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练筋骨皮 内练一口气

    在所谓的中国书里面,文体我喜欢的是赋和笔记。诗词背的少,谈不上修养。不过自从听不少人说方文山的歌词能看出很深的古典诗词修养时,我就乐了,对我的诗词修养也有信心起来,哈,原来那么多人不如我。

    方文山的那些所谓中国风的歌词除了《东风破》有点意味外,其他的没有什么意境。大谈他如何厉害的人,大概诗词根本没入门,没有资格谈。他们所谓的“厉害”,只是觉得方的歌词别具一格罢了。也难怪,现在不少人对中国古典文化很文盲,属于被肯德基喂养的一类,我们的许多歌词也很文盲,所以,见了个高中生的作文,就以为是教授的论文了。

    方文山的许多歌词,只是得了个古典诗词的皮毛。外有筋骨皮,内没一口气。这没上来的一口气,就是诗词里讲究的灵气。方的许多“意境”,大都是沿袭古人的意境,自己并无多少创新,沿着这个路子走,即便走到极致,达到欲仙欲死的珠穆朗玛峰,那也只是柳永第二、苏东坡第二。

    我看了方的歌词,觉得他是举轻若重的。说点相关的话,写东西若不能信手拈来,就没必要再写了。我写东西,很多句子往上窜,压都压不住,只恨我的打字速度慢。我能享受对方块字随意拈来的快感,这种快感比喝了奶粉,憋了好久,哗地一泡尿出很多结石还要强烈。看了方的一些歌词,我可以想象在一盏台灯下,他费力搜索着他的大脑储备,检索着诗山词海,好不容易凑出了几个句子。这种状态下出来的东西,缺的就是随意、缺的就是灵气。厚重有余而轻灵不足。

    比起当下流行歌曲的其他歌词,方词算是上乘,但若非要较真古典诗词,方只是一个很二的人,二的意思就是没有创新,只是沿袭。

    码字到这里,一定有人认为我是过过嘴瘾,批批方文山。不是。这只是一部分。咱不能学鲁迅老爷子,只是批判,鲜有建设。下面就谈歌词里不愿做二的一个人。向大家推荐他,他就是后弦。对,以前我贴过他的《昆明湖》歌词。之所以拿他和方文山放在一块,是因为他和方的歌词里都有“中国风”元素。但我觉得,他比方文山强多了。比起举轻若重,后弦的歌词举重若轻得多,信手拈来,随意组合,但能创造出一个纯真美好的意境。句子里面洋溢的是年轻,是朝气,是轻松活泼。这也是我喜爱的一点,不刻板沉滞。

    值得一提的是,方文山是作词,谱曲的是周杰伦,方能否了然周曲想要表达的感情,周能否懂得方词想要传达的情绪?再怎么心有灵犀,这点做到都是很难的吧?相比较后弦的自己作词自己谱曲,在契合上,方周都要不如。这点也可看出后弦够牛,丫既当爹又当妈。生物学上的“雌雄同体”就是这个意思吧。

    严格说来,后弦和方文山并不是一路,因为后弦入歌词的词语、句子、意象更丰富,里面有外国人,有数学物理名词,有时尚元素等等。所以,若说方文山是“中国风”,那么后弦是“改革开放三十年的中国风”(列位看官,这就叫“植入式”广告。本文作者借此纪念****三十年);若说后弦是“中国风”,那么方文山就是“老掉牙的中国风”。所以,具体怎么说,你拿捏吧。

    后弦的不少歌都在讲故事,或在描述生活。一首短短的歌词,完全可以想象,当成诗化的故事、生活来看。比如《西厢》《昆明湖》《过桥》《逃学书童》等。而他的意境更加感人,比如《过桥》《笔墨伺候》《唐宋元明清》等。这些歌都有一种情愫在里面,或幽默调皮,或惆怅伤感,或勾起人泛了黄的回忆。更可贵的是,后弦的歌词有时空穿梭,他能把历史、传说、现实和幻想结合起来,而又不显得生硬、做作。比如,《过桥》是个很好的例子。这点使我想起了在我心目中浩气长存、已故伟大武术家王小波先生。他的“唐人故事系列”和《红拂夜奔》就有这种味道。后弦就是音乐界的王小波。

    最后再啰嗦一句,看后弦的歌词要有点知识,别成天不是麦当娜就是麦当劳。这要精通中国古典文化、历史学、民间传说,物理定律、国外文化,因为这些都被他入了歌词。咳,我还是打住吧,大不了一首歌,没我说得那么吓人。甭信我。到这里我发现我不光爱挑刺批人,夸起人来也不吝肉麻过誉之辞。所谓三鹿白菜,各有所爱,我说后弦那么好也许只是我对他的偏爱。但霸道点说,因为我喜欢,所以希望你们也喜欢。

