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明天下午的火车,后天就可以到家了。以前每到放假总盼望快点回家,现在却没有那样的心情了,回亦可,不回亦可,不论怎样都无所谓的。前几天很惭愧的一件事,爸爸妈妈同时给我打电话。以前总是我给家里打电话,最近竟然忘了,直到他们打来电话,才知道,原来我有那么久没有和家里人联系了。电话里,爸爸嘱咐我“尽量回家吧,以后工作再想回家就说不准了,奶奶也挺想念你的。”
 
我更想念年迈的祖母,从小疼爱我,但自从高中以来,不怎么经常见面,已经六年了。去年寒假回家的时候,从她去厨房给我做饭的背影中,早已被生活压弯的背又驼了很多,看到她满脸的皱纹和白发,心酸想哭,然而在大家面前,终于忍住了。。我也想回家,尽管知道回家也帮不了多少忙,还不如在这边找份工作挣钱,但一想到祖母和家人,便决定要回了。
 
刚收拾了下东西,因为开学要搬宿舍的缘故,很多衣物能带走的就往家带,省得以后搬宿舍不方便。满满的收拾了一大箱子。我有个毛病,收拾东西时很慢,特别是小物件,书、小玩意之类,总是一页页一件件翻看。爱回忆——算是睹物思情吧。往往很小的几件东西,却要收拾很长的时间。
 
柜子里衣物压着的书和一些小玩意,被我从家里带来,便安静地躺在那里,带来时想着有空翻看下,其实三年过去了,并没有怎样地碰它们。。又见到不少信件和明信片,G
君信里谈到的一些东西,现在竟莫名其妙了,不知他在说什么,我知道——好多事已经忘记了。一叠的信,书和我一些略微泛黄的纸张——上面是我少时留下的“文字”。——当时的时光已随风而去,或如烟,远远的飘逝了,留下的,是可以牵起些许回忆的实物,我徜徉在过往的时光里,领略着穿过树叶的阳光般的抚爱。我摩挲着它们,回忆,但很多的旧事,竟不怎么的清晰,或者有一天,总会忘完的吧?只有在书眉和空白处胡乱留下的随笔,现在看来,不失意气与好笑好玩处。
 
毛毛在家辅导弟弟,假期也找了些事做,受同学的邀请,在中学辅导班里,讲授数学和物理,每天才二十多元钱,但顾于同学的面子,没有要求加薪,其实同学也无奈,今年竞争得厉害,学生收的不多,除去房租、广告和各路的开销,这已经是尽量给的了。总之,答应人家的,尽量做好吧。
 
夜深了,强迫自己去睡觉。明天,别了,与我日日相望的骊山。
 
 
Advertisements

毛诗

                          江南
岸柳轻舞小桥唱,
波间舟瘦老鱼香。
遍揽水乡千江月,
宁与浮萍共夜凉。
 

该诗望画生情,一蹴而就,既毕,问我的意见,我于诗上一点都不通,偶作,要么为不入流的打油;要么境界意象都很低俗,自惭诗秽,不敢昭人眼目。本无发言权,但为了显示“博学”,云:第三句“千”宜改为“一”。问:为什么?不是遍揽江南的千条江水么?我答曰:千江水共一江月,那才叫大气嘛。其笑曰:切~~`无理取闹,不通不通。 
 
 

形式与内容

偶尔看到网友博客里的汉服的照片,那袖子确实很宽大,魏晋的清谈玄学的服饰被儒家“利用”,似乎很逍遥了。但穿那么宽松的衣服,怎么能行走动作得便利舒服?看来汉服嚷了那么长时间,还不是为咱老百姓做的。穿了汉服,要成天不做事,而是酒足饭饱之后,正襟危坐,手持经典,以示修身。这样的事,九亿的农民和工薪阶层绝对“享受”不了了,汉服和他们绝缘。
 
但其实很搞笑的,因为魏晋衣服飘飘的外形,其实有它的内容的需要:何晏把五石散吃开以后,大家争相仿模,以此来标榜自己的身价,但这种药需及时的“发散”,否则对身体就很危险,于是穿宽大松弛的衣服成为必须(注意,是必须),你穿个牛仔裤肯定不利于“发散”嘛。新的衣服也不好,就比比谁更脏,你脏,说明你吃五石散,你牛。结果以身上生虱子为可炫耀的事——不是有“扪虱而谈”么。我们看那时的画,坐在那里抱膝长吟,其实他们身上是很脏的,当然,他们也以“脏”为“美事”。
 
能吃得起五石散的,定然是有钱人,于是即便没有钱的,也“标榜”自己,跟着学穿宽松的衣服,类似于今天收入不怎么高的人,要买名牌炫一把一样。渐成风气,不论“吃”与“不吃”,都是宽大的衣服。后人不明,以为很逍遥似的,其实哪里知道那是魏晋人“发散”五石散的必须与无奈。
 
我想后来的人,没有谁吃五石散了吧?但还要穿那样的衣服。据说现在还要发扬,在中国,真的不知道形式与内容哪个更重要。。。
 
 
 

关于胡适

1.此人命好,生在那个年代,早了点而已,就象名人博客里的沙发一样,被他抢先了一步罢了。
 
2.此人爱搅浑水,当学生和政府冲突时,他就在里面瞎搅和,实在要表态,则站在政府的一边——此人一辈子对有权者始终抱有好感。
 
3.此人略通中西,但洞察力很不行。
 
4.此人思想上浅,和鲁迅没得比,比如对待女性问题上,此人提倡平等,写了作品,结尾于女子离家出走和爱人“私奔”,就此而终。这样的思想格局,他妈的早在唐朝传奇里面就有了。而鲁迅则写了篇女子走后怎样。一比就看出来了:在胡适思考结束的地方,鲁迅的思考才刚开始。
 
5.此人文字上不见长,能传世的不多——或者几乎没有,譬如写了个《尝试集》,形式上略新而已,现在看来则象初中学生的略带点新味的打油古诗。。敢问诸位能背出多少胡适的名言,有多少脍炙人口的名篇?有多少经住了时间的筛选?鲁迅的名言名篇那可是一大把一大把的,即便现在读来,也很新。 ——虽然里面有政治捧和压的因素,但文章若好,压是压不住的。
 
 

文言文是很好写的文体

这是在鲁迅吧的回帖,顺手再贴到这里。


文言文的确是很好写的文体。文章是什么?情、思、味而已。当你没有什么真的感情,没有新的思想、观点时,文言文最容易掩饰上面的缺点了。诸位不信,拿来古代的(汉朝之后的)说理文章读下,翻译成白话文,有什么新的思想、新的观点么?绕来绕去总是那么几下子,什么仁义啦,勤俭啦,谨慎啦……总是这样的观点。八大家的文章也不过如此。但是这样的“道德文章”数量是很大的,可见文言文最容易包装它们。

 

文章不得不为,但又实在没有什么话要说时,文言文是最好敷衍“任务”的文体。当然你要知道几个常用句式,虚实词之类的——但也仅此而已。

 

文言文的优点在于音韵很美,朗朗上口。又典雅含蓄。缺点在于说理不便,不易翻新。

 

当然了,以上说的文言文是用于“敷衍”的。但我不是“敷衍”。我偶尔写写,卖弄卖弄,玩玩而已,写的很烂,根本算不上严格意义上的文言的。

 

最后补充:虽然文言容易写,但要写好,很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