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撒大版···学而篇(1)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撒大读
   
学:学说、主张;时:时代;习:实践;朋:志同道合或曰臭味相投的人;知:智慧,聪明;愠:生气、发火。
   
孔老师说:“自己的学说能被时代采用,用来指导实践,那是很令人兴奋的啊。有志同道合的人大老远的来看我,那是很令我高兴的啊。人家虽然是傻逼,但是你不生他的气,能达到这种境界也算是君子了。

撒大记
  
孔老师在论语的开篇就两次谈到了“乐”,一次谈到了“君子”,可见孔老师是提倡“快乐”与“君子”的生活方式。
   
人生一世,草生一秋。生年不满百,
终归短暂,在这短暂的一生中,自己的学说、主张能被社会、时代采用,那是第一位的快乐。即便不能被时代采用,而有二三志同道合的人,也就够了。再退一步,
即便没有志同道合的人,满大街都是愚昧傻逼的人,而你自己的心态能做到平和,也可算作君子了。
  从这句话中,可以看出孔老师是热衷自己的学说被实践的人,孔老师不是空头理论家,他要的不是纸上的社会,而是实实在在的实践中的社会。自己的学说能影响社会,是第一快乐。但人生总免不了不如意,如果不被人所知,但有几个志同道合的人,也是一种对自己的安慰。退一万步,即便人人都不理解你,给你翻白眼,但你能做到坚持自己,不发火,不怨天尤人,能做到这点的,也是君子了。

====
论语撒大版…序

接了个电话。惹火了。我脾气暴躁。

你都不知道我在做什么。

为什么上个网还要那么累,还要写有深度、有内涵的东西?

我他妈又不是作家,我还没有堕落到那个份上。

又不靠卖字为生。

我从来没有指责任何人说“你该在网上怎样怎样”,我也不希望你对我这样。

我觉得大家工作学习一天了,花几分钟上上网,娱乐娱乐,无可厚非。

娱乐与休息,这是公民的权利

你有什么权利剥夺我的权利?

我知道你好心。但我不想你对我指手画脚

实际上你根本就不知道我在做什么

你根本不晓得这背后的意义

你以为只是表面文字啊?

我有那么无聊吗?!

你不琢磨个四五遍你别想看懂,

虽然字面意思很好懂。

当然这不怪你

这方面我也从来没有怪过你。

你时间紧任务重。

不是我变了,也不是我不像以前“有才华”了。

只是我没有为之罢了。

我没大块的时间好好思考、写东西。

所以就顺手码字。

比较挑衅的说法就是你也只配看这么无聊的。

对于你的生气,恨铁不成钢的心情我理解。

可我他妈从来没想过成钢。

我又不傻逼。花时间构思文章。

有那样的时间我还不如学学专业技术,或者看看别的书呢。

我没有收任何人的一分钱,

我有什么义务给你提供好文章啊?

你订阅吗?你要是花钱订阅我可以天天给你写有深度、有水准的文章。

保证你觉得我倍儿像思想家。

可惜你不花钱,可惜我也不靠卖字为生。

我该收拾屋子了。最后说句吧:

你不该这样说我。

我觉得人与人之间应该是平等的。

这是无可置辩的。任何强加在其上的,那就休怪我发火。

给我提意见是好的,

但从你的语气,我只感到了盛气凌人。

凭什么?

不过说一千道一万,最后真诚的说:谢谢你的好意。但是你真的不懂我。

论语撒大版@序

   
《论语》无疑是中国的代表书籍,可以说是读者最多的一本书,尤其是在古代。但不幸的是,由于它太有名,所以遭到了过度的诠释和注解,每每看到各种版本的《论语》对孔丘老师的言论有意或无意的曲解、误读,心里就很不舒服。在我看来,孔老师其实是很性情、幽默、有意思的一个人,也像我一样好色好吃,也很爱发脾气、牢骚,急了还用柺杖打学生,也不免一些可爱的迂腐……总之,孔老师并不是后人附会上的“圣”。

   
我读的《论语》的版本比较多,不论是被古人奉为圭臬的朱熹,还是后来的刘宝楠,以及康有为、程树德,抑或今人杨伯峻、钱穆、李泽厚等,名家版本都有所涉猎。但越看越替孔老师着急。我觉得遭遇他们是孔丘老师最大的不幸。

