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Google

前段时间关于互联网的重磅新闻就是“Google出走中国”了,其中缘由谁也不好说,但到目前还没有走,并且看样子还是要留下去。其实它走不走,只要是自己做的决定我都理解并且支持,因为我对Google是有点感情的。今晚想说说我和Goolge的事。

很多人接触Google都是应用它的搜索功能,当然我也不例外,刚开始我接触Google也是用它的搜索服务,但也仅次而已。用 Google能搜索到我真正想要的东西,而不是像百度那样排在首页的都是你并不需要的链接。当然,一些生活知识还是用百度好了,正如孙策遗言“内事不决问 张昭,外事不决问周瑜”一 样,我拿Google与百度是“内事不决问百度,外事不决问谷歌”这样用的。但总体而言,百度还是挺垃圾的,而我也是用Google多。

真正用Google的服务还是开始于Google阅读器,不过我是网络菜鸟,开始用Google阅读器也不过是一年多之前的事情。当时我是想找一种可以快 速查看新闻及名博等我感兴趣的网站的方法,我是想只打开一个页面就能看到各个网站的更新,而不是用输网址、点链接一一到这些网站上查看。这样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省时,而且原网站如果删除了文章,在阅读器上照样存留。

刚开始我用的是鲜果,后来用抓虾,但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味,可能我比较喜欢简洁、干净吧,而上面这两款阅读器多少都有点花里胡哨。后来与 Google阅读器相遇了。哎呀,就像找到了我现在的女朋友一样——兴奋是难以名状的。Google阅读器简直是按照我的理想设定的,简洁、干净,不需要 的功能它没有,而需要的功能它一个不少。

使用Google阅读器是我使用Google搜索服务外,使用的第二个Google服务。那时对Google的使用还仅停留把它当作搜索引擎上,第一个Google阅读器的账号就是用的163邮箱而不是Gmail。

随着使用的深入、时间的积累,我现在用阅读器都有些后遗症了,因为不用上各种花里胡哨的网站就能看到它们的更新,所以我现在一上网站就感觉它们做得太乱 了,像yahoo、新浪、搜狐等等,那网站根本不是人看的。不用阅读器之前还能在乱中理出头绪,慢慢看,可习惯了阅读器阅读网站之后,就感到那些网站简直 是对眼睛和头脑的折磨。——这或许是使用Google阅读器之后对我唯一的坏处吧,就是弄得我退化了。

后遗症的另一个表现就是看到有意思、自己还想第二次来的网站,就先四处看看有没有RSS、订阅图标等标志。就像到了一个陌生地方先找好厕所一样,这点挺有意思。
Google 阅读器是我最钟爱的Google服务,也是我使用最多的Google服务。从使用中文版到使用功能更齐全的英文版,从使用一个分类到现在的各种分类各种标 签,从一个两个订阅到现在的近千个订阅,从使用单一的阅读功能到现在的使用share、like、备份等各种功能,……

Google 阅读器伴我走过了一年多的时间,我要感谢它,它让我短时间阅读了大量的信息,让我长了各种知识——生活的、网络的、数理化文史哲的等等各种知识,看到很多 好玩有意思的东西。它让我读到在中国读不到的文章,让我查看到在中国不能访问的网站的更新。真的,与其说它是一个工具,不如说它是我的一位好老师。

今天有点感冒,先说这些吧,早点休息了。有时间我会说说我使用Google其他服务的感受。

Advertisements

星空

我突然意识到,我已经很久没有仰头看过星空,也很久没有欣赏过日出日落的美好。

提起星空,我脑海里首先展现的是我的初中生活。那时都是走读,夏天的早晨五点多就要起床,然后顶着漫天的星辉去往初中学校。我记得,当时不少孩子都是结伴而行,但我愿意独自一人前去。

初中,我还在家乡的农村,那时的天很蓝很蓝,蓝得深邃,蓝得发黑。就在伴着微明的星空下,我去上学。当时只是孩子,也不知思考很多的问题,只是仰着头看着星星,陪着我走路。那时的夜色真的很美。

而我不看星空已经很多年了。

鲁迅回应文化部改“偷菜”为“摘菜”

字面虽然改了,涵义还依旧。这很使我失望;否则,我将鼓吹改奴隶二字为“弩理”,或是“努礼”,使大家可以永远放心打盹儿,不必再愁什么了。——鲁迅《咬文嚼字》

今年的开心农场的游戏,正因为无聊,所以对上了一帮人无聊的脾胃,火起来了。这一把火烧到了档中央,以至于文化部都要出面干涉,新规改“偷菜”为“摘菜”,以示健康向上。文化部不愧有文化,什么都要插上一把,可惜这次插手的不是地方。不过这也符合中国政府的惯常做法——该插手的地方不插手,不该插手的地方乱插手。

然而我又一面往远处想,或许这正是我们文字大国的体现吧,减少不叫减少,叫负增长;主子不叫主子,叫公仆;独裁不叫独裁,叫人民民主……

然而我又想,这一切光鲜陆离的名词背后掩盖的都是脏臭烂腐的本质,就像名义上是“摘”,其实就是“偷”一样。

这样想,我不免不安起来,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下面,掩盖的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