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已无王荆公之温水里的青蛙

乔伊斯在他的《尤利西斯》中借着主人公之口说到:“历史是一场噩梦,我正设法从梦里醒过来!” 但我觉得,我们在历史中没有“沉睡”,所以,“醒来”也就无从谈起。那就让我们睡去。我是一个爱做梦的人,对于历史来说,只有“梦呓”,才是真实的。假如这里的叙述有怪诞的地方,则非作者有意为之,而是历史的本来面貌……
 
   
北宋的都城汴梁当然和现在的北京不一样。很明显的,那时街道上没有机动车,只有人力车。倘若讲排场,多花些银子,便可以坐轿。四个人抬着晃悠悠的感觉,一定妙极了,那是一种置于人之上的优越感。生活节凑的慢,给这种优越感留下细细品味的机会。优越感是容易上瘾的,有了第一次还想有第二次第三次。于是,坐得起轿子的人被这种优越感浸淫,穿行于大街小巷,风月情场。在饭桌上和女人的怀里打发着时光。
 
   
优越感不但容易成瘾,而且容易传染。于是,上到士大夫,下到平民百姓,都被这种悠哉游哉的习气传染,也都乐呵呵的,以为太平盛世。大家就这样无所事事下去,一天天地百无聊赖下去。于是,有了风月情浓的妓女,于是,有了天桥底下侃侃而谈的说书人。
 
   
一般说来,当时的妓女比现在的妓女素质要高些,据野史记载,其中的一千多人都是“色艺双绝”的,她们通常是抚弄一会儿琴,或者弹奏一曲东风破,然后才进入“正题”,中国人讲究含蓄,从来不开门见山,直到今天,这种含蓄的传统才被打破。
 
   
天桥底下的说书人,也和现在的“百家讲坛”主讲人一样,拥有众多的粉丝。说书的人也有三六九等之分,有的在高等场所夜总会,有的则寄居在低等的茶馆或者酒肆里。有点钱的人,就会挟妓坐轿在夜总会听说书的演史;普通的百姓,则就在茶馆里或者酒肆里花上几文钱,边品边听。汴梁城的上下,人们投身于其中,打发着盛世的时光。
 
   
……
 
   
我总觉得王安石和我一样,是一个有极端“幻想癖”的人。他也很爱做梦,他常常梦见秋的到来,梦见春的到来,梦见胖的官员把胭脂抹在妓女的腮上,告诉她“虽然有穷困、有腐败,但社会还是发展的嘛,看,我们的GDP都翻了好几番呢”,妓女听到这里,于是一笑,用琵琶弹奏一曲东风破,更加娇媚了……
 
   
宋人的笔记里,讲王安石“面垢忘洗,衣垢忘浣”,不修边幅、吃的是猪狗之食。那原因,就是这样的梦经常缠绕着王安石,使他无法静下心来办公,衣食更是照顾不到了。王荆公的表情,就是整天木楞楞的,因为他无时不在思考。他觉得,汴梁城,甚至全国,像一锅用细火慢慢温的水,人们像青蛙一样在锅里面慢悠悠地游,不知危险的将近。
 
   
我和王荆公虽然都爱幻想,但不同的是,王荆公不止于幻想,他有实现的决心,而我,只不过随便在肚子里想想,仅供肠胃心肺的交流。这就是我不能成为王安石的原因。当然,我也没有想过要实现幻想。但,他想过,因为他是宰相。他觉得,他应该有所作为了。。
 
 
 
Advertisements

《世间已无王荆公之温水里的青蛙》有11个想法

  1. 红袖添香夜读书卿正欣喜吾欲狂携手相看徘徊处知音鸳侣共徜徉书评天下加精推荐!请回圈子首页查看!请点评我的最新博文,谢谢!爱情啊,人生假汝之名而行 《我和你》放下爱:治疗从心开始破碎红衣《彼岸花》

  2. 北宋的都城汴梁当然和现在的北京不一样。很明显的,那时街道上没有机动车,只有人力车。一般说来,当时的妓女比现在的妓女素质要高些,据野史记载,其中的一千多人都是“色艺双绝”的,她们通常是抚弄一会儿琴,或者弹奏一曲东风破,然后才进入“正题”,中国人讲究含蓄,从来不开门见山,直到今天,这种含蓄的传统才被打破。哈哈,博主太幽默了。写得很好,总是把我逗笑。博主坚持写下去哦。

  3. 1楼,……意思是“这里作者删去365字”2楼,当然是王安石做的梦啊,我知道他做什么梦的。。4楼,能把你逗笑就够了,我这篇里在“解构”。至于能不能写下去,看心情了。多谢关注。

  4. 4楼的那位所说的总结来说是,中国古代的做嫖娼的都有文化,对吧~~~

  5.   您的作品已被《文学屋》首页推荐,“文学屋”由知名青年作家、诗人林萧主持,欢迎回访,同时欢迎更多朋友加入本圈!      林萧为汶川大地震含泪写成的大型组诗:《北纬31度,一个永远不能弥补的忧伤》,欢迎回访林萧博客,希望灾区早日重建家园!

  6.   您的作品已被《文学屋》首页推荐,“文学屋”由知名青年作家、诗人林萧主持,欢迎回访,同时欢迎更多朋友加入本圈!      林萧为汶川大地震含泪写成的大型组诗:《北纬31度,一个永远不能弥补的忧伤》,欢迎回访林萧博客,希望灾区早日重建家园!

  7. 通篇幽默!哈哈哈哈哈哈哈…“她们通常是抚弄一会儿琴,或者弹奏一曲东风破,然后才进入“正题”,中国人讲究含蓄,从来不开门见山,直到今天,这种含蓄的传统才被打破。”笑死我了。今天才发现这个好玩的地方,以后常来,博主一定要继续写下去呀!

  8. 通篇幽默!哈哈哈哈哈哈哈…“她们通常是抚弄一会儿琴,或者弹奏一曲东风破,然后才进入“正题”,中国人讲究含蓄,从来不开门见山,直到今天,这种含蓄的传统才被打破。”笑死我了。今天才发现这个好玩的地方,以后常来,博主一定要继续写下去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