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所至,不知所云

1。我知道,我是一个矛盾的人。
比如,一面爱听摇滚,它们能让我热血沸腾,一面又喜欢邓丽君韩宝仪之流的“靡靡之音”,优哉游哉;
一面反感于中国的所谓传统文明,一面又耽于其中,陶醉着鉴赏;
一面觉得科技不过是“贱仆”,一面又认为酸溜溜的文人全是垃圾,毫无用处;
有时想严肃认真、正儿八经,但表现出来的却是油滑;
……
这样的例子太多了。
我病了,真的。
 
2。客观的说,我读了不少书,尤其是中国的古书,杂学旁收,古文系的博士甚至教授也未必有我知道、了解的多。这里面,我不大喜欢古文观止选的那种类型的文章,我看的多是小说笔记。有人问我:读这样的书,有什么用呢?-是啊,有什么用呢,我不知道。那你为什么还要读?-是啊,为什么我还要读,我也不知道。
我想,现在最“没本事”的人才读书呢,只能在书里意淫了,俗话说百无一用是什么来着?幸好我不只会读书……
 
3。我的博客被好几个同学发现了,我于此有点不安——虽然他们未必看。我在这上面的东西——其实也没多少——本来不想让我身边的人知道的,但现在他们知道了,我有时甚至有废掉这个博的想法,另外在别处单开一个博。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理,难道我怕他们?呵呵,笑话!
 
4。世界于我,有点无所谓的意思,我是一个无所谓的人,有着一个无所谓的人该有的一切特征:头发凌乱、不修边幅。像这样的一个人,只配到网上发发牢骚,或者是呆在寝室喝喝闷酒、抽抽闲烟。可是我没有,没人知道为什么,我也不知道。。。
 
 
 
 

从“很*很**”看感觉神经末梢异常发达及坏死

以下文字刚发表没有两个小时,刚才一刷新,居然被过滤掉了!无奈,我只有把原来的那个“很什么很什么”的短语改成“很*很**”,希望躲过一劫。由此也可看出,新浪**也“很*很**”。这篇文章的标题也可以改成《网络时代,我们开始用叉叉代替汉字》或者叫《汉字进化之原因》。

 
几天不上网,也没有浏览什么新闻,今打开一看,到处充斥着“很*很**”,开始弄得我莫名奇妙——网络时代,就这样的话流传最快,后来查了一下出处,知道了它的来源。若不是嘻嘻体味做戏呢,那个女的感觉神经也太敏感了,图片一跳出来,其他的啥也没看到,满眼充斥的都是很*很**了,不免有点诲淫诲盗的意思。况且,网络有问题,充斥着*、**和暴民,到这个时候才想到治理么?没有那个女的你们就不治理了么?为什么相关部门的洞察力(不对,应该叫视力)那么差!
 
不过再我看来,网络么,本来就这样,人们好哪一口就流传下了哪一口,犯得着成天拿扫*打*说事吗!只要不是恶意的病毒攻击,我能容忍很*很**,只要还没有“暴力”到我的电脑。
 
以前国外的一些电影来不到中国,有关部门给的理由是“不利于青少年的成长”,这个理由是很厉害的,谁要反对,那就是拿中国的未来栋梁于不顾!一些在中国人看起来“色”一点“暴力”一点的电影就这样被拒之门外了,成天拿那些国产片教育人,到处充斥着的是道德家,充着法海的职责,也不嫌累。近年好多了,开禁——不但国外的让进来,连咱们自己的导演都朝那方面努力了,这个时候仿佛“青少年的健康成长”不重要了。。 呜呼,我的青少年啊,多少东西假汝之名而行!
 