Advertisements

《外练筋骨皮 内练一口气》有18个想法

  1. 后弦的曲太单薄了,听多了会腻,而且作词略显拼凑,说了好多东西,又好像什么都没说,不过他的昆明湖很不错,但我也疑心这是由于昆明湖这个传说本身就很不错的缘故,比如东风破,其实根本就是苏轼的功劳,但周杰伦曲子谱的很好…

  2. 博主说方文山厚重有余而轻灵不足  我赞同 但我和楼上看法恰恰相反 我认为后强过周却正是在曲子上面 和周相比 后弦曲风更纯正 比较清新 而周的只是技巧上更成熟些而已 最后 楼上说东风破是苏轼的功劳 什么意思 记错了吧 

  3. 后在作曲上强过周,我不敢认同,就我所听过的后的歌而言,还没有一首可以成为经典而流传的,但是若干年后,周的东风破一定是经典,因为他在曲子里表达的情素很能引人共鸣.比如罗大佑的追梦人一般.顺便说一句,我不喜欢周,对他的其他歌也都几乎不喜欢,但对东风破很是偏爱,至于后的曲子翻来覆去就是那个调,不单薄吗?我没说过方的词写的好,也没说周的曲子谱的好,你看青花瓷发如雪无论哪方面,曲子或者歌词都属一般…附:这是网上搜索来的东风破 苏轼 一盏离愁 孤单窗前自鬓头 奄奄门后 人未走 月圆寂寞 旧地重游 夜半清醒泪 烛火空留 一壶漂泊浪迹天涯难入喉 君去后 酒暖思谁瘦 水向东流 三春如梦向谁偷 花开却错 谁家琵琶东风破 岁月流离 不解时候 仍记总角幼 琴幽幽 人幽幽 琵琶一曲东风破 枫染红尘谁看透 篱笆古道曾走 荒烟漫草年头 分飞后 

  4. 那么多有价值的评论。这里本想只谈些方与后的歌词,既然扯到周杰伦,就说说曲子,我个人认为,后的曲子在技术上不如周,但是后的曲子相较周来说,更清爽、清新些,感觉周的曲子有些太嘈杂了。至于风子说的后曲都是那个调,呵呵,没有吧?听听后的曲子,怎么能说是一个调呢?另外,这也和他的作品少有关系,后弦就那么几首歌。所以你觉得单薄了。PS:风子说的苏轼的东风破,我没见过,我没见过的中国古典的作品,一般都是伪作,这首估计也不例外,看语言风格就能看出来。还有,古代似乎没有“东风破”这个词牌名。

  5. 另:楼上不是毛毛回复,正儿八经的撒大货。。这家伙老冒我名。

  6. 一个鼻孔出气?什么意思?我并不同意你的观点啊。什么“周气势上夺人,周的是大家闺秀,后弦的曲似小家碧玉.”我并不认同。PS回楼上:我指出菜烧得好坏,并不代表我非得当厨师。还有,我没有说方写得不好,只是说写得很“二”。

  7. 开始是好好的讨论争论,最后变成撒娇了.公众场合也不害臊.唉,博主,有这样的博主妇,为你感到悲哀.

  8. 我所说的单薄,我觉得和他的作品多少关系不大,我不懂得乐理,只能说说听后感和观后感(看歌词的感觉),有些人可以一首歌就一个曲风,比如罗大佑的曲风就是多变的.但是就我听过的后的曲子来说,感觉起落很小,不是一路走来然后爬一个坡,几乎从头到尾就是那一个感觉,感觉一直在走平地,只是走得很欢快很轻松而已,好像一个演讲的人一样一直是一个语气,不抑扬顿挫,但是表达思想是不必一定要抑扬顿挫的,把话说清楚就够了,是吧?所以我觉得你所谓”后的曲子怎么是一个调呢?”我觉得应该是你从他的歌词里听出来的,就像一个厉害的听众,即使听了一场平庸演讲者的演讲,也依然能从他的话里感受到”纯语言”带来的情绪和思想.这不能说演讲者演讲水平的高,却恰恰却能看出听众的高.至于东风破,我不敢说一定是苏轼的作品,但我想倚他写词的能力,想弄这样一首婉约,或者并非不能.而且也没看见有人证明是托名的作品..原来想开一文来写由此牵连想到的一点意见 ,比如陈凯歌胡戈鲁迅钱中书等 ,现在一点兴趣也没有了 …我就是这么懒,呵呵…还有他的歌词,本来也有一点意见,想来交流 ,忽然也不想说了…         

  9. 你说方文山是“柳永第二、苏东坡第二。”?实在不敢苟同这么说是因为在方的词里面有苏词和柳词的影子么?那我问你,刘希夷《代悲白头翁》里处处有宋子候《董妖娆》的影子;而曹雪芹《葬花吟》里面又处处可觅《代悲白头翁》得影子有人说刘希夷是“宋子候第二”,曹雪芹是“刘希夷第二”么?

