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无双》

同样这篇小说不是为了讲故事,也不是为了塑造人物性格形象,这里只想写关于智慧的遭遇。王仙客开始要寻找无双,目的是明确的,因为有婚约,所以找到了要结婚,而且坚信宣阳坊就有无双。那有她家的大院子在,看起来似乎是不必费力的,只要问问街坊就可以了。然而事情并不如此的简单。因为王仙客遭到了排外的习俗,一切都不怎么地顺利,更可怕的是,坊里人集体失忆,或者说,集体无意识。这就麻烦了,然而每个人都有他的生活主题,譬如王仙客的生活主题就是寻找无双。不过在这样的集体失忆中,王仙客开始了而且是必须开始了他的许多副题——自己首先确定是否有无双,然后确定是否在宣阳坊——而不是他的误记,后来找鱼玄机,找彩萍。。。经过种种的可笑的曲折,终于确定,无双是有的,而且就在宣阳坊。但这本来是王仙客以前就知道并且坚信的,后来却要费尽心思与波折来证明一件明摆着的事实。因为他遇到了集体失忆——这种失忆,我们的祖先在清朝的“扬州十日”、“嘉定三屠”就有所表现;在抗日战争的那次大屠杀中,日本人也有这样的表现。它表现为记忆是选择性的。在这样的集体失忆无意识中,王仙客有了梦魇,分不清哪是现实、哪是梦境。后来经过精心的设计和那一把钢刀,一切明了,故事到这里也就戛然而止,但王仙客最后终于没有找到无双……
 
Advertisements

想看书了

日子无聊的时候就想看书,特别是近来,觉得以后看书的环境不会好了,现在得抓紧时间看了。以前我不喜欢的专业课本,现在摆在桌子上也觉得她们可爱了。是的,我有一些专业课是荒废了,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她们亲切。还有就是一些课外书。有很强的读书的欲望,专业上的、课外上的。前天吧,借了王小波的,今天下午一直都在下雨,就在床上度过的,歪躺着看书,累了眼睛酸了就睡觉。人家说在床上看书毁眼睛,但我没有觉得,我的近视眼不是在床上培养的。

推荐一个人的博客

本博所有文章均属原创,欢迎转载,复制,剽窃,传播。不必通知本人。所造成的后果一律由本人承担,跟您无关。
 
我说的是假行僧的博客,无意间得到的。感觉还不错。从头像上是切格瓦拉,就可以看出他是什么人了。主要是文字风格我喜欢,至少看起来不费脑子。他喜欢崔健,而且是1994年的崔?《假行僧》崔的代表作,前段时间不有个叫张信哲的翻唱了嘛,感觉别(四声)味。我也不讨厌崔,他的第一张专辑听了不知道多少遍。音乐吧,我喜欢带有思想性的。呐喊彷徨都可以,不论什么样的思想,只要有些思想的货色,都入我口味。
 
一厢情愿的说了。
 
****
刚一发表,发现标签是同性/同志,别有人又浮想联翩了,中国人侮辱了三个名词:农民、小姐、同志。
 
 

生活的尴尬

用一种荒诞反对另一种荒诞,被认为不可以。理由是支撑第一种荒诞背后的原因是“冠冕堂皇”。

用一种曲解故意歪曲前者的后一种荒诞,被告知也是不可以。理由是这一种荒诞是一种考验。尽管可笑与荒唐,但是考验,所以不允许用形式荒诞的曲解来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