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欠揍的猫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12163931/v.swf

Advertisements

纸质书会不会消失?

   
敲下这个题目,不禁莞尔一笑。因为谈这个问题最安全,谈过去的事,你要熟悉历史,谈现在的事,你得有敏锐的判断,这两者都是需要功夫的。而唯独谈未来的事,可以信口开河,说得再离谱别人也无法否定你,而且不需要功力涵养,所以最适合我。

   
纸质书会不会消失呢?很多人说不会。这也未必,作为文字的载体,当年也必有人说过甲骨不会消失、竹简不会消失、锦缎不会消失,但后来他们都被纸代替了。历史的发展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所以,判断其消失与否不能一厢情愿从个人感情出发。

   
这就回到了这个问题上:文化受什么决定呢?是科技。任何文化的表述形式,都必然要受到科技的影响甚至决定。比如文言文为什么会发展成白话文?是科技的力量。当初,书写和传播都不方便,所以删繁就简,长久以来便形成一套文字排列的规矩,文言就这样产生了,但后来科技发达,书写的方便和传播的方便就允许了白话文的存在。再比如小说,当初就是笔记,寥寥数字而已,后来纸张发明后,便能短篇展开唐传奇,再后来,有了刻字术,便允许了几十万字的长篇,到今天有了电脑,输入传播更方便,于是就有了动辄数百万的穿越、玄幻。

   
这样的例子实在太多了。总之,文化的表述形式就长远来看,并不是人说了算,而是科技说了算。这也是为啥我不学文科的原因,因为你弄来弄去,最后还是人家理工说了算。

   
电子书比纸质书要好很多倍,纸质书要产生,其需要的原料、制成过程中排放的污染物等等对自然界都是很不好的。而且体积大、携带不方便。而电子书就没有这个问题,它环保无污染、成本极低、传播方便,体积小携带方便。比如你要带一套二十四史纸质书旅游,那你得雇佣一个书童给你挑着。而电子书你只要往口袋里一放,别说二十四史,二百四十史也不成问题。

   
当然,现在很多人还是偏爱纸质书,这一方面是人们长期用纸质书惯了,不习惯电子书阅读,好像现在拿电子书看的,也多是快餐小说、浅易的作品,一些经典著作、诗词等人们还是喜欢纸质书;另一方便也是现在的电子书发展的还不好,设计、质量都很成问题。不过这不是电子书这个载体本身的错误,而是科技还不够发达。我坚信有一天电子书会做得很精美、质量上乘。

   
在我看来,科技如果不倒退,那么电子书(或者更高级的一种载体)代替纸质书是历史的必然,纸质书必然消失。不说像恐龙那样完全绝迹吧,至少不多见。以后想看纸质书可以到博物馆。

宋江的摊牌

   
最近无意下了很多电子书,其中有一本《你好,伟哥》(不是冲着书名下的哈),是易中天老师的作品,这本书秉承了易老师作品的一贯风格——虽无文化价值但不乏有点意思。

   
第一篇文章易老师谈了宋江放高俅,易老师在这篇文字中为宋江同学在高俅这件事上拿了个主意,认为对待已经捉住的高俅,有三个办法:杀了,放了,既不杀也不放。最后经过分析,认为第三种方案最好。

   
我也是觉得第三种方案最好,可以“挟诸侯以令天子”,作为昏庸皇帝的宠臣,如果让他写信给天子,申请对宋江的招安,应该是可以收到效果的,待招安后再让高俅来个得了H1N1流感不治身亡、或者饮用了有毒奶粉不幸去世、或者玩躲猫猫时不幸死亡等等,可以消除高俅日后的报复。且招安已成,生米熟饭,皇帝也不好收回成命的。即便收不到效果可以把高俅交给林冲同学处理。总之,留住高俅暂时不杀不放是挺好的一方案,扣留高俅无非浪费点粮食而已。

   
但可惜,宋江把高俅放了。易老师认为,有种说法是宋江以君子之心度小心之腹,宋江是君子,而且要照顾自己的形象,不能干两面三刀的事。易也认为宋江城府不深。这种说法真是笑煞我也!很傻很天真。

   
我觉得宋江的城府是最深的一个。而这次放高俅也不是什么顾及自己形象、君子。我本人觉得,宋江的放高俅,主要是给内部一个信号,说白了就是给梁山人摊牌。这个牌就是,我宋江可以不顾你们的感受(晁盖党诸人),但我一定要投降,希望你们都知道。

