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青春献给祖国的隧道事业..

 
累了饿了啃干粮,一定要把祖国的隧道做大做强!
 
 
 
  桥梁的尽头,便是隧道的起端。。。
 
 
 
 
Advertisements

我怕来不及


暑假在家晃荡了一个多月终于离开时,爷爷、小姑和弟弟提着东西把我送到楼下。我让弟弟提拉着皮箱,爷爷姑姑提着轻的小包。走过楼道时爷爷在前面,爷爷的背是越来越显得驼了,步履也越发老态了。好多年没有这样跟在爷爷的身后去逛街或者去踏青了吧!好多年没有这样近距离观察爷爷的脚步了吧!我的鼻子微微发酸。心里不停责怪自己为什么非要提前一天去学校。不过中午看到前几天爷爷为我收拾鱼时不慎砍到的相当严重的手指已经差不多痊愈了,这多少让我欣慰一点。


送我去汽车站的车等到了,我上车,弟弟把我的东西搬上车。车启动,我与家人挥手告别。车行了好远,弟弟和小姑早已转身回去,可是爷爷还站在那里,像个讷讷的孩子,望着车内的也在望着他的我,忘记了回家。我的眼泪瞬间滑落下来,两颊尽湿。


刚乘上汽车,忽然收到姑姑的短信,原来是爷爷问我火车票拿好没有,非得让姑姑问问我确认一下不可。这么重要的事情我在怎么能忘记呢,我想象着这个老头固执认真的模样,心头感到湿湿的又好笑。我心头灵机一动,想让他觉得自己的小心“果然”有用,于是回复“坏了,真忘记带了!”。我能想到他在家有多么着急,果然——没有带怎么办呀?让丁一(我弟弟)给你送过去吧!你现在哪儿呀?我在心里为自己计谋得逞暗喜,忙发过去“骗你们的,当然带了!”。那边发过来“真气人!”爷爷呀,就让你的孙女再淘气一次吧!我知道你不会生气的!


一路上我都是在这件小事的甜蜜余温中度过的。回想着这个老头,眼睛和心始终是潮潮的。这半年爷爷的耳聋更严重了,跟他说话都得接近吵架的音量他才听得见。平时我们在一旁谈话他看到我们嘴巴在动却听不到声音,于是一个人默默做饭打扫吃饭看报写字。我心酸又心疼得很。我真怕有一天我再怎么扯着嗓子他都听不到他最疼爱的孙女叫他爷爷,我真怕有一天他听他最爱的戏剧再也不会津津有味因为他只能看字幕,我真怕有一天我与他的交流只能通过冰冷的纸张上的写写划划。我比任何一个时候都担心都害怕。


没有离开便已怀念爷爷做的面的滋味。我吃着那样的汤汤水水长大,越长大越离不开那样的汤汤水水里爷爷的味道。我最爱的味道。爷爷怎么做都是美味,丝丝入扣,如果再加上爷爷亲手沁的辣椒油和街口打的陈醋,那滋味真是绝了!鸡蛋面、肉丝面、清汤面、鸡肉面片、茄子面片、蒸面、起汤面、捞面……爷爷做的面总是灌注了爷爷的味道,无人可仿无人可比的味道。


爷爷爱吃红烧肉和甜食,但是晚年的他身体偏胖,需要控制这些食物的摄入。我感到矛盾和为难,一方面为他的健康着想,一方面又想纵容他宠溺他满足他这样小小的要求。于是每次都会带着负罪感带给他最好吃的糖果和点心,看着他红烧肉吃得不亦乐乎。在心里安慰自己这么一点不算什么。


我走的时候奶奶没有下楼送我,因为腿脚不方便的缘故。其实,奶奶常常是半年几个月的不下一次楼。每次离开家时跟奶奶挥手告别,“奶,我走啦!”不变的几个简单的字都说得我哽咽,我知道奶奶的眼眶定是红红的,我不想看到她伤心也怕她跌跌撞撞地下楼,每次都飞快地逃下去,良久听见家门“砰”地关上。


本来在学校电话里得知奶奶这半年饭量很好身体也不错,晕倒的毛病也没有犯过,暑假里体质却下降了。没有食欲,加上牙齿基本掉光了,连假牙都无法戴上,每天只喝一点稀饭,稍微硬些的食物都无法吃。还经常发烧感冒头晕,常几天都很少下床。一天中午经过奶奶床边,看到她熟睡的姿势。其实这么多年都是她照看我,夜里为我关窗户,给我盖被踢掉的被子,我极少见她睡觉的样子。那天她枕着扁扁的枕头,侧身蜷曲着,像婴儿的姿势。因为没有牙,嘴唇微微翕动着。额头、面部光洁,上嘴唇却沟沟壑壑。我觉得她睡相可爱,便偷偷给她拍了下来,生怕声音惊醒病中熟睡的她,又匆忙将手机拿开溜走。她至今也不知道我曾拍过她睡觉的样子。


