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安石与苏老大的二三事

    又想说说王安石了,前段时间说王安石和苏轼,是寄托了一些情绪在里面,不免“恶搞”,张冠李戴、移花嫁木。但这次都是有据可查的。估计以下两个轶事不少人也都知道,但我得出的结论你们未必听说过。

 

    王安石喜欢字源学,《宋史》说他晚年著有《字说》,但他的这个字源学不少是凭空想象,不可避免地穿凿附会。不过王安石就是这样一个好玩的人,有点天马行空的味道。即便穿凿附会,也很有幽默感。比如,他说,“波”,“水”之“皮”也。照我看来,这是一个很好的想法,多美啊。微风抚水,泛波,水之皮也!如水的皮,太形象生动了。但苏轼说:照这样,难道“滑”是“水”之“骨”吗?对此,我真不知说什么好。真是扫兴的。苏老大不解幽默,不如王安石好玩。

   
还有一次,苏老大去拜访王安石。等待接见的功夫,看到书案上写着半首诗:“西风昨夜过园林,吹落黄花满地金。”苏老大这个人,也是一个狂傲的主,自以为有多少才,手比较欠,一时兴起,就提笔续了两句:“秋花不比春花落,说与诗人仔细吟。”他这是讽刺王安石,难道连菊花耐寒也不懂吗?苏老大心里想,看来这个“王二直杠”的学问很不扎实啊。苏老大走后,王安石看见了他的续诗,没说什么,不久,苏老大被贬到黄州。苏老大怀恨在心,认为这是王安石嫉贤妒能,公报私仇。转年重阳佳节,苏老大去后园赏菊,一进园内不禁大吃一惊,只见满地落蕊而枝头空空。咨询了当地朋友,才知黄州菊花是落瓣的。由此看来,“王二直杠”的学问扎实着呢,真正不行的是苏老大。

 

   
以上就是王苏二人之间的两个还算有名的轶事。让你“每天知道多一点”。其实,文人里面,我不大喜欢苏轼的。说起他的优点,有人不免提到“旷达”,但旷达也是牢骚的一种——是“恃才狂傲”的人的一种特殊牢骚。关于这点,纪晓岚在他的《阅微草堂笔记》里也说过。——这点不是我胡编,纪先生真的论证过。我比较喜欢王安石,他有天马行空的想象,又有实现这个想象的魄力,这点,是绝大多数的人所不能的。

   
后人论王安石,大都骂他小人、阴险。这是不切史实的恶意谩骂。也难怪,“王二直杠”生前得罪了不少人,这些人又大多是文豪、大腕,笔下都写着洋洋洒洒的好文章。但一百年前的梁启超说,“若乃于三代下求完人,惟公(指王安石)庶足以当之矣!”这样的评价虽然高得肉麻,但总算是为王安石翻案的一声。

 

 

 
 
Advertisements

《王安石与苏老大的二三事》有3个想法

  1. 参赛中,邀请您去我博客首页左栏顶投票支持!记得3个都要投哦,哈,十分感谢!每天都来投下就最好啦!顶贴就送作家签名书!请大家踊跃参加哦!活动内容和规则在圈内论坛置顶贴中。书评天下加精推荐!欢迎回圈子看看!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