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神 外送照片一枚

最近去北京两次,每次到那里后都由晴天转为雨天,昨日到石家庄,今天石家庄又下雨。可见我是雨神转世,谁那里要是干旱了,叫我一声,我过去保证降雨。

经常来我博客的沈阳的朋友,你还好吗?
与同学相会,照片一枚。(好久好久没在网上贴过自个儿的照片了)

Advertisements

七月十三会友于京


长安别后,与友初会于京都。两载分离,望之容貌,但曰吾青丝转黄,吾却不察也。酒酣宴毕,聊作数言以志之。

昔时别长安,灞桥折柳难。
非为折柳难,故人多离散。
两载居姑苏,辗转不成眠。
非为夜难眠,月明照思念。
长风会有时,遥寄沧海间。
沧海不解情,泣涕泪连连。
一朝赴京都,友朋得相见。
昔日陈王筵,高朋满座欢。
磨刀向猪羊,却顾酒味甘?
而今友寥落,京畿得二三。
不闻古时乐,但有把酒言。
一问生计好?笑曰世道艰。
再问今后意?知命励向前。
三问身康健?方觉青丝已斑斑。
身无系日绳,玉兔催人还。
出门执相送,道别过数番。
莫作女儿态,呜咽不忍看。
常念东坡句,千里共婵娟。

我与 Google Reader


     
 很多人接触Google都是应用它的搜索功能,当然我也不例外,刚开始我接触Google也是用它的搜索服务,但也仅次而已。用
Google能搜索到我真正想要的东西,而不是像百度那样排在首页的都是你并不需要的链接。当然,一些生活知识还是用百度好了,正如孙策遗言“内事不决问张昭,外事不决问周瑜”一样,我拿Google与百度是“内事不决问百度,外事不决问谷歌”这样用的。但总体而言,百度还是挺垃圾的,而我也是用
Google多。

   
  真正用Google的服务还是开始于Google阅读器,不过我是网络菜鸟,开始用Google阅读器也不过是两年的事情。当时我是想找一种可以快速查看新闻及名博等我感兴趣的网站的方法,我是想只打开一个页面就能看到各个网站的更新,而不是用输网址、点链接一一到这些网站上查看。这样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省时,而且原网站如果删除了文章,在阅读器上照样存留。

    
 刚开始我用的是鲜果,后来用抓虾,但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味,可能我比较喜欢简洁、干净吧,而上面这两款阅读器多少都有点花里胡哨。后来与
Google阅读器相遇了。兴奋是难以名状的,Google阅读器简直是按照我的理想设定的,简洁、干净,不需要的功能它没有,而需要的功能它一个不少。

    
 使用Google阅读器是我使用Google搜索服务外,使用的第二个Google服务。那时对Google的使用还仅停留把它当作搜索引擎上,第一个Google阅读器的账号就是用的163邮箱而不是Gmail。

    
 随着使用的深入、时间的积累,我现在用阅读器都有些后遗症了,因为不用上各种花里胡哨的网站就能看到它们的更新,所以我现在一上网站就感觉它们做得太乱了,像yahoo、新浪、搜狐等等,那网站根本不是人看的。不用阅读器之前还能在乱中理出头绪,慢慢看,可习惯了阅读器阅读网站之后,就感到那些网站简直是对眼睛和头脑的折磨。——这或许是使用Google阅读器之后对我唯一的坏处吧,就是弄得我退化了。

   
  后遗症的另一个表现就是看到有意思、自己还想第二次来的网站,就先四处看看有没有RSS、订阅图标等标志。就像到了一个陌生地方先找好厕所一样,这点挺有意思。

    
 Google
阅读器是我最钟爱的Google服务,也是我使用最多的Google服务。从使用中文版到使用功能更齐全的英文版,从使用一个分类到现在的各种分类各种标签,从一个两个订阅到现在的近千个订阅,从使用单一的阅读功能到现在的使用share、like、备份等各种功能,……

    
 Google
阅读器伴我走过了两年的时间,我要感谢它,它让我短时间阅读了大量的信息,让我长了各种知识——生活的、网络的、数理化文史哲的等等各种知识,看到很多好玩有意思的东西。它让我读到在中国读不到的文章,让我查看到在中国不能访问的网站的更新。真的,与其说它是一个工具,不如说它是我的一位好老师。

【前段时间写的字。我的google reader
订阅源已经分享,在博客首页左侧栏,需要的网友请下载。】

京城的大雨,是舍不得我走么

  
 今天真是折腾的一天,本打算下午返回上海,我都已经到机场了,接到电话让我不要南下,而是北上进京。于是把机票退掉,重新买了火车票到北京,凭着我两年前的记忆,加上手机上的google地图,换乘两次地铁,走路半小时左右,还算顺利的找到了公司(因为一般不去总公司,所以根本不知道在哪)。

  
 在北京晚饭吃卤煮,一个很小的饭馆,但挺有意思,墙面上都是贴的毛主席语录,还有文革时期的宣传画。比如“谁反对毛主席,就打烂他的狗头”之类的。真是令人琢磨不透,这老板是真崇拜呢,还是故意弄出来这些旧东西反讽,就像鞭尸示众。
  
 等办好事后已经晚上八点左右了,匆忙订了去上海的飞机票,夜里凌晨一点到上海,连在北京过一夜都不行,因为明天……熬夜也值得了。哈哈。
  
 现在用机场的无线网络上网,北京机场无线上网还要到柜台领取什么账号和密码,虽然是免费的,但麻不麻烦啊,不知道机场管理者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不能完全开放。
  
 天黑以来,北京一直在下雨,由小转大,直至倾盆。这雨,送着疲且惫的我,困且乏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