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揉情” 你永远不懂

   
忽然想起前些时候我写的一篇关于王安石和苏轼的文字,里面“移花嫁木”地用了《世说新语》里一则钟会和嵇康的典故。有网友“不解风情”,问我王安石和苏轼是否也有过这样的对话。嗯哼,我看了一笑,该网友没恶搞精神。鉴定完毕。
 
   
关于恶搞,我意见是这样的:支持恶搞,但不要为了搞而搞,没“搞头”就不要搞。为了搞笑而搞笑,那样充其量不过是个滑稽家。恶搞里应该有自己的思想,它需要的是“幽默”,而不是“插科打诨”。
 
   
还有一点需要说明,就是如果恶搞的话,作者和读者(观众)应该达成“共识”,那样才有意思,才能收到“想要的效果”。比如,我们说周星驰的《大话西游》恶搞了吴承恩的《西游记》,这需要观众了解吴的《西游记》才可以达到幽默的效果,这样看来,一个不了解《西游记》的外国观众看《大话西游》时得到的享受肯定没有中国观众得到的多——这是一定的。再如,看过《无极》之后看《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得到的笑料也才更多,否则只看《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肯定会不知所云。这是国内的。国外的?我想想,比如《惊声尖笑》系列,特搞的电影,反正我是从头笑到尾的,这里面恶搞了很多大片,比如恐怖片《咒怨》、《午夜凶铃》等等,如果你没看过这些片子,只看《尖笑》,估计你也会笑,但不会像我那样的笑。就是这个理儿。
 
   
其实上面就说了两点意思:一是恶搞作品里要有自己的思想,二是恶搞要找到和大众“共识”的切入点。这两点备齐了,才能收到效果。如果再加一条,那就是“恶搞不可怕,就怕恶搞有文化”。

 
   
一般人的恶搞大家笑笑也就完了,只有罗贯中这样的恶搞专家才“可怕”。在我看来,罗贯中的《三国演义》就是恶搞了陈寿的《三国志》(不知有人持这样的观点不?),你要是没有通读过《三国志》,那你永远不懂老罗的幽默。我挺佩服讲笑话、说相声人的一点,就是他们在说笑话时,底下的听众哈哈大笑,而他自己严严肃素、一本正经。罗贯中就有这样的本事,就是他明明对《三国志》造假了,而自己还要叙述地一本正经,好像真的一样,写着写着估计自己都信以为真,被自己感动了。
 
   
罗贯中更喜欢移花嫁木、借尸还魂、偷梁换柱、假痴不癫,为了写出一部超恶搞的书,老罗穷尽所学。当众人看《三国演义》,议论历史、纵横捭阖、争得不可开交的时候,老罗就躲在书后面偷偷地笑呢。大家都被他涮了。这是“文化人”的可怕之处。他写得神神忽忽,你看得二二忽忽,最后肯定有人还以为是真的。——这是恶搞的最高境界。没准有人会傻傻地问“《三国演义》是历史吗?”这时,老罗嘿嘿一笑,唱道“我的揉情,你永远不懂……”
 
   
虽然是一部恶搞的作品,但终于成为经典,那地位,甚至还在《三国志》之上。所以,别瞧不起恶搞,别说恶搞不能出经典。能不能出经典,那在于你有没有罗贯中的本事。
 
   
关于恶搞,扯得有点多了,到这里就结束吧。
 
   
顺便说句,本博主今天在《人民日报》上看到一则新闻,对北京的朋友可能有用:
   
北京市交管局紧急通知:7月20日实行单双号限制后,车流量大幅下降,但出行人流量不降反升,公共交通压力加大。为此,交管局决定,从7月25日起,全市六环以内,市民实行单双眼皮限制措施,单眼皮单日出行,双眼皮双日出行,一单一双只能夜晚0-3点出行。望广大市民安排好出行时间。

   
另,如夫妻二人均为双眼皮或者单眼皮者,可免费前往美容院进行整容治疗。
   
再另,对戴墨镜出行的按故意遮挡号牌处罚。

   
钦此。
   
 
 
Advertisements

《我的“揉情” 你永远不懂》有4个想法

  1. 小姨多鹤:两个女人的传奇 窗边的小豆豆:自由与天真的合唱 新结婚时代:两代人的三种“错位”婚姻男人不说,女人不懂:“男性叛徒之书”参赛中,欢迎多多点评支持,谢谢!书评天下加精推荐!欢迎回圈子看看!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