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民之口不如牵着民走

   
杭州飙车一事无关仇富!

   
最近有一耐人寻味的现象:关于杭州飙车撞死行人一事,先是媒体被禁声,不准报道,原先各大网站报道过的,也蒸发不见,但这两天,好像解禁了,据说连世界最大的太监媒体也弄了个专题(?)。幼稚天真的屁民以为某某“有进步”,但观其报道的内容,却能看出其背后的伎俩来。

   
事件是被报道了,各大媒体、网站的言论导向却大谈“仇富心理”、“富二代”。——明显有大批的“五毛党”充斥这里面。在我看来,杭州飙车致死行人一事,无关“仇富”,我觉得更应该关心探讨的不是肇事者,而是一些吃皇粮的部门:

   
1、为什么事故发生之后,媒体得到了禁令?这起事件,不反某党,不反国家,不反社会,为什么不让报道?2、还有,交警的70码是怎么得来的?无视众多证人的说辞而匆匆定性下结论?3、再有,肇事者去年本该吊销的执照为什么没有被吊销?是不是法律规定如同放屁一样?4、再有,有关部门以前承诺过的一定要严治街头飙车为什么没有兑现,尸位素餐就是这个意思吧?5、最后,究竟是谁在搞定这一切,他凭什么能搞定?——我们不光需要一个真相,还应该看到我们的体制有多么的“中国特色”!

   
这么些年,阿共巧舌如簧、善于造势,历来在宣传、舆论控制上没有输过,但今天遇上网络时代,也是“老革命遇上新问题”,一时封杀不了“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误导不明真相群众的言论。这次网民的闹腾也给“有关部门”一些压力吧,于是无奈只有报道,但,报道是报道的,导向一定不能“导”错,于是一些五毛党的任务,就是一定要把舆论导向引到“仇富心理”来,转移视线。

   
在网络时代,阿共还是有进步的,因为它终于明白: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但洪水太大防不住的时候,就要放点水,放入他们划好的沟沟坎坎里。

Advertisements

《防民之口不如牵着民走》有2个想法

  1. 人世间有公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他们自己就可以处理了,不要添乱了。

  2. 唐诗新述     飞殇(2009-05-11 08:33:21)标签:文化 原创 诗词 杂谈 飞殇   分类:唐诗新述 飙骑红遍天堂伞,卓越人间斑马鞍。春夏满地蝼蚁命,秋冬一样炎凉天。富贵有力可过关,贫贱无奈值几钱。欲寻悲路高阁外,息传飞殇沉默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