则,这生活就成为了桎梏,枷锁。
  
 年轻的时候太傻,像一颗棋子,走着别人划的道。比如,十七八岁的年纪,正是建自己的乐队、球队,谈恋爱,背一背包孤身探险,做自己以后没有胆量做的事情的年纪,但我和绝大多数的人一样,在这样的年龄,选择了做一些傻逼的习题,背一些无聊甚至是错误的东西,用来备考。这般水灵灵的年纪,就虚度去了。
    
一想到我的青春还未开放,便已枯萎,就觉得特他妈憋屈。
    
今年十一长假回家,也同家人谈过我作的选择(其实不是商量,而是告知他们),同中国所有的父母一样,他们并不要求我怎样地混得好、有钱,只是希望我能踏实地在城市上班、生活,成家立业、娶妻生子,过普通人的生活,但我知道,那种生活千篇一律,不值得一过,至少不值得年轻人一过,那是老年人的生活,等我的心老了再考虑吧。我知道同他们说太多,他们不会明白,也不会理解,有时人的境界、想法,是无法沟通的。我同父母在某些事情上,就无法沟通了。他们不知道,生命除了用来生存、生活,还有一种叫做体验和激情的东西需要安放。
Advertisements

《未曾开放,已然枯萎。》有5个想法

  1. 撒大很久不写博了,我也很久不来撒大的博客说话了。我们有许多相似的地方,今年也是我的本命年,我们也是射手座,我们都有点感性,但我们都是理性与感性皆有的人,你读王小波,我读鲁迅,何曾不理性。你喜欢“流放”的工作感受和选择,我想有很大的原因是因为你是从农村出来的人。不喜欢过一种城市生活的人在内心中都有激情和流浪的感觉。                                  阿三

  2. 好心酸,生活中太多的无耐,太多的选择,只有坚强面对,这就是命

  3. 本命年?二十四岁能有这般对生命的感悟,并有与年龄不符的文字功底和与专业不匹配的文化底蕴,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