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二的故事·序 (修改)

这里是写撒二哥哥的故事,只不过有些地方是采用了第一人称的写法,主人公变成了“我”。这是有原因的,因为我这个人多愁善感,多愁善感的意思就是爱“推人及己”——经常会把别人的事,当成我自己的事,替别人担忧、难过、虑别人之所虑,也是由于这个原因,我放弃了我爱好的历史学和考古学,因为学历史的人要和一大批的古人打交道,这些人物里面大多是可歌可泣的,可歌可泣的意思就是“死去活来”。
 
一想到我以后要从事这样的工作:神经敏感、替古人担忧、成天以泪洗面……总之要从事让我内心感受“死去活来”的工作,我爸爸就不大乐意,我爸爸是个老实本分的人,不愿意他的儿子因为爱好而死去活来,所以劝我放弃历史,于是我就学了工科,既动脑又动手,这样可以免除因为只动脑而造成的神经衰弱。  
 
我的叔叔也有他自己的看法,他也劝我放弃学历史的念头,不过他不是从我考虑的,而是牵扯到了什么家族利益。因为大家知道多愁善感的另一个意思就是情绪冲动、误导判断,这对严谨的历史学来讲非常要不得,比如,符合历史事实的是“周瑜被诸葛亮三气而死”,但我偏爱周瑜,就有不符合历史事实的看法:我认为诸葛亮没有气死周瑜,周瑜是因饱食终日消化不良而死——不过还好,不论是由于生气而死,还是消化不良而死,两者暗合的地方都是肚子大了——肚子气炸了、撑死了,可见其大。后来我把这个想法跟我叔叔说了,他就大惊,说什么都不让我学历史了,他的意思是我如果迷了这道,出了历史专著,而里面都不符合“历史事实”,这样会被别人骂我们撒家的,在特殊的历史时期,这样妖言惑众至少是要被“思想改造”的,思想改造的意思就是坐牛棚、饿着去刨土干活。不过叔叔说这样的话是在好多年以前,他若知道现在不会坐牛棚,并且历史是比比谁说的更惊奇、曲折、煽情的话,那他一定是又劝我去学历史的,我能为家族带来好处——因为他知道他侄子有天马行空的想象力。顺便说句,我叔叔的名字叫撒旦,这是我曾祖起的,说什么古书上有“日月光华,旦复旦兮”的话,就取光明之意。当时大家都觉得很温文尔雅,又有内涵。后来西方的基督教渐渐传开,我才知道里面魔鬼的头子也叫“撒旦”——这个若是被我在天的曾祖知道,不知他老人家要作何感想。
 
扯了这么多还没有奔入正题,可见我是个啰里啰唆的人。这里是写撒二的故事,他也同我一样是多愁善感,不过有的地方我不大喜欢这个堂兄。这里是想写出我们生活的状态,但作者相信,读者能读出的,并不仅仅是这些。这里隐藏掉了好多过分悲哀的情感,并且故意用一种轻松的笔调来写,这样做,是因为我不想在别人面前悲悲戚戚的,尽管我内心的确很悲悲戚戚……
 
按照序言的惯例——所谓序言的惯例,是指工科技术类书的序言里都要写“因时间和作者水平有限,本书定存在不足之处,望读者批评指正”;文学类(小说)的书的序言里一般也要写“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之类。这些都是客套话,因为想要批评指正的,也不留个联系地址之类,我看出“不足之处”向谁联系啊?说故事属虚构的,莫不是怕有人对号入座、或者指责他抄袭?  
我这里写的不是小说,而是一种生活的态度,是对生活的思考,都是历史本来的面目——当然有些是我“应该是那样的”的想象,但有的读者爱把它当成小说来读,这不是我能左右的——我们有这样的习惯,把历史当成小说,把小说当成历史。今天一些所谓的历史著作倒配得上“纯属虚构”的头衔,一些小说倒才是真真切切的历史……不过一些文字既然写出来,它也就不是我的了,见仁见智,爱怎么看怎么看吧。但作者毕竟也生在礼仪之邦,尽管自觉写的是“历史”,却不能越规矩,所以也要写道:本故事纯属虚构,若有雷同,实属不幸……是为序。
 
