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二的故事”是一只大口袋

撒二的故事像一个很大的寓言。这几天有人问我想表达什么——对此,我总是笑而不答。——你可以理解成我在装深沉。敲出底下文字的时候,我还在犹豫,因为我怕敲出了之后,我就写不出《撒二的故事》了,有时我觉得,写文字就像是和情人调情,若被第三者看到,就会不好意思的。我在宿舍里敲字的时候,若有人凑过来看,我就不再写了,或者把页面关掉。别人一凑过来,我“性趣”全无,“情”也调不下去了,那种写作的感觉也没了。
 
一个外国人因《围城》要采访钱钟书,钱钟书说“若你吃了个鸡蛋觉得不错的话,为什么一定要见那只母鸡呢”。呵呵,我没有老钱那么“小气”,我若是母鸡,想见我这只母鸡,我没有异议。而且我下的蛋随便你们处理,生吃、炒着吃、煎着吃……都可以,当然,不吃也行。因为鸡蛋“落下来”以后,它的所有权就不再是这只母鸡的了。不过老钱这句话说在点子上了,即写作像“下蛋”。作为母鸡,它应该不希望在它下蛋的那个时候,别人瞪着眼观摩。那样它会不好意思,下不出来,把蛋也就憋在肚子里了。
 
现在,我就来随便说说我为何要下这只蛋,这只蛋在我眼里是怎样的。我想,作为母鸡,我最有发言权来谈谈我的蛋。(我有一个忧虑,在我谈过以后,就再也下不出蛋了……)
 
这里是想写出我们生活的状态,但作者相信,读者能读出的,并不仅仅是这些。……我这里写的不是小说,而是一种生活的态度,是对生活的思考,都是历史本来的面目——当然有些是我“应该是那样的”的想象。
 
撒二系列是我用貌似冗长的笔调来写对生活的思考,包含我对某些事的看法和一些人生活的精神状态,看起来好玩轻松,实则有我沉重的思考。
 
里面有怪诞和不合常理的地方,但请相信,那不是虚构,只是变形了的历史……
 
以上是我对这只蛋的看法,现在看起来有点自夸了。说得通俗与实在一点吧:《撒二的故事》不是小说,撒二也不是里面唯一的描写重点。不如说它是一只大口袋——什么都可以往里装。里面装有我的感想、我的心情、我的思考、我的态度、我的俏皮话等等等等。把它当成心情随笔来看好了,这样更合适些,而不是小说!
 
阿三说等全文写好了一起看,这个恐怕不能如他愿了,因为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什么叫“写好了”。“撒二的故事”是一架“永动机”,一旦发动,它就停不了了。它没有结尾、没有结构、构思。是我的随笔,不过贯在了“撒大”、“撒二”的“故事”下罢了。其实,“撒大”、“撒二”都是我,是我的某些方面。
 
大家看它时别太认真。会心一笑、懂得寓意,能和我共鸣的,我很幸运,你也很幸运。若觉得这家伙写得这叫什么呀,不过在胡编乱造!那样的话,你就当成一笑话看罢了。
 
作为母鸡,暂时说这些。
 
 
Advertisements

《“撒二的故事”是一只大口袋》有2个想法

  1. 调情被人看到怕什么,现在人就喜欢被人看,越不怕被看越代表“爱”的深!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