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王小波的小说

 (王小波同学)

 
 
具有“慧眼”的朋友说我《撒二的故事》模仿了王小波的小说。现在我反过来一看,咳,还真有那个味道——当然,我比不上王小波,他也比不上我(他精通数学,我呢,不但精通数学,还精通力学)。不过我不是刻意模仿,只是感觉那样表达比较舒服。其实王小波在他的作品里也为我“开脱”了,他在一篇文章里谈到他年轻的时候很恨一个当官的,于是就写小说泄恨,写那个人怎么样一节节、一点点变成了一头驴。后来发现,N年前,一个叫卡夫卡的就写过类似的小说,搞得他不好意思。——当然,我和王小波的差别在于他没有看过卡夫卡而写出了“卡夫卡”式的小说;而我是看过王小波之后才写出的“王小波”式的小说。所以,模不模仿,随便你说好啦。
 
王小波的小说不是小说。我的意思是它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小说”,他的小说不重在刻画人物性格,或者是讲述一个情节曲折的故事,不是那样,你在他的小说里看不到那样的东西。他的小说有人物,但不是为了“刻画性格”的需要,他的小说有丰富的想象,但不是为了“情节曲折”的需要。 与其说是小说,不如说是杂文。他的小说有点“编着玩”的意思(说好听点就是想象力强),而且有股“邪气”、有点牢骚要发泄(说好听点就是有思想)。我觉得他的小说贵在以“思考”取胜,当然,也有他独特幽默的叙事风格。
 
我有一个偏见,就是只有学过理科或者热爱理科的人,才能真正欣赏到王小波小说的妙处。文科出身的人无法理解理科出身、后来写小说的王小波的幽默与那种拿数学“开涮”的奇思妙想。——我这样说,没有鄙视文科人的意思,有些幽默,文科出身能理解的,我们理科也未必能理解。
 
比如在他的《红拂夜奔》里有这样的一段话:“我最近的一项成果是发现了墨子发明了微积分。一下子把微积分发现的年代从十七世纪提早到了先秦。我的主要依据如下:墨子说,他兼爱无等差.爱着举世每一个人。这就是说,就总体而言。他的爱是一个无穷大。有人问他,举世有无数人,无法列举。你如何爱之?这就是问他,怎么来定义无穷大。他说,凡你能列举之人。我皆爱之:而你不能列举之人,我亦爱之。这就是说,无穷大大于一切已知常数。他既能定义无穷大,也就能定义无穷小。两者都能定义,也就发明了微积分。  我在《墨经》里发现了不少处缺文和错简,一一补上和修正之后,整本《墨经》就是一本完善的微积分教程,可以用来教大学生,只少一本习题集。我又发现用同样的方法可以把《论语》解释成一本习题集,只是这样一来,我国的两位伟大的思想家孔子和墨子与前苏联的两位数学教科书作者斯米尔诺夫和基米诺维奇的著述就是一模一样的了,也不知是谁抄袭了谁。”……看到这样的文字笑死我了,但我想,一个不懂得微积分的人是不会懂得这其中幽默的。类似于这样的幽默还有很多,比如还是《红拂夜奔》里的什么造出的开平方根的机器,费尔玛定理的证明(关于费尔玛定理在数学上有不少典故),什么“杨素级数”,还有他《未来世界》上的就逻辑教程引述的一段话。我想,这样的文字,只有懂得数学的人,才能理解里面深沉的好玩。
 
他没有“文人”的酸气、自命清高和自作多情,而是一个普通的爱思考、有趣的人。我对王小波的感觉,还是用他作品里的一句话概括比较好:“王二,数学家。在证费尔玛定理,会写小说。”——这样,就够了。
 
(注意:本人对以上观点拥有最终解释权——商家搞促销之类的一般也都这样)
 
 
 
 
Advertisements

《我看王小波的小说》有1个想法

  1. 你的观点是霸王观点——消费者对商家促销一般也都这样:))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