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说宋祖德是真理的维护者。

    宋祖德在错误的时间,发表了一篇令人不辨真假的文章。

    最近,宋大嘴又成焦点了。炒作大王,名副其实。对刚过世的谢晋导演口出“不敬之言”,广电总局见舆论一边倒,即打倒宋祖德,于是卖了个乖,封宋祖德为“害群之马”。

    谢晋的电影,除了《牧马人》,我没看过别的,对其成就无评论的权利。但见最近电视谈话节目做了一期又一期、网络上的纪念一拨又一拨,缅怀啊缅怀啊……看来所谓“人死为大”,大概不错的。

    这次宋大嘴得了个“害群之马”的帽子,一定很高兴。但我觉得他不是“马”,他是属“猪”的。——只要你来,就抱着你在地上大家都滚一身泥。不怕你骂,就怕你不理,是他的性格,也是他令人崇拜的人格魅力。

    “错误的时间”,是因为现在大家都对谢导感慨唏嘘的时候,你偏口出“不敬之言”,不是找茬嘛。我为什么说他是真理的维护者呢?因为真理是“人无完人”,没有完美的人,但既然大家都高唱赞歌,那就得有个人来平衡一下。这个人就是宋祖德。

Advertisements

恋曲1990

    有人从我的文字中读出了流氓,有人读出了戏谑。也有人告诉我,读出了苍凉。其实读出什么对我来讲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对你来讲它有味道,比你端着一杯无色无味的淡白开强。好久没有群聊了,昨天就和红楼球球群网民乱侃了好久。我不行,他们一帮人动不动引经据典,满口锦绣。我只能谈了下谁都会谈的那些过了时的流行音乐。

 

    其实,我觉得谈流行乐不能绕开罗大佑,当然,这和我偏爱他有关系,也就是说我出于私心。但罗大佑的确是个很有才气的音乐人。这样说吧,如果我是导演,想要表现南方的九十年代那种背景,我会让一家酒吧里播放《恋曲1990》,以暗示那个年代。就像我如果想表现这是2008年,会让一家庭的电视里播放《北京欢迎你丫》。罗大佑的影响力就是那么大。

    罗的“恋曲系列”有恋曲80,恋曲90,恋曲2000,时间跨度20年,但最有影响力的还是90,称得上是他的代表作。歌词很不错。我觉得学写诗歌人都应该看看歌词,而这首就不应错过。曲调是很简单的,有人说嫌得重复,我说这正是它的妙处,一唱三叹,你看《诗经》,从来就是“不厌其烦”地重复。

    当然,不得不承认的是,罗大佑的嗓子不是很好。你多听听他其他的歌,就会有这样的感受。——不过从《恋曲90》上并不能听出来。这首歌还被一个叫张惠妹的翻唱过,很好听,轻快、明丽,但也少了罗大佑原唱的感伤、低沉、动感情。所以,哪个更好,还要看你的口味,所谓“三鹿、白菜,各有所爱”。

毛伟人曰得好:“与人斗其乐无穷”。

   
这边群众工作不好做。而且我感觉这边的人没有我们山东那块的人豪爽,答应你的事情不会反悔,这边的民众不这样,往往是说好了价钱,答应不阻碍施工,可没过一天却又来了,要求再次补偿。——毕竟国家上级的钱,不要白不要。

   
哪里有反抗,哪里就有压迫。那句名言倒着推也是没错的。下级的政府不作为,上级拨款,没有足额发到群众手里。令我们很为难。前几天因为政策处理的事情我差点没有被一女人咬破手。而我一同事未能幸免,还打了狂犬疫苗。呵呵,想起来真搞笑。

 

   
一部工程完成史,就是一部吵架、打架史。群众不是几十年前的群众,党也不是几十年前的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