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怀念饭否

昨天收到新浪微博的邀请码,就去注册体验了一把。关于新浪微博,以前也看到一些测试用户的感受。界面和新浪操行一样,还是那么繁琐,没有饭否简洁、朴素。这点先不论,新浪微博注定(至少目前是这样)是鸡肋。在我的感受里面,同饭否比,新浪微博存在两个明显的遗憾:1.里面的人没有饭否里的人好玩、有趣。2.敏感词过滤地厉害。

我还是怀念饭否。

究竟谁在祸害2.0网站?——替阿丁一辩

    
刚刚在阿丁的牛博上看到一篇文章,说是一个人(我姑且把他称作A君)讲了一个故事:当年日军将一个村子的人围起来,想找出其中的八路,村民说出则罢,不说
就每隔一小时杀一个人,直到全村人都杀死,没有人站出来,结果倒下了一个又一个村民,日军无奈收手,共产党员保住了,党员说,谢谢你们的牺牲,在日军铁蹄下,不自由毋宁死。

    
然后A君话锋一转,说出了讲这个故事的用意:“我这个故事说的是那些祸害无数2.0网站倒闭,以及许多优秀互联网服务被封的自由主义青年的。”

    
这让我想起了以前我码的一篇文字,是说文人弱智行为面面观的。在我看来。A君就犯了我所说的弱智行为的一种:非法比喻。

    
既然爱摆故事来说道理,那老撒也讲个故事:有个女孩子很爱美,夏天天热,就穿了迷你裙。结果,由于其窈窕的身段、加上迷你裙的衬托,使黑暗里的一个歹徒按捺不住了,跑过来把这个女孩给强奸了。此时,A君在场,看着逍遥而去的歹徒的背影,转而骂起女孩来:谁让你长得那么漂亮,谁让你穿的迷你裙!你看,被强奸了吧!

    
我这个故事的寓意是,那些2.0网站就是这个好看的女孩,而迷你裙就是A君所谓的“自由主义青年”。

    
面对残暴的日军,面对凶恶的歹徒,A君想到的不是痛恨和指责,反而把批评的枪口瞄准了青年和姑娘的迷你裙。——这就是A君的混蛋逻辑。鲁迅说,在中国不乏这样的人,他们抽刀向弱者。——这是标准的奴才的好胚子。

再见,村姑们

   
人类的聚集产生了城市,但发展到今天,我觉得城市——尤其是中国的城市——已经不适合人类居住。所以,我不明白为什么一帮傻逼削尖了脑袋都要往大城市里挤。在中国,也只有小城市和乡村适合居住。

   
但由于工作的原因,不久我就要离开这个村庄,去城市了。这将意味着我得呼吸汽车尾气、遭受噪声干扰、晚上还看不到星星;也意味着我将离开青山、白云、蓝天、泉水。

   
犹记得雨后放晴,万山一碧如洗,我和同事冒着遇到毒蛇的危险登山、望远,纵情呼啸;犹记得春末和二三姑娘登山采杨梅、吃野果;犹记得在江水里畅游、嬉戏;犹记得晚饭后在山脚散步,听泉水叮咚,夜色似水……然而这一切,都将暂别。

   
“聚散也有天注定,不怨天不怨命,但求有山水共作证。”
    I will be
back!

对于可溶性比基尼的不实报导

前段时间出现的那个“可溶性”比基尼,经过不少网站的报导,其实是错误的。事实是,并不是比基尼溶解了,而是……

视频地址:

http://www.clint.be/bikinis-uncensored

没有看到这个视频之前,你也许以为所谓可溶性比基尼是糖衣做的,见水即溶。其实呢,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看看就明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