若是嘻嘻体味做戏呢,那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他们什么好了!那个小姑娘也就充当“炮灰”罢了,不过也算是一个进步了,以前干什么事都是不声不想,仿佛什么都替老百姓想好了,现在搬出来了炮灰,装作听取民意,即便当个样子,也算是有了炮灰,而不是打“闷头炮”。
 
 
 

玉皇大帝最近爱吃烤鹅——

要不然天上怎么老是掉鹅毛呢?肯定是年关到了,玉皇大帝也谗了,天上摆下了烤鹅宴,而把鹅毛纷纷撒向了大地。最近几天西安连续下雪,有时是鹅毛大雪、有时是下得很紧的碎雪,漫天飞舞,这几天就没怎么消停过。我们宿舍楼前面是一大块空地,走在上面,昂头看着漫天飞舞的雪花,不知怎么,脑子里竟有《水浒》里“林教头风雪山神庙”林冲舞枪的那一段;还有就是小时侯吃雪、打雪仗、在雪地上“印”身影的趣事。天已很晚时,由于雪的缘故,并不黑,远处是一片模模糊糊的白,自习归来,总是爱在雪地上走走,听着脚下“咯吱咯吱”的声音,很舒服的感觉。
 
前一阵子晴了一两天,雪眼看就要化完了,今天考完试一出来,又见漫天飘雪了,看来嘴谗也不是一时能医治得了的,呵呵,真爽~~~“

牢骚太盛防肠断之不得不断

听过一种说法,说在军队和监狱里最能锻炼男人。这句话很片面,考虑的一点都不周到。若有人在中国上学,从学前班上到小学,再到初中,经过中考到高中,经过高考到大学,过五关斩六将,横立“学坛”十数年,遨游题海夜挑灯、砍削题山挂眼镜,然后糊里糊涂答辩拿到毕业证……经过一系列的折磨、煎熬,而还能保持清晰活跃的思维、健康强壮的体魄、对各种东西都有浓厚的兴趣、有自己的是非观……
——譬如撒大我。那他不是一般人,经过修炼,成佛成仙了都。
 
我们学校的安排有点弱智,研究生考试是在19号,但这两个周却安排了课程设计,认真做、计算的话,简直能忙死人,课程设计后就是四门考试,别想有复习喘息的时间。考过试,就是腊月二十了,那个时候才能回家……靠,这是谁这样安排的?有点脑子好不好?研究生考试是大事,考研的同学最关键的时刻却要做什么课程设计、还要复习,时间都他妈的挤在一块了。时间像乳沟,要挤总是有的,关键是我们连乳房都没有,还扯什么沟不沟的!你说是考研重要还是课程设计重要?这不是逼着我们不好好做设计吗!
 
这也就罢了,毕竟我不是考研的一员,这样报不平有点慷别人之慨的嫌疑。不过这个放寒假,想到我都不想说我们的狗屁安排了。前段时间跟我几个同学联系,人家要么放假在家了,要么正在考试马上就要放假。而我们,还没有影呢!即便是同一个学校,前天打饭还碰见我一老乡,他说现在已经考完了,一月二十的票,到时就可以回家啦,而我们这个专业的考试还没影呢。
 
还有这个课程设计,什么资料都没有,老师给的是“自己查规范”。我靠!你当我神人呀,要查什么资料?查什么规范?到哪里找?-图书馆?别说没有,就算有,偌大的图书馆你也找不到,查询书目的电脑内部网络那个叫慢呀,上个网比上个树还难!这边都等了十来分钟了,那边网页硬是还没有打开!就算好不容易打开了一网页,找到了要借的书的位置,到那里一看,丢失了不见了或者就是早被别人借走了。图书馆不是书店,不搞批发,同种类的书只有几本,能借谁不借呀?
 
这种类型的设计老师从来没有系统的讲过,你让我们怎么做?就说简单的一个基坑支护,光方案就有很多种,土钉墙、土层锚杆等等,开挖基坑时要采取防排水措施,各本书上给的建议也不一样,井点降水、边开挖边排啊什么的,还有一些土力学、衬砌结构和配筋的计算——不说了,这些专业知识,旁人看着也烦。总之,就是这样的设计老师没有系统讲过。我们学了很多知识,但这时好象都变成了花架子,类似于“屠龙之技”。有人说,这样才好呀,让你们自己摸索做学问——这是典型的站着说话不腰疼,总共只有十天的时间,要画三号图纸三张、计算、确定方案、写设计书(十六开的纸三十页的样子)……你给咱做做,如果只要做这个东西呢,也还罢了,搞个通宵,一心一意做就是了,但一部分同学要忙着考研,全体同学要准备四门考试!
 
我们这个专业的安排是谁弄的?麻烦有点综合思考、人性化一点?OK?拜托了,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