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饭否

  
 今天是感恩节,也是饭否网可以登录的日子。看着饭否网,看着满屏幕的饭友发的“我回来了”的消息,让我很感动,因为还有那么多的饭友在等待开饭,而这,离饭否网被关闭已经整整505天了,一个网站做到这种的程度,有那么多忠实的网友,怎么都是值得,至少中国做的网站里,我还没有看到有任何一家网站有这样的凝聚力。

  
 里尔克说,“挺住意味着一切”。是的,挺住。饭否网挺住了,虽然离线了505天,但还是保存了用户的数据,没有忘记网友;饭友也挺住了,等了505天,终于没有白等。
  
 当然,说“等”是不确切的,有一种情感在苏东坡那里叫“不思量自难忘”,在歌词里叫“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
  
 目前饭否已经可以登录,貌似我的数据也没有丢失。但服务很不稳定,我想以后慢慢会好起来的。
  
 饭否虽然是国内的第一家微博网站,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被连续关闭了505天,这期间,新浪、腾讯微博都起步、发展了,目前想同它们竞争是不可能的了。我只希望饭否静静地呆在那里,静静地。
  
 twitter网友在讨论是不是要回去,我觉得还是把twitter当做主场吧。众所周知,饭否以后的结局,并不是它能所左右的,感谢国家感谢党啊!
  
 饭否,就像初恋的女友,留下太多的美好和甜蜜,但终究不是老婆。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说起微博,顺便谈下新浪和腾讯的。新浪微博简直是垃圾,我现在都在怀疑新浪到底领略了twitter的理念了没有?居然搞了评论这一项,这一项的出现,意味着新浪微博不是twitter类的微博,这是两种不同的产品理念。也就是说,新浪微博不是微博。另外,微博应该是轻量级的应用,新浪无疑在这点都做得过头了,一件产品的优秀,并不是你做得多就优秀,不是取决于你做什么,而是要清楚你不要做什么。而新浪,硬是把轻量级的产品做成了重量级。腾讯微博在这点上就好得多,简洁、干净、易用。

未曾开放,已然枯萎。


    
一个多月前,我从机关来到了贵州凯里三棵树镇,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工作和生活,将要在这里渡过。古代对待犯人的一种惩罚,就是流放,往南说,就有海南岛、贵州。这次工作的调整,是我主动要求的,算是自我流放吧。
    
今年还是我的本命年,按老家的说法,本命年是一个人一辈子的转折点。我本不信命,但事后想想还真准,因为这一年决定我日后工作和生活的机会太多了。这一年的四月份,我去的第一个项目完工了,之后调往机关开发科工作,工作还算能胜任,领导同事对我也不错。但半年后,也就是一个月前,我还是申请去工地施工一线了。其实我一直不知道我的这次选择是否正确,一种是可以预见的、稳定的、城市的、繁华的生活,一种是不可预见的、漂泊流浪的、乡村的、荒凉的生活,我选择了后者。
    
我是一个感性的人,随性而为。有一天,我对稳定的生活产生厌倦,于是就来到了山村,来到了贵州苗族地区,换一种生活的口味。——如果硬要说理由这勉强算是一个理由吧。
    
那一天,我登上了山顶,迎风撒了一泡尿,打了一个尿颤,望着山脚下一片片的苗寨,别有一番生命体验。这是在城市生活的人所体验不到的。
    
我一直有一种理想主义的情结,不少朋友也说我过于浪漫和理想主义,对此,我不作评价,我只是觉得,未经选择的生活,便不值得一过。完美的人生应该按其所想的去生活,而不是按其生活的去想,否则,这生活就成为了桎梏,枷锁。
  
 年轻的时候太傻,像一颗棋子,走着别人划的道。比如,十七八岁的年纪,正是建自己的乐队、球队,谈恋爱,背一背包孤身探险,做自己以后没有胆量做的事情的年纪,但我和绝大多数的人一样,在这样的年龄,选择了做一些傻逼的习题,背一些无聊甚至是错误的东西,用来备考。这般水灵灵的年纪,就虚度去了。
    
一想到我的青春还未开放,便已枯萎,就觉得特他妈憋屈。
    
今年十一长假回家,也同家人谈过我作的选择(其实不是商量,而是告知他们),同中国所有的父母一样,他们并不要求我怎样地混得好、有钱,只是希望我能踏实地在城市上班、生活,成家立业、娶妻生子,过普通人的生活,但我知道,那种生活千篇一律,不值得一过,至少不值得年轻人一过,那是老年人的生活,等我的心老了再考虑吧。我知道同他们说太多,他们不会明白,也不会理解,有时人的境界、想法,是无法沟通的。我同父母在某些事情上,就无法沟通了。他们不知道,生命除了用来生存、生活,还有一种叫做体验和激情的东西需要安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