 
Advertisements

关于周正龙的老虎

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是关于周正龙老虎照片的真假问题。具体的细节想必大家都了解。我就不长篇的介绍了。反正就是有说是真的,有说是假的,还有什么年画之类的被发现。
 
其实,不觉得搞笑吗?要想断定是真还是假,是很简单的事情。只要有政府的作为,成立一个专案小组,定为特级大案。各方民众和地方部门必须无条件配合。让撒二先生当重案组组长。不出一周,问题全部搞定。
 
但可惜,在中国,效率总是这样的低下。因为这个问题在某些大人物眼里,不是什么大问题,不是大问题,意思就是“可以放一放,放一放滴……”
 
当然,一个社会,总是需要一点噱头来谈论嘛,没有一些谈资,生活是多么无聊啊。
 

关于摆渡贴吧

最近忙于一些事情,虽然上网不少,但懒于理我以前常去的一个吧了。
 
网络于我,只是休闲。有些愤懑的想法,来这里发表一下。或者联系一下朋友。看些新闻信息。打打游戏。如此而已。我于网络,没有太多的要求和追求。
 
其实网络千言,什么也不抵。所以我劝大家过好自己的生活。只是把网络当成休闲的去处。倘若是休闲的去处,那么贴吧不要去。大家不要以为我在拆摆渡的台,呵呵。好的论坛不在贴吧上面。摆渡贴吧的年龄幼稚。为搞笑的,去下猫扑,想长见识的,去下天涯。都不错的。
 
 
 

看王小波的《未来世界》

我以前说过,与王小波的随笔杂文比起来,我更爱看他的小说,在我看来,他的随笔杂文并没有许多的新意——当然,在当时看可能是很新奇的。喜欢的,是他的叙述风格还有把罗素等人的“中国化”。我更爱他的小说,在那里,才是他精神思考的园地,才能见他的洞见深度。
 
如果说《红拂夜奔》是为了想象力和有趣而写,那么《未来世界》就是为嘲讽、批判、担忧、思考而作。这部小说分两篇——《我的舅舅》和《我自己》,在写法上,我觉得明显的模仿了乔治·奥威尔的经典之作《1984》,特别是后一篇《我自己》。
 
《我的舅舅》很有趣(他的小说多是有趣的),他写了历史是怎样被“制造”的,而又合乎情理。有一些未曾发生的成了“历史事实”;而真实存在的却不符“历史事实”。《我自己》则是模仿了《1984》的的思想和写法,比如公司设置了很多部,宣传部、科技部之类的,和《1984》里很相像。讲了一个人(知识分子)的思想是怎样被“阉割”掉的,在那里,知识分子诚惶诚恐,守着“约定俗成”的规则。否则,就要像邮局里的包裹一样,可以被随意的“安置”。
 
但我觉得《我自己》的思想力道不够,没有带给我《1984》那样的震撼,我想这可能是王小波的语言影响的,他的语言幽默、调侃,再加上一些“冗言”,冲淡了主旨——当然,这里是我认为的主旨。不过这里面也存在悖论,如果没有那样的“冗言”,都是直奔主题,表达思想什么的,也许就不好玩了,就变得没有趣了,那么,他也不是他了。那里的“冗言”多是宕开一笔,看似多余,却能赢得会心一笑。
 
值得一提的是,这部小说里,有好多“名言警句”,但非格言体,把它们单独抽出来,或许并没有什么,若放到那样的情景下就显得深刻。那些名言警句也是好玩有趣的调侃、幽默。
 
王小波说他讨厌无趣的东西,这本书本身写得也有趣。但就它的内涵来看,他表达的是对社会与制度的绝望和焦虑(这是我的理解,不知小波本意如何,现在我也不能问他了)。这样的内核而能用幽默调侃的语言写出来,使人看起来不累,只此做得就已经不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