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2008年09月15日]

   
昨天是中秋节,晚上下着小雨,但月亮竟出来了。月光很柔和,没有被阴云遮盖,不愧是中秋节。我平时有望夜空遐想的毛病。维特根斯坦说,追问人生的意义必须在地球之外。而望着夜空想一些问题就有超于地球之上的感觉。
 
   
望着月亮,我想起了一个问题“我从哪里来,欲往哪里去?”。这个问题千百年来不假思索而回答的只有唐三藏一人,他见人(或妖)总是说“贫僧从东土大唐而来,欲往西天拜佛求经”。这说明他不爱想一些形而上的问题,但也说明他很坚定,顾虑很少——我就是去西天取经的,别无他念。
 
   
除了唐三藏之外,很多人,很多爱思考的人,都被这个问题困惑。清朝的顺治皇帝是一个有慧根的人,也爱胡思乱想,他作诗道“未曾生我谁是我?生我之时我是谁?”
 
   
其实,“从哪里来”不重要,或者说不由你做主。每个生灵来到这个地球都是极其偶然的。想想,宇宙那么大,而我偏偏选在了地球,偏偏选择了成为“人”,偏偏选在了这个地方,偏偏现在在打字。这个时候我为什么出现在这个小屋里,还在打字?你不觉得神秘吗?如果做割裂开的思考,你就会同意古人的一个观点,“浮生若梦”,很多东西思考起来都会变得恍惚,宛若梦境。
 
   
记得小时候的一个夏天,我刚睡醒。和伙伴疯跑之后,我忽然停下来,周围变得像梦境一样。我想我为什么在这里,而不是在其他的地方?记得这个想法困惑了我很多天,我想得脑汁疼,最后也没有得到答案,直到渐渐地遗忘。
 
   
古人的“浮生若梦”还只是“若”,其实浮生本来就是梦,还“若”什么“若”呢?“人的一生都是在做梦,只是梦境有浅有深,最深的这一层,我们称之为现实。”梦醒之时,就是我们的死亡之日。我对人生有悲观的想法,其实一个方面就是人生是走向坟墓的过程,每个人都在走向坟墓,且最后都会到达终点。这样看来,作一个形而下的回答,“从哪里来”不由你做主,“到哪里去”也不由你做主。但人生的迷人之处就在于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到终点。若作一些积极的想法,那就是在这走向坟墓的途中,我们总得做点事——虽然这些事等我们到终点时统统无用。所以,我只想做些我爱做的事,遇到点有趣的事、有趣的人。这样,在我走向坟墓的过程中就不会寂寞,到达终点时也没有什么遗憾。
 
   
我们到最后都会死。走向坟墓的旅途还会有一批一批的人再走。对于“我从哪里来,欲往哪里去?”这样的问题,若不愿作“钟会式”的回答(从来处来,往去处去),那么我们就该思考,明白些道理,至少在进去坟墓之前。
 
 
Advertisements

3 thoughts on “日记 [2008年09月15日]”

  1. 喜欢你这句诗:贫僧从东土大唐而来,欲往西天拜佛求经我曾沉迷与维特根斯坦的文字符号游戏.现在越来越少的人能感知文字符号游戏的快乐了.你应该还算其中一个.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