爸爸说奶奶病可能是由于天气的缘故,我却不知如何是好。给她买饼干点心,她不感兴趣,肉嚼不动,不吃,鱼有刺,不吃。每次我做饭都忐忑不安,生怕奶奶无法进食。米饭做得稀稀软软的,菜尽量炖得烂烂的,挑选无骨的肉、无刺刺少的鱼块或者挑完鱼刺放进她碗中,炸过的不行必须要清炖或清蒸的。看着她小猫一样地吃饭,自己也没有胃口吃下去;劝她下楼锻炼劝说不动,兀自生闷气怒其不争。好笑的是,专门给她买的大包的幼儿磨牙练手抓时吃的小馒头,可口易消化,她不吃,倒是被爷爷给一个个捏去了。


奶奶不大会用遥控器,但爱看电视,在家都是让别人帮着换台,于是我和弟弟便常常捉弄她,说我们当时看得最粘糊的台就是她要的中央一套。后来她大概学精了,就像个小孩子一样跟我们吵着闹着要换台。我走的前一天,饭时奶奶还特别关照我,上火车不要跟人家挤,别上去了没有座位,上不了火车咱坐其他的,那么多火车呢!我和爷爷都笑。奶奶大半辈子在农村,后来到县城,但腿脚不好从没出过远门,根本没有坐过火车。她把火车当成跟汽车一样一班一班不停发车的了!我可爱的奶奶!


前些日子,梦到奶奶给我做的小棉袄,梦里我的脸贴着那暖暖的里子。我心里奇怪得很。我已经好几年没有穿过手工做的棉袄了。不过对于我们这一代和我们之前的中原或者更北方长大的孩子来说,没有人冬天没有穿过长辈缝制的棉袄棉裤的。我们那里有说法棉花做的比鸭绒的都要暖和,新生的孩子必定会穿奶奶或姥姥亲手缝制的连脚棉裤。我就穿着奶奶做的棉衣裤十几年。虽然看起来臃肿笨重,但是确实贴身贴心。笨笨地暖过一冬,春天奶奶把棉衣裤拆洗,棉花晾晒过,里子面子槌过浆过,入秋再添上新的棉花一针一线缝起来。每次被告知正在缝制我的棉衣裤我都会欣喜好久,时不时耐不住性子地问询奶奶进度怎么样。新的棉衣裤有好闻的味道:阳光晒过的味道、棉花的味道、新浆过的布的香味。可以让人心情舒畅好一阵子。我还记得我最后一件棉袄的里子是绒的,浅浅的蓝色让人很舒服,贴着身子软软的滑滑的。可惜我已经不知道它现在身在何处。奶奶抚过的温暖已成为绝版。想到今生我再也不会有一件属于自己的小棉袄,心里真是止不住的难过。


我的爷爷,这个爱我的和我爱的可爱的老头,已经进入了耄耋之年。他是陪伴我时间最长的人,我也是他所有晚辈,包括子女中,陪伴他最久。一十八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我在他的膝下成长,他在我的成长中衰老。我用我的年华交换他的白发,他用他的辛苦交换我的幸福。记忆中的温暖清晰如洗。给我穿衣洗衣、做可口的饭菜,摇晃着我睡觉、给我掖被角、半夜喊我撒尿,教我背唐诗算算术、我写作业时给我磨一根又一根的铅笔偶尔在旁边打盹,带我去踏青、逼我每天早起读书写日记练毛笔字……


我一直认为我是所有儿孙中他最爱的一个。十八年的相濡以沫,他有充分的时间了解我,研究我,甚至塑造我。他对我的脾气、性格、口味了如指掌。他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通晓我的小心思,小算盘。他的踏实正直善良的品性对我影响最深。我也最听得进他的话。


我的奶奶是个没有学过文化的妇人,缠过两天小脚就赶上了放足。少女时期她在家是独生女,有着特有的乖戾、蛮横的个性。她似乎不太懂得爱别人。听爸爸说,她奶水不足没能很好地喂养孩子。她性格暴烈,经常满村追着孩子打。她天不亮就打发孩子捡树枝柴禾。后来她让孩子们一个个考上了大学走出农村看着他们如小鸟般四散。她对我似乎宽容了些。其实一开始她是不喜欢我的,但是她还是把我拉扯大,为我熬枯了双眼。小时候,我只顾恐惧她反感她又何曾试图给过她一个温情的拥抱?


这些年她似乎改变了许多,开始变得温和而体贴。她失去了年轻时的强大和锐利,她开始恐惧一些事物,比如电梯比如电脑。她极少下楼,飞驰而过的汽车会令她惊慌,让她看起来像一只瑟瑟缩缩的小鸟。她整日拄着拐杖和他一起呆在某栋楼中部的某套房子里,牙齿松落,头发稀疏,身体萎缩,耳朵不好使,腿脚不灵便。他们在一起老去,等待着某个必然的终结。


我好像一直以为他们可以陪我走过一年又一年,陪我走过一个又一个二十年。我以为我可以走多久他们也可以走多久。我忘记了岁月在他们身上留下的变化。当我发现时我疯狂地想弥补想让时间倒流,我比任何一个时候都担心都害怕失去。我还没有学会,我还无法想像我失去他们任何一个我还将如何生活。那样的我还是我么?


