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包奶粉给党喝

    我总是事后爱出来说上几句的,比如这次有问题奶粉的广告代言事件。很多网友对那些明星太愤怒,有人还到了咬牙切齿的地步。恨不得让她们天天喝奶粉。我觉得要喝也得党先喝。邓婕、倪萍等代言三鹿是合法的,符合法律程序,况且一晃都几年的事情了,当时的奶粉并没有问题,并不是虚假、误导消费者的广告。有的自己也在饮用。对于会长石头的奶粉,她们只能表示遗憾,但她们自己没有违法,更无须退回广告代言费。如今的奶粉质量,连质检总局都不能保证的事情,一个明星又怎能保证?

 

    中国人爱做“抓小放大”的事情,我们更应该问责的,是生厂商、是质检部门。所以,把你们的愤怒投向质检部门,冲包奶粉给党喝。 

谁在用键盘弹奏一曲破伤风

   
一般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码码字,一个个的方块字就从我的指尖滑落。码字如今已成了我存在的一个状态,我不能不码下去,但我自己也不知到底在码些什么,大概是乱弹一气吧。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谁想看谁看吧,看不懂就算了。但声明,“此地无银三百两”,所以,上网想对自己经济有什么益处的人,您就甭来了,免得耽搁您的赚钱时间。但我的文字访客你也不可直白了看,你得琢磨,哪有匆匆扫一遍就有收获的便宜事儿呢!——但“此地无银三百两”嘛,有些话你还不能听我正着说。所以你也甭太琢磨。嗯哼,怎么听着有点“循环绕”的意思。

 

    前几天一上网就看到韩寒的博客点击率超过了徐静蕾,而且恰好还是在他的生日那一天,媒体竟纷纷拿这当成噱头来报导。其实,韩寒的点击量超过徐静蕾是早晚的事情,因为韩寒有明星效应,又有好看的文笔,一些事情也能谈出点看法,后两者是老徐不具备的。

    韩寒的文字我是挺喜欢的,犀利、含蓄,而且他也是玩文字游戏的高手。但我纳闷为什么韩寒稍一出现总能引起轰动效应?我觉得韩寒不过是发表自己的看法,而且他的很多看法很正确(在我看来),一点也不荒唐,没有奇谈怪论,怎么就有那么多的娱乐价值呢?这真是一个过度娱乐的时代,或者是网络多脑残?所以才把正常的看法当成“洪水猛兽”?总之,我觉得什么时候大家不关注韩寒了,把韩寒的意见、看法当成正常的了,中国社会才正常。我觉得现在中国有很多脑残,有大脑但不会自己独立思考。

 

    这两天天气依然热,不愧是南方,总有和北方不同的特色。秋分了,雨下了,可天儿还是倍儿热。老天爷偏要和网络唱反调,“一场(余)秋雨偏不一场(韩)寒”。

去往论坛浏览此文章,参与讨论

桃花源记

 

   
前几天在中央六套上面偶尔看到这部动画片,看到的时候已经是结尾了,但还是被吸引了,就想着来网上看。的确,这部动画片很好,陶渊明美丽的文字,寓意深刻的故事,再加上3D的动画效果、皮影的中国元素,真的是令我赞叹。不得不提的是,它的画面太美了,活是动起来的山水画,美妙绝伦。无论从背景音乐、画面、故事寓意上,都是不可多得的好作品。

   
大伙一向知道,撒大我轻易不夸人,但这次破格了,所以,看不看由你,错过了别怪我。这是视频链接: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01DV1r53pdY 
无毒无公害,绝不含三聚氰胺,可放心点击。

国庆一定要快乐啊

同志们啊:革命工作苦啊,反应慢的会被玩死,能力差的会被闲死,酒量小的会被灌死,身体差的会被累死,讲话直的会被整死,能干活的会被用死。所以啊同志,人不能太敬业了,董存瑞拿的太稳了,刘胡兰嘴巴太紧了,邱少云趴的太死了,黄继光扑的太准了,张思德跑的太晚了,白求恩会的太多了。教训啊同志,身体是自己的,该吃的吃,该喝的喝,该牵手的牵手,该拥抱的拥抱,钱与物都是身外之物,千万不要浪费宝贵的时间,请多关爱善待自己!提前祝大家国庆快乐。

 

加入QQ群,总能给你不少段子。人人都会说相声。

请韩寒别给作协发糖果

    还真是“一场秋雨一场寒”,前段时间余秋雨老师的老屋要申请“文化保护”,最近韩寒又和一个作协主席掐了几下。其实韩寒这次事件,和以往一样,被媒体给炒作放大了。作协的那个副主席也“老将出马”,可惜没能“老当益壮”,倒被韩后生给取笑了一番。从这事上,我看出了“作协们”火气很大,痰气很浓,但又不敢撕破脸皮发怒,不过这样憋着又着实难受,只好皮里阳秋带有人格侮辱地拐弯骂上几句。

    赵女士后来助阵,不讲事实地说韩寒惯常跟作协要糖果,唉~人混到这份上只能混淆视听以渡难关了,究竟谁给谁发糖果?反正就我而言,不出这事,我不知道那个副主席,也不知道有个成天以为自己手里拿着“糖果”的赵女士。作协里的一些人被韩寒骂是他们的“福气”,这样很多以前不认识他们的人,通过韩寒认识了他们。所以,韩寒的手里才真正有糖果,他砸向谁谁就在网上红一红。那个副主席一看博客点击量升高,还修改了一下博文,把他的广告给链接上去,想着都替他害臊。不过他也是无奈。为了混口饭吃而作出的各种行为我都可以理解。

 

    这里说下我自己的看法,我觉得作协是个怪胎。那是一帮有点酸气的无知的人附庸风雅、互相吹捧的一个圈圈。它除了为当局所驯化外,没有别的意义,不过有人倒乐意这样被“豢养”。其实你有本事可以自己写东西卖,没人来买,对不起,那是你没本事。所以,我也呼吁解散作协。当然,这得由当局主子决定。作协不想“作”也不行。

    顺便说句,刚刚还看了一个链接,是一网民替作协主席回击的,不过那文章很“脑残”,我看着看着倒以为他在用反讽地手法替韩寒说话。明明是想着骂别人的,倒使外人觉得替别人骂自己,文章写到那份上,只好送给那哥们一忠告:你还是沉默比较好。

 
 

去往论坛浏览此文章,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