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叫冲击力

 

我若想要热血,我若想要激情,我就把他来选

《新长征路上的摇滚》专辑,一遍遍。

每次都泪流满面

 

涤荡

他给我的感觉,就像唐伯虎《禀夫人~》带给华府的感觉一样。

 

他的视角与其他歌手的视角都不同

若问缘故

那是其他歌手的水银柱无法达到的高度。

 

Advertisements

劳心者食于人,劳力者死于人

    觉得过了好长的日子,其实只有十天。因为在这十天干了在十天时间里貌似不能完成的活,所以觉得漫长了。一兄弟项目要整理竣工资料,把我“借”去了十天,晚上也加班,疲且惫矣。

    前几天工程界发生了特大新闻,杭州地铁施工时塌方了,死了不少人,到现在还失踪了十几个。据说许多专家聚集论证事故发生的原因,我觉得根本原因是很简单的,干工程的人都知道,杭州一带的地质情况在开挖深基坑时,极易造成塌方。按说这不是多么深的学问,但中铁四局那帮人明知极易塌方,可还是塌方了,唯一的解释就是技术人员存在“侥幸”心理。许多干工程的人都有这种心理。结果这侥幸成了不幸,四局变成了死局。

    不过话说回来,工程出现事故是很正常的,申报给业主,甚至还可以领到一笔巨款。关键是事故可以发生,但别死那么多人,而且又是在一省会城市,这可不像那“天高皇帝远”的山村小煤窑,死了人拿钱“摆平”就没人知道。

我为什么写《我为什么说宋祖德是真理的维护者》。

    有人对我的文字就爱“不三不四”——即不仔细看三遍、再不仔细琢磨四遍——所以就爱误会,以为我为宋祖德大师说话,其实我没鼓吹宋祖德大师的意思。我针对的是一个普遍现象,“死者为大”、对过世的人评价太过肉麻。

 

    要写字评判是宋祖德大师还是广电总局有错,那是新闻评论员干的。真正的好文章是能以小见大,或者从这个事展开发挥到别的地方。——鲁迅同学的很多杂文之所以好看,就是因为没有拘束于具体的事,比如鲁迅同学能从换银元时少换给他几块,想到中国历史可以分为两个时代(想做奴隶而不得;暂时坐稳奴隶),这就叫大能耐!他若是只想到国家经济凋敝、少了他几块银元,那他就不是鲁迅同学了。

 

    能不能从具体的一件事情,想到普遍的现象、普遍的大众思维方式,从而上升到对国民的“性”问题进行评判,是区分评论员和评论家(杂文家)的标准。无疑,鲁迅同学、小峰同学、我都已经成“家”了。

 
    说到小峰同学,顺手牵羊,转一篇小峰同学的文字。他从广电总局PK宋大师事件看到了“官权意识”。这也叫能耐。

************************************************************
 
    广电总急的一位司长在公开场合批评我们喜闻乐见的祖德大师,说祖德大师是害群之马,要把他清除出什么队伍。对于这样的炒作时机,祖德怎能错过。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盗林志玲之势把律师函发给了那位说话不负责任的任谦司长。公众认为祖德大师诽谤了谢晋,祖德认为任谦诽谤了祖德,究竟谁诽了谁?我认为,不会有一个明确结果。 

    我关心的是,作为一个政府官员,任谦的话是值得很多人警惕的。虽然这是个很小的事情,虽然跟一些娱乐圈八卦有点牵扯,显得有点低级,但事情的实质恰恰显示了另外一个问题:官员们至今还残存那种有了权力就可以胡说八道胡作非为的思维方式。 

 

    试想,如果是一个警察这么想这么做,大概就会出现一个冤狱。任谦只是站在那里说了几句,影响和后果不至于变成杨+那样的悲剧,祖德也不会拎着一把菜刀杀进广电总急。因此,我们大可把任祖之争停留在八卦层面上。可在我看来,任司长的一番话和警察手里的暴力工具没什么区别,他不过是想用另一种方式“弄死”一个人。 

 

    像任谦这样的人在政府部门比比皆是,有了一点权力认为就可以滥杀无辜。其实有很多政府部门在行使自己的权力方面已经越来越清晰了,目前最不清晰的一个是公安部门,一个是广电总急。前者我就不说了,都是明摆着的。后者一直以来就是飞扬跋扈的,因为没有真正的监督机制,他们也就从来没有这种意识。结果被人见不一定人爱的祖德大师揪住了小鸡鸡。这件事,要么任谦是祖德大师的托儿,帮祖德炒作一下;要么就是极权体制下培养出的一个合格的领导。 

 

    广电总急的领导有这种意识很正常,他们在某一个领域有绝对权力,尤其是管理的都是一些乖顺的导演,想怎么修理人家就怎么修理,在这种衙门呆时间长了,都觉得可以处理国际金融危机。所以,一张嘴就暴露了一贯的“暴力”权力意识。“不听话就弄死你”是广电总急领导们的看家本领。 

    这件事可怕的倒不是谢晋大师尸骨未寒就被祖德八卦,真正可怕的是那个任谦和他代表的某种思维定势。你可以批评祖德大师胡说八道,但不以为你可以滥用权力,动不动就要封杀人家。倒也是,广电总急除了封杀现在还没学会别的。 

   
你本来只穿上了一件背心,却总以为自己隆了胸。嗯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