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江的摊牌

   
最近无意下了很多电子书,其中有一本《你好,伟哥》(不是冲着书名下的哈),是易中天老师的作品,这本书秉承了易老师作品的一贯风格——虽无文化价值但不乏有点意思。

   
第一篇文章易老师谈了宋江放高俅,易老师在这篇文字中为宋江同学在高俅这件事上拿了个主意,认为对待已经捉住的高俅,有三个办法:杀了,放了,既不杀也不放。最后经过分析,认为第三种方案最好。

   
我也是觉得第三种方案最好,可以“挟诸侯以令天子”,作为昏庸皇帝的宠臣,如果让他写信给天子,申请对宋江的招安,应该是可以收到效果的,待招安后再让高俅来个得了H1N1流感不治身亡、或者饮用了有毒奶粉不幸去世、或者玩躲猫猫时不幸死亡等等,可以消除高俅日后的报复。且招安已成,生米熟饭,皇帝也不好收回成命的。即便收不到效果可以把高俅交给林冲同学处理。总之,留住高俅暂时不杀不放是挺好的一方案,扣留高俅无非浪费点粮食而已。

   
但可惜,宋江把高俅放了。易老师认为,有种说法是宋江以君子之心度小心之腹,宋江是君子,而且要照顾自己的形象,不能干两面三刀的事。易也认为宋江城府不深。这种说法真是笑煞我也!很傻很天真。

   
我觉得宋江的城府是最深的一个。而这次放高俅也不是什么顾及自己形象、君子。我本人觉得,宋江的放高俅,主要是给内部一个信号,说白了就是给梁山人摊牌。这个牌就是,我宋江可以不顾你们的感受(晁盖党诸人),但我一定要投降,希望你们都知道。

   
梁山的道路到底应该怎么走——是像方腊那样扯旗称王、还是秉承晁盖的方式稀里糊涂地过下去、还是招安投降?梁山人的意见并不齐。但作出抉择的这一天始终要来。就像二十多年前某某在评价一次示威的时候说的,这天早晚要来,且来得早比来得晚好。于是,宋江借助高俅这件事给大家摊牌了:投降是我必须要做的,任何人的感情(如林冲)都不能阻挡我的意志。

   
有人说,也不能排除宋江心存一丝侥幸,认为高俅能为梁山说说话。但宋江不可能不知道高俅是怎样的一个人,指望他说话?那不是做梦嘛。

   
宋江放高俅是一个信号,是对内部的一次摊牌,也是一次转折。如果说之前梁山人对招安投降还有意见、想法,那么之后梁山人只能接受或被迫接受宋江的投降路线。

Advertisements

《宋江的摊牌》有3个想法

  1. 这篇写这么好,怎么没有发表意见?梁山有组织无纪律,所以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宋江这厮除了给自己找后路,也没什么光明的小九九了。不过眼下分析这件小说里杜撰的事儿,倒是有点现实意义,时局雷同,经济大战,军阀混乱,坐地分赃,如果大家觉悟都不高,争着做所谓的明白人只顾自己,那么被招安的将是大汉中国,当然我们也可以继续给别人输送人才和帮忙做工。大部分人被幸福地奴役着,少部分人假装外国血统,拿着绿本本回来做做慈善。

  2. 老撒多读读历史就知道了,历朝历代的农民起义军首领都是很擅长玩花活但是却没什么真料的。历史上最没有能力的开国皇帝刘邦和朱元璋都是农民起义出身,陈胜不及中人之资,李自成,洪秀全也都是只会夸夸其谈的大忽悠,就连三国里最没能力的开国君主都是卖过草鞋的刘皇叔,刘备虽然不能说是农民起义军首领,但是蜀国确实是建立在哥们义气的基础上。所以这么一看,梁山好汉里最窝囊最没用的宋江当上首领就不奇怪了。在中国,有本事的人总是喜欢保没本事的,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

  3. 有本事的人总是喜欢保没本事的。呵呵,的确是。就说太平天国,刚开始并不是洪秀全的功绩,那个人我一时忘了,他最有资格当领袖,但后来说看了天相,自己没王相,就让给洪秀全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