  10. 在所谓的中国书里面,文体我喜欢的是赋和笔记(——这点我同意,但是我更喜欢词曲)。诗词背的少,谈不上修养(——谦虚了,过分的谦虚等于骄傲)。不过自从听不少人说方文山的歌词能看出很深的古典诗词修养时,我就乐了,对我的诗词修养也有信心起来,哈,原来那么多人不如我(——我个人他的歌词也就只能给那个吐字不清的人了,听他的歌跟90后听《大悲咒》一样,没什么区别,并且里面还有很多常识性的错误,与你一样,不敢苟同)。    

  11. 方文山的那些所谓中国风的歌词除了《东风破》有点意味外,其他的没有什么意境(——《东风破》也是大同小可)。大谈他如何厉害的人,大概诗词根本没入门,没有资格谈(——大概小学没毕业)。他们所谓的“厉害”,只是觉得方的歌词别具一格罢了(——盲目的追星,估计他哪天把内裤穿外面,你一定会跟他一起飞)。也难怪,现在不少人对中国古典文化很文盲,属于被肯德基喂养的一类,我们的许多歌词也很文盲,所以,见了个高中生的作文(——在90后中,应该是个与非主流有代沟的才能写的出来),就以为是教授的论文了。    方文山的许多歌词,只是得了个古典诗词的皮毛。外有筋骨皮,内没一口气(——不苟同你的说法,确切的说他最多有一张道貌岸然的“皮”)。这没上来的一口气,就是诗词里讲究的灵气。方的许多“意境”,大都是沿袭古人的意境,自己并无多少创新,沿着这个路子走,即便走到极致,达到欲仙欲死的珠穆朗玛峰,那也只是柳永第二、苏东坡第二(——他既没有婉约派的俊秀,也没有豪放派的磅礴,何来“第二”之称,不敢苟同“大师”的看法,为汝为之惋惜)。    我看了方的歌词,觉得他是举轻若重的。说点相关的话,写东西若不能信手拈来,就没必要再写了。我写东西,很多句子往上窜,压都压不住,只恨我的打字速度慢(——很是精彩,打死我也是冒不出这么壮美的豪言)。我能享受对方块字随意拈来的快感,这种快感比喝了奶粉,憋了好久,哗地一泡尿出很多结石还要强烈。看了方的一些歌词,我可以想象在一盏台灯下,他费力搜索着他的大脑储备,检索着诗山词海,好不容易凑出了几个句子。这种状态下出来的东西,缺的就是随意、缺的就是灵气。厚重有余而轻灵不足(——他该跟你一样,养一头产三聚氰胺的奶牛)。    比起当下流行歌曲的其他歌词,方词算是上乘(——只是另类而已,并没有深入,只会教坏小朋友),但若非要较真古典诗词,方只是一个很二的人,二的意思就是没有创新,只是沿袭。        值得一提的是,方文山是作词,谱曲的是周杰伦,方能否了然周曲想要表达的感情,周能否懂得方词想要传达的情绪?(——好一个惺惺相惜)再怎么心有灵犀,这点做到都是很难的吧?       

  12. 回复z:说实在的,大半夜才看到你的评论,能回上你几句实在是我太赏脸了.其实我想说明的就一点:这不是人民大会堂公众场合,这只是私人博客,你闯入私人地盘吣了两句,你不害臊倒替我悲哀了.我在这里替你也悲上一哀.除此之外也没什么可说的.你本身就一荒谬,对荒谬回复只会更荒谬.但不管怎样还是要恭贺你:你不是不怀好意吗?祝贺你成功了.

  13. 现在的歌词已经完全进入到意识形态流了,很多不知所云的句子拼凑在一起,年轻人也喜欢的紧。如果一眼读懂了的,他们认为俗。

  14. 说的好,大概爱周杰伦的都是中学生,爱方文山的就不怎么样了。我对方文山的看法和你差不多,起先也只认为《东风破》一首是好词,是有点精神的。最近我在网上发现《东风破》是由苏轼的同名词该的,实际是把苏轼的《东风破》该成押韵的白话。所以看方的歌词不能算《东风破》一词。方文山的古文功底实在与一个用心读了一些古诗词的学生差不多,所以网上有许多人要挑战方文山。虽然许多写的很幼稚,但方的词能轻易被挑战,其质量可见一斑。所谓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就是这样的。我不禁想到台湾是否已成文化沙漠了?还有这网上的肤浅分子实在已成气候,想找一个有点文学基本功的反倒成了难是,所以应者寥寥,反驳者全无基本概念和见识,而又头头是道。世无英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