我想让他们经历尽可能多的事物。我想带着爷爷乘飞机来上海,我想拉着他的手乘地铁,看看现在上海与八九十年代他所见到的有什么变化。奶奶还没有乘过火车,我想带着她乘火车到处逛逛,给她指点火车外飞速后退的风景。我想带着爷爷奶奶到戏园子观赏名家亲自演唱的一出豫剧或京戏。我想带着他们海滩上走走温泉里泡泡。我想变着法亲手给他们做一道道他们喜欢的又嚼得动的饭菜,看着他们一口口吃下去我会无比开心欣慰就像小时候他们喂我吃饭时的心情一样。我想每天都让他们开开心心,脸上的沟沟壑壑舒展开。我想让他们看着我恋爱结婚生子,听得到重孙叫他们要求他们抱抱……


我想很多很多,多得我都怕我们都等不及。我怕来不及。我比任何一个时候都担心都害怕来不及。我想让时间给我奇迹,因为没有他们任何一个我的生命的一部分都将永远停止,我的血液的一部分都将不再流动。我还没有学会,我还无法想像我失去他们任何一个我还将如何生活。那样的我还是我么?


我现在会一个人唱一首歌歌唱到抽噎,“我怕来不及,我要抱着你,直到你的发线,有了白雪的痕迹,直到视线变得模糊,直到失去力气,让我们,形影不离……”


不怕梦醒时你不在身旁,只怕这是永远的凄凉。

 

 

 


后记:


我明白我们之间的爱有多么深重,当我因为哭泣而不得不中断这篇文章的写作时,当我们为彼此担忧得睡不着时,当我们相互思念却无法触及时,当我们拥抱着喜极而泣时。


其实,我是一个极端的人。极爱又极不孝。我常常梦到他们,然后一个人压抑一个人挂念哭泣却极少打电话问候他们一下。我想陪伴他们哪怕多一分多一秒,而真正在一起时却忙着玩耍和所谓的应酬交际把他们晾在一旁。我会因为一点小事跟他们吵架冲他们发火,然后看着他们默默走开再心疼得一个人流泪不让他们看见。


走的前几天,爷爷无意中说他想吃煎饼,而这是我最拿手的,犹豫了几天,终于没有来得及做。

阅微草堂笔记

数年前买于书市,费钱五元而已,幸喜为全本。河间先生纪晓岚,以学问负望于天下,《四库全书》外,唯著是书,以如椽巨笔而留意于稗官小说,概亦载道也。其序曰“万事自然之理,即道矣”。观是书则知其所谓。此书除纪事、名物、稽典故、录诗词外,大旨明因果报应,借鬼怪之谈而使民畏。然其于程朱理学及时事处,亦每多讥刺。

 
其文质朴,信手拈来,不事雕琢,语意皆丰赡。而又以浅易文言编述,故阅之未有华丽惑目、聱牙诘屈之感。兼以文风醇正,志怪谈鬼娓娓道来。不似《聊斋志异》,于婉转华美间,含孤愤,挟怨懑。
 
至若评论、讥刺,则为此书之两佳处。所论大都精妙,取无稽之谈言微言大义,可当拍案叫绝之谓。寥寥数笔,而义理跃然于纸上。于程朱之酸儒伪士,笔锋讥刺,言颇风趣。此类篇目虽不多,然几皆可令人捧腹。
 
不足之处亦有二,此书为治民,而非民治,故为当权处优者之喉舌。若审之于是今,其愚民说教处,不乏其例。其二,此书为闲暇消遣之笔记,时作偶记,历时弥久,故些许故事路数前后蹈辙,落入俗套,然此亦为笔记小说不免矣。
 
若以销时闲玩论之,则在《聊斋》之上,因其篇目繁多,而皆为短制,不过百十字,繁者亦不过千言。枯坐无趣,闲卧寂闷之时,于无聊赖之处,把玩一番。最可耗磨光阴。而开卷则阅、闭卷辄忘亦可矣。
 
暑期繁忙之余,偶观数页,可消夏也。。
 
 
 

雨至

 

雨至
黑云压枝叶惊下,
哪误抛书且烹茶?
回首雨狂风飙处,
 一夜催开漫地花。 

*
午后烧茶煮饭未就,俄而狂风大作,树枝摇曳、吱哑有声。继而黑云压枝扑地,叶若急雪状纷纷而下。稍即伴之暴雨,银河欲倾。余何在意雨暴风狂?独不惧雷电,出户立于空地淋雨,爽哉!时值酷夏焦热,禾苗尽萎,有此雨,草木亦为之欢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