   
梁山的道路到底应该怎么走——是像方腊那样扯旗称王、还是秉承晁盖的方式稀里糊涂地过下去、还是招安投降?梁山人的意见并不齐。但作出抉择的这一天始终要来。就像二十多年前某某在评价一次示威的时候说的,这天早晚要来,且来得早比来得晚好。于是,宋江借助高俅这件事给大家摊牌了:投降是我必须要做的,任何人的感情(如林冲)都不能阻挡我的意志。

   
有人说,也不能排除宋江心存一丝侥幸,认为高俅能为梁山说说话。但宋江不可能不知道高俅是怎样的一个人,指望他说话?那不是做梦嘛。

   
宋江放高俅是一个信号,是对内部的一次摊牌,也是一次转折。如果说之前梁山人对招安投降还有意见、想法,那么之后梁山人只能接受或被迫接受宋江的投降路线。

鲁迅其人,不敢恭维

   
今天浏览了一篇书记转的关于鲁迅的文字
,也提起我说说鲁迅的兴致来。这里不说鲁迅的作品,就单单说他这个人。鲁迅这个人毫无疑问,是很复杂的,造成其复杂的原因,和他的阅历有关。鲁迅早年接受过传统的启蒙教育,青年留洋见了别样的种种的事情、思想。

   
实际上,对一个人影响最大的,就在于这个人的童年。鲁迅的童年,无论放在大局面的国上还是小局面的家庭上,都可以说是不幸的。如深秋之叶,飘摇坠落。但鲁迅小的时候也过过少爷的日子。看过其散文的人,大都同意我的这个看法,就是鲁迅散文里深深地流露出对童年、过往的眷恋和回忆,这种回忆是惆怅的无奈的,且始终萦绕他的一生。但回忆归回忆,现实还要去过活。造成了其人格分裂。

   
鲁迅是什么样的一个人?过早当家,饱尝白眼冷笑,对世故可以说是很精通。留洋回国做了一个公务员,这一做就是十好几年,别说摸爬滚打,即便熏陶也能熏陶出一个世故老人来。

   
鲁迅的走后门、托人,可以说是平常的。对于鲁迅有过帮助的人很多,但鲁迅报恩的、哪怕笔下留情的又有几个?鲁迅说什么剖析自己的多,这是扯淡的,鲁迅是自私的,是严于责人、宽于待己的。总是把别人的缺点夸大然后加以嘲讽。别人骂他,他说别人没有幽默感,而他骂人的时候却能跳起来三尺高。

   
看过鲁迅杂文的,可以看到他字里行间的那种师爷笔法,我想鲁迅深夜一篇篇码字的时候,他是快意的,因为他品尝到报复带来的快感。鲁迅当年同梁实秋“论战”,后来扯到资本家走狗这一称谓,梁实秋写了篇文章回应,鲁迅看后,对他一个信徒说,“你还嫩,这回还得我来。”我能想象当时周先生鼻子里的一声冷笑。
周先生,有意思么?
   
鲁迅以文字自诩,以给人扣帽子为乐。鲁迅不是没有胸怀,但他的胸怀以别人不能比他强为线。

    家庭生活方面,周氏兄弟的失和,已成为一桩悬案。但无风不起浪,很难说不怪鲁迅。鲁迅一辈子伤害的人无数,但最无辜的就是朱安。我每想起朱安,都觉得鲁迅太对不起她。当年鲁迅结婚的时候,朱安听说鲁迅爱大脚,就做了一双大鞋,里面塞上棉花,但是老天捉弄,偏偏鞋子掉了,棉花露出。后来鲁迅每说起此事,便大加嘲讽。周先生,难道你忘了那天你也是戴的假辫子!鲁迅跟学生胡闹、私奔,朱安在家好好照
顾婆婆,
对周家可以说是十二分的对得起。47年,朱安去世,身边没有一个人。朱安做了她能做的一切,然而回望鲁迅对朱安,不免令人心寒。不过人家鲁迅是做大事的,怎么会在乎一个不幸的女人呢。

   
有一个简单的问题,如果可以,你愿意和鲁迅交往吗?反正我是不愿意的。叶功超说人归人,文归文。若单论文章,鲁迅的确是一等一的写手。对文化的贡献也不小,比如一部《中国小说史略》,包含的信息量就非常大,绝对是重量级的学术著作。但其人格比其文章,真的是相差不少。只能说人生在世,可以理解吧…

推选-和谐版(@sada526)

上午发的,被通知已经删除,于是我剔除了几条容易触到天朝G点的推,做了一和谐版。

以下是最近我在twitter上的推,选了几条复制粘贴过来,
算作新浪博客的更新。排序按时间倒序。这些推,都是我在工作间隙休息的时候歇歇脑子随手写下的。很杂,但主要是我的一些观点看法,还有几条读书笔记。我在
twitter上分享的、回复别人的就不选了。都是原创,若有雷同,算你抄我。也望玩推的网友follow
me。@sada526

(图片分隔符)

汪曾祺的爷爷是清朝末科的“拔贡”(就是比秀才牛逼点的功名)。八股文写得极好,爱喝酒,酒后就一个人在屋子里大声背唐诗,他还是个眼科医生。汪家看眼科是祖传的。

汪曾祺的爸爸几乎是个全才,金石书画、吹拉弹唱、单杠踢足球、做鸟笼糊风筝,样样都精通。

秋天来了,夏天还远吗?

