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们太有才了&勾股定理

   
QQ群里,总有人意想不到的惊喜。前段时间是314.512什么的,反正是好几个,怎么加都是8,暗含天意。今天又看到一个:

   
金牌51,银牌22,铜牌28, 合起来是512228, 汶川地震的时间,一分不差:5月12日2点28分 这不是巧合
这是在汶川地震中所有已经不幸丧生的同胞们对北京奥运的支持 中国加油!!! 把这则消息发给其他群 
没有什么奖励 但这是一个中国人应该做的。

   
还有啥说的,我只能竖起大拇指:丫太有才了。

 

   
今天想到了勾股定理。勾股定理,我觉得是最经典的几何定理之一。证明方法据说有几百种,但我会的,还不到十种,今天又发现,这不到十种的证法有一个我还忘了,唉。你们知道几种证法?对了,会用勾股定理证明余弦定理吗?

王安石与苏老大的二三事

    又想说说王安石了,前段时间说王安石和苏轼,是寄托了一些情绪在里面,不免“恶搞”,张冠李戴、移花嫁木。但这次都是有据可查的。估计以下两个轶事不少人也都知道,但我得出的结论你们未必听说过。

 

    王安石喜欢字源学,《宋史》说他晚年著有《字说》,但他的这个字源学不少是凭空想象,不可避免地穿凿附会。不过王安石就是这样一个好玩的人,有点天马行空的味道。即便穿凿附会,也很有幽默感。比如,他说,“波”,“水”之“皮”也。照我看来,这是一个很好的想法,多美啊。微风抚水,泛波,水之皮也!如水的皮,太形象生动了。但苏轼说:照这样,难道“滑”是“水”之“骨”吗?对此,我真不知说什么好。真是扫兴的。苏老大不解幽默,不如王安石好玩。

   
还有一次,苏老大去拜访王安石。等待接见的功夫,看到书案上写着半首诗:“西风昨夜过园林,吹落黄花满地金。”苏老大这个人,也是一个狂傲的主,自以为有多少才,手比较欠,一时兴起,就提笔续了两句:“秋花不比春花落,说与诗人仔细吟。”他这是讽刺王安石,难道连菊花耐寒也不懂吗?苏老大心里想,看来这个“王二直杠”的学问很不扎实啊。苏老大走后,王安石看见了他的续诗,没说什么,不久,苏老大被贬到黄州。苏老大怀恨在心,认为这是王安石嫉贤妒能,公报私仇。转年重阳佳节,苏老大去后园赏菊,一进园内不禁大吃一惊,只见满地落蕊而枝头空空。咨询了当地朋友,才知黄州菊花是落瓣的。由此看来,“王二直杠”的学问扎实着呢,真正不行的是苏老大。

 

   
以上就是王苏二人之间的两个还算有名的轶事。让你“每天知道多一点”。其实,文人里面,我不大喜欢苏轼的。说起他的优点,有人不免提到“旷达”,但旷达也是牢骚的一种——是“恃才狂傲”的人的一种特殊牢骚。关于这点,纪晓岚在他的《阅微草堂笔记》里也说过。——这点不是我胡编,纪先生真的论证过。我比较喜欢王安石,他有天马行空的想象,又有实现这个想象的魄力,这点,是绝大多数的人所不能的。

   
后人论王安石,大都骂他小人、阴险。这是不切史实的恶意谩骂。也难怪,“王二直杠”生前得罪了不少人,这些人又大多是文豪、大腕,笔下都写着洋洋洒洒的好文章。但一百年前的梁启超说,“若乃于三代下求完人,惟公(指王安石)庶足以当之矣!”这样的评价虽然高得肉麻,但总算是为王安石翻案的一声。

 

 

 
 

二三事

   
今天看到,我的一大学同学来看我的博客了。幸他有心,还能找到这里来。我觉得我们两个人的性情是很近的,但他是《周易》专家,这点我自愧不如。上学的时候,闲时就让他占卜一卦,有的还挺准,但他帮同学算彩票的号码罕有中的,大概是上苍嫌钱脏的缘故,不愿显灵。工作了,有时很怀念那些日子的。。

 

   
网友“一大口”反映我更新的博文看不到,我在别人的博客上也发现过这个问题,但不知因为什么。新浪的缘故?还是别的原因?不清楚,希望知道的告诉一下,怎么回事儿?不过我有一个“破解方案”,就是进入我的博客首页时,点“博文”一项(在博主图片——那个本子与笔——的上面),就可以看到最近的更新了。你试试。

 

   
刚才又把“博文分类”下的名称改了一下,“人人都爱连连看”里又添了几个链接。希望你能喜欢,当然,主要的是我喜欢。还有朋友反应博文更新过快了,“质量”没保证。其实他误会了,我不是正儿八经写文章的主。喜欢就这么扯来扯去。用王朔的话说,我就一码字的。我不接受他的建议,还有一个原因,他是一男的。要是女的话,那以后我慢点,女孩子都喜欢慢点。

人生迂阔写字始

   
看完了女单乒乓比赛,闲着无聊,就翻看起以前我码的不少字来,论坛的、新浪博客的、贴吧的。现在还能想象当时的意气风发、年少轻狂,但我不喜欢当时的文字了。我觉得那离生活太远,离人生也太远。
   
几年前的时候,以为自己有使不完的劲儿,有滔滔不绝的学识,曾谓天下书已被我读尽。而码出的字,也大都是舞文弄墨地在那里评古论今、谈文说史、驳难反诘,总之,归大类来看,都是议论评论性的杂文、随笔。畅想政策、评论得失,说文学,说哲学,说人生,讲大道大理。一副先天下之忧而忧、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样子。
   
现在想来,真是太幼稚了。我也写不上来那样的文字了,因为心态已经变化,我不知这种变化是好还是坏。与议论性的文字相比,现在我倒偏爱于说明文与记叙文。
   
其实,文字有很强的欺骗性。证据就是秦桧是书法家(这一句突兀的话,有人可能看不懂了)。
   
我现在不想自己激进,因为我怕年长时变得保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