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师”不绝种!

前几天敲了些字,文人应该补补课!有人以为有些过激了,说我鼓吹不爱文史的意思——不是的。我不过感觉空谈误国,稍有点东西的文人风风火火,全中国人都知道,好比当年的“秦淮八艳”一般,不论主子奴才,大家都晓得的。但是从事科研工作的人,有谁知道呢?你知道力学界的泰斗人物是谁吗?你知道高能物理的领军人物是谁吗?…… 他们的脑子里装着中国的科技,埋头苦干,几十年如一日,但大众有谁关注过?当然,他们中的人并不是求什么名气。默默无闻,有点热发点光,这才是脊梁!而一些哗众取宠、自甘优伶的所谓狗屁文人能不汗颜?
 
现在是喧嚣、诡辩、做秀的时代,这里面有文人的推波助澜!作协主席前段时间竟要求政府发金补贴文人,真拿这帮所谓的“时代的良心”当“二奶”养了。自甘优倡,怎能不让我撒大不爽!一些迂腐派拥有咀嚼了几百年的思想,却凭这登上“思想家”的座位,一些老家伙稍通国学的皮毛,也称起“国学大师”了,安然的坐在那里,这真是“世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了。
 
在中国,“大师”是死不完的。比如马季去世的时候,称一代“大师”走了,相声界没有大师了,最近侯耀文死了,又说“大师”走了,巴金去世了,称文学界再也没有“大师”了,让撒大看来,文史界再死个有点名气的人的话,肯定还是称“大师”走了。。总之,在中国,有这帮孙子的捣鼓,“大师”是不会绝种的!不信,走着瞧!
 
 
Advertisements

《中国“大师”不绝种!》有9个想法

  1. 呵呵,撒大说的话我总是喜欢听的,所见略同吧…前两天点击百度体育明星,看到韩寒也跑了进去,真是”了不起”…现在的大师是死不尽的,什么都可以捧起来的,在总统和股票也可以捧起来的年代,捧一个大师,何难?何足道哉!!!

  2. 陈晓旭死的时候才很多人知道演林黛玉的叫陈晓旭居然那么多人也悲痛了一把一样~~

  3. 文字短小犀利,幽默挖苦。但我不免问博主:你凭什么说一些“国学大师”只是“稍通国学的皮毛”。你自己才读过多少国学经典,就来评论人家只是“皮毛”!

  4. 老撒最近很喜欢写杂文啊,不过还是不要学王朔那种口气哦,别人会给你扣上无畏源于无知的大帽子的,至于有人说你轻视文史,这个意思我倒没有看出来,如果说有那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无非是对当今弥漫于文艺界乃至于全社会的庸俗的价值观和奴颜婢膝的风气的讽刺罢了。牛顿当年讽刺皇家科学院不是养猪场,有人会说他轻视科学吗?只不过牛顿是公认的科学泰斗,言辞再激烈别人也只有听着的份,而我们老撒只是说了几句实话,就有人跳出来表达不满了。你说的“秦淮八艳”是不是百家讲坛里那些破玩意还有几个80后作家啊?你太高抬他们了,那些人怎么能和秦淮八艳比呢?起码从外表上看就差远了。别的我不多说了,在这样一个社会发牢骚本身就没有什么意思,中国人很喜欢谈责任,什么空谈误国,不空谈有人把国家利益当回事吗?所谓的责任不过是填饱肚子满足性欲,至于是做奴才还是做玩偶又有什么关系?尊严这东西在中国可是个稀罕物,它只是换取生活的代价而已。我现在特别腻歪那种把“有车有房”当作口号来喊的人,跟他们你是不能谈鲁迅的,鲁迅寄予后人的恐怕也不是物质的满足。试想一个薄有家产又不善经营的人也可以靠变卖祖上来满足当前的物质需要的,难道这就值得讴歌赞扬了?你就等着后人来骂吧!

  5. 回不信走着瞧:胡乱打的,杂乱零散,确实是杂文了。还有,我不是模仿王朔的口气,而是觉得这样表达很舒服而已,不自觉用的。或许我骨子里就是一流氓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