   
我看了不少的古书,所以只能做个两条腿的书橱。趁着现在没有女人骚扰我,我想今后断断续续地做一点工作,即,还原孔老师本来的面目——至少是我给他老人家定义的面目。当然,孔老师离开我们已经两千多年了,我自然不敢说我的就是正解。事实上孔老师真正的面目已经不可知,但既然PS孔老师的人那么多,我为什么不能PS一次呢。

   
孔老师,你永远活在额们滴心中。
    是为序。

===================友情提示分割线=================

   
1.千万不要认真滴看上文。不要相信我将翻译《论语》的承诺,这只是我心血来潮随便说说。况且先哲云,男人的承诺、女人的高潮、明天的天气预报,为世界三大不可信。

   
2.拒绝鲜花,欢迎板砖。恶意的、善意的批评我都接受,人身攻击也可以。对于我对《论语》的见解,欢迎对我拍板砖——你不拍死我,我就拍死你。好自为之吧。

废除汉字——功在当今,利在千秋

    
汉字不是作为一种符号、一种代码来影响人的思维方式的,而是通过文化。任何语言文字到最后都会变成一种文化,而不简单是交流、表达之用了。

    
文化是一种可怕的东西,它在你不知不觉中就把你塑造了。众所周知,儒教在中国的文化中占着绝对老大哥的地位,但儒教在我看来是一种很垃圾的教,它教人明贵贱、分
等级,与自由、民主的思想格格不入。先哲云“文化乃制度之母”,明白来说就是有什么样的文化就有什么样的体制。所以,尽管中国曾一度在科技、经济上领先于
世界,有这么好的基础,但最后无好的体制,还是变成了今天的这个模样,落后于世界。这些都是拜中国的儒教文化所赐。
    
汉字在两千年的儒教的浸淫中,
有了它文化层面上的内涵,也慢慢地改变了国人的思维方式,从此,汉字对于华夏族来说变成了一个灾难——这不是耸人听闻。汉字在逻辑与论证上面根本毫无长处
可言,严格来说,中国没有哲学,没有逻辑学。因此华夏族变成了一个愚笨、混日子的民族。曾经勃野的华夏族变得麻木、不求准确,差不多马马虎虎就行。人也就
日渐驯服,成为羔羊,苟活于世间,任强权恶势宰割,只求出现青天大老爷来“为草民作主啊”。
    
要想从根本上改变人的意识、思维,呼吸新鲜的思想,求自由、民主,同世界接轨,则非废除汉字不可。汉字一废,靠其维持的文化也就断根了,才能彻底地与儒教清算,九十多年前的鲁迅等人,提倡废除汉字,高呼“汉字不灭,中国必亡”,其远见非当今小辈所及。

    
当然,废除汉字真正实施起来很难,最大的困难在于人性是安于习惯的。比如,现在我们敲字用的键盘,当初是为降低敲键速度而设置字母排列顺序的,因为当时的科技还不行,打字速度快容易造成卡纸。好多年后,卡纸问题早已得到解决,也出现了打字速度更快的键盘设计,但我们今天用的仍然是那款很愚蠢的键盘,习惯的力量多么可怕。

    
有人说废除汉字会带来很大的危害。简直是笑话,试问能带来什么危害呢?无非以后的人看不懂古书,欣赏不了唐诗宋词,少了几篇好看的文章。但我们得到的,是一种崭新的文化,是一种崭新的思维视角。中华的文化几千年了,也该进坟墓休息了。

相关阅读:点这里

==========================================旧帖分割线=======================================

以下文字是九十多年前周树人发在《新青年》上的帖子,如今读来仍是振聋发聩。

    现在许多人有大恐惧;我也有大恐惧。

  许多人所怕的,是“中国人”这名目要消灭;我所怕的,是中国人要从“世界
人”中挤出。

  我以为“中国人”这名目,决不会消灭;只要人种还在,总是中国人。譬如埃
及犹太人,无论他们还有“国粹”没有,现在总叫他埃及犹太人,未尝改了
称呼。可见保存名目,全不必劳力费心。

  但是想在现今的世界上,协同生长,挣一地位,即须有相当的进步的智识,道
德,品格,思想,才能够站得住脚:这事极须劳力费心。而“国粹”多的国民,尤
为劳力费心,因为他的“粹”太多。粹太多,便太特别。太特别,便难与种种人协
同生长,挣得地位。

  有人说:“我们要特别生长;不然,何以为中国人!”

  于是乎要从“世界人”中挤出。

  于是乎中国人失了世界,却暂时仍要在这世界上住!——这便是我的大恐惧。

*******************************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一八年十一月十五日《新青年》第五卷第五号,署
名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