苏东坡在写“十年生死两茫茫”思念亡妻的时候,身子下面压的是王闰之。可见男人的上边和下边总是分家的。

苏轼因“东坡肉”出名,其实鼓捣点吃的,手艺不咋样,在海南的时候自己酿酒,结果一家人喝了他的酒全都拉肚子。呵呵。

苏轼是个克妻命,三个女人一个二十多岁死了,一个三十多岁死了,一个四十多岁死了。

同张发财不同的是,他的八卦来自《故事会》《知音》,我的则全部来自《故事大王》《恋爱婚姻家庭》。哈哈~

《西游记》是不是它的作者在每天哄儿子睡觉的时候编的?

《红楼梦》刚开始构思过度,好比做爱,没前戏就直接高潮了。秦可卿死后才慢慢平静下来。

《三国演义》的语言很糟糕,我找不到有哪部名著的语言像它那样糟糕的。

《水浒传》最吸引我的地方在于它的动词用得太爽、太传神了,有时看得我热血直窜。

《西游记》算不算魔幻小说?这个魔幻和马尔克斯、博尔赫斯的魔幻有什么区别?

《盗墓笔记》的作者开始太能挖坑,以致于最后自己想填也填不上了。信口乱侃的坏处在于,刚开始很过瘾,到后来就难圆其说。

《麦田守望者》是本挺垃圾的书,语言风格单一,没啥意思。作者不是学生偏要写学生思想,难免就这样。王朔的混账语言够塞林格学习半辈子的。

问:××××就是××OO吗?
我:不一定。准确地说,××××包括××OO,换句话说,××OO是××××的子集。

推特上真正值得follow的不会超过100人,否则那比“我不是帅哥”还要令人不可信。

开始精简我的follow,发现太多了,看不过来。unfollow掉以下人员:装逼犯、冒充先知者、鼓励别人牺牲者、无智的脑残、无趣的正人君子、话痨不说能死而说的都是私人内容毫无观感的小白小资。

居然有人佩服拉登,那你更应该佩服希特勒。

一晃“三国周报”都出了好多期了啊,记得我读第一期的时候很好玩,只是每期文章有点多,看不过来。

胡适说历史就是一任人随便打扮的小萝莉。

前段时间和菜头同学推荐的帕克的短篇小说,确实好看。我记得一句:如果每个人都从桥上跳下去,你会不会也跟着?
话说我觉得这句很震撼。

其实,我还是喜欢只扯八卦的张发财,只说点俏皮但不乏深刻句子的连岳。不过推特真神奇,使沾上它的人都变得和政治有关。说实话我不喜欢这点。政治单有冉匪老师讲呢,你们操啥心。

李宇春开了围脖,当她看到评论满眼的都是“春哥”“信春哥”“纯爷们”“真汉子”的时候,她是多么的难过?网民对一个人的尊严可以这样任意践踏吗?

三人行必有我师。祝天下大于等于三分之一的人口教师节快乐。

本来不打算打开这个网页的,但看到有“……热传图片的服务,有黄图,未成年人慎入”的提示,便毫不犹豫地打开了。

杜蕾斯破产?嗯,一破就产。

汉灵帝整夜酩酊大醉不省人事,内侍不得不故意扔东西或者学鸡叫来唤醒灵帝。

不过后必胜今,多年以后的张献忠更是绝,他让姬妾不穿裤子在后宫屋内晃荡——连开裆裤都省了。

接上条-据《文海披沙》记载,汉灵帝在西园里养狗,让其与宫女进行交配。宫女年龄多在14-18岁之间。

汉灵帝时宫廷女子必须要穿开裆裤,而且开裆裤里什么也不穿,为的就是让皇帝随时临幸。省得脱裤子了。

新浪微博与当今互联网流行的微博理念只有一个共同点:140字限制。

日本艺妓卖艺不卖身,但一般都会找个“主人”。但开始需要复杂的性生活仪式,放三个鸡蛋,主人吃下蛋黄、把蛋清抹在艺妓双腿间。直至一周后,艺妓精神疲劳,于是好事就干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