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王小波想到的一些—–

 

一开始接触王小波是在初中,那个时候学习比较轻松,又有一股子好奇心,于是看到有字的东西都去读读,记忆里当时初中图书馆藏了不少书,现在回想看来,那数量太少了!我读的不多的言情、武侠小说几乎都是在初中结的果子。并不是不想读其他的书,而是图书馆的书向我们开放的主要就是言情与武侠,偶尔有日本的侦探小说。成排的看去,都是野史、揭秘之类的。致使我怀疑那个图书馆的购书计划是不是校长同样上初中的儿子弄的——他应该很爱看些言情武侠的吧。
 
当时很自满以为读了不少书,现在想来真是太好笑了,那些书其实看一两本就可以代表的。而且数量也不多,不值得自豪的。因为初中的阅读速度根本不快,加上又是在课堂上看的,两只耳朵听四周,一只眼睛看书,一只眼睛扫描“敌情”。虽然课堂上看杂书,但并没有影响我的学习,初一地理课程测试,我得了67分——当时整个班级及格的没有几个,相对而言,这个成绩很不错了。
 
这些书里面,至今留下印象的没有几本,一是日本的侦探小说,一是古典小说《拍案惊奇》。还有就是王小波的《唐人秘传故事》。我估计怀有武侠、野史情结的购书员上了“秘传”二字的当,就买来了(后来知道当时发行量很少,亏能买来)。初看《唐》,就有种和看其他野史秘传不一样的感觉,语言很漂亮,叙述很奇异,很能唤起你的想象力,当时并不知道写过《少年闰土》(节选自他的《故乡》,小学课文)的鲁迅写过《故事新编》,后来想起,他们两个很接近的,幽默机智有相通处。
 
高中的时候,我才真正见识了大的图书馆,我们学校是省重点,图书数量很可观的。那时才开始真正接触王小波。今天看来,王小波的随笔杂文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好,观点并不新,当时大概是振聋发聩的吧,我只佩服的,就是他能把罗素等等那些西方的东西中国化。
 
王小波这个人很可爱,没有一点架子,让人不能亲近。现在摆出他的照片,衣着打扮很随便的人,和我一样,有点不着调,相貌也是路人甲乙丙丁。我钟爱的是他的小说,特别是他令我赞叹的《红拂夜奔》,“红拂夜奔”有两个版本,一个是收在《唐人故事》里面的,一个是篇幅长的,我喜欢后者,即“繁本”的,唐人故事里的《红拂夜奔》是他的早期作品,后来的《红拂夜奔》是他小说成熟期的作品。两者很不相同,只不过用了同一个名字罢了。高中时读《红拂夜奔》,惊叹小说居然可以这样写,这是我以前没有见过的。里面说的数学家,说的避孕套……很多,想象力太牛了!但又让人相信这好像就是真的。读着有种奇异的感觉,就像溶入到那个街头、那个时代一样,那个时候发生的事,竟然是那样的?里面有他独特的思想火花,和行文的风格。不像其他人的作品那样“发飘”。
 
我不是小波迷,但十分喜欢他的风格,读他的《唐人故事》与《红拂夜奔》等一些拿古典敷演的东西,莫名就是那种说不上来的独特感觉。一篇《红拂夜奔》,除了王二,谁还能写上来。。
 
前段时间是他的逝世十周年纪念,但也是烟消火灭,出版商赚了一笔而已,对他的研究与解读和几年前相比,并没有进步一点,这是极为遗憾和可惜的。。。
 
 
 
Advertisements

《说起王小波想到的一些—–》有6个想法

  1. 我还是最喜欢他的第一篇小说《寻找无双》,我觉得那个是他所有作品的的顶峰之作,不像《红拂夜奔》那么艰深夸张,让人有些难以耐心从头看到尾,我也是看了《寻找无双》以后才对他的《红拂夜奔》产生兴趣,而且因为之前熟悉了他的风格,反而越读越有意思。有一点是王小波与众不同的地方,也是和鲁迅比较接近的地方,就是这个人不是一开始就走上文学之路,属于半路出家,因此又被称为“文坛外的高手”,从他的文字看他的数学功底可是相当牛,只可惜英年早逝,不过这反而成就了他的文名!中国有一件事很奇怪,就是一个人只有先被外国认可或者死掉他的成果才会得到承认,不幸的是王小波都做到了这两点。我坚持认为王小波的作品并不适于所有读者群看,因为里面会碰到大量的色情内容,王小波的本事就在于他能把色情的地方统统淡化,写出来的东西对人构不成感官刺激,这和其他作家可以说是反其道而行之。其他作家会有大量的文字作铺垫,半推半就,表面上千呼万唤,实际上撩人心神,王小波写的时候基本没有过渡,那些名词术语赤裸裸的就会跳出来,但是你几乎感觉不到色情成分。让我感到诧异的是他的遗孀李银河现在已经成了中国性解放运动的急先锋,唯恐中国不成为一个巨大的杂交场所,难道这就是王小波生前所提倡的自由?不知小波地下有知,又会作何感想。

  2. 王小波死了好,现在的文学都是垃圾.我读王小波不多,王小波有些文字真是阴暗的,或者文学都是阴暗的吧.

  3. 阿三你这点说得好,不过我想纠正一点,不是文学阴暗,而是人性阴暗,只不过有时披着一件善良的外衣罢了。或者我们不应该称之为人性而是人的软弱性,因为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时时都会碰到难以接受又无法解决的事情,这时人要么自我崩溃,要么为适应环境而违背自己的意志,同时给自己以心理安慰。我们姑且用“成熟”二字来形容一个人是否可以“适应”环境,而在这样一个提倡“适者生存”的时代,一个人不“成熟”就会变得很危险,就会成为公敌,遭到所有人的反对,排斥,所以人性不变阴暗也难。王小波曾经说过:这个世界不需要太多思想家。有那些政治家做思想家就够了,其他人最好没有思想或者没有什么深刻的思想。你也许可以解决像1+1这样的数学难题,但你不要妄图解决诸如共产主义是否可以实现这样的问题,这些玄而又玄的问题只有“伟人”们才有资格去解决。不管怎么样,我仍然希望这个世界上不“成熟”的人会变得多起来,不识时务的人会变得多起来,尽管他们会受到那些“成熟”的人算计,欺诈,但是他们才是我们民族的真正希望所在。正如王小波,鲁迅们,他们才是我们这个时代真正的思想和声音。

  4. 我最近喜欢读些阴暗的书,其实我一直也喜欢读些阴暗的书,最近读的书都是短篇或者中篇的小说,都是外国书,长篇和中国作家的书我是读不下去的,我这个人很懒的。最近我读的是《暗沟》、《逝去的时间的大海》、《奇迹贩子勃拉卡曼》、《孔雀》等,都是重读的书。中国书我还是最喜欢沈从文的书,他的文字已经写下有80年了,现在读来那种文字的美感仍让我感叹与惊讶的,现在的中国作家仍写不出沈从文那样的文字来,我先前的文字也是有点学着沈从文的,但我仍写不出沈从文的那份美感来。最近也读些郁达夫的书,郁达夫的文字很真实和有点颓废,算是一个愤青吧,但我并不喜欢愤青这两个字,不知道为什么这两个字意让我想到别人说的“意淫”来。郁达夫喜欢徐志摩和郭沫若,但这两人也不是让鲁迅很接近的,或者人与人的相处真的要说一种缘分吧。《葬礼》是我曾经用了一点心情去写的,写《葬礼》是因为看过撒大写的另一篇《葬礼》后才写的,算是作文吧,但没有读过一点书也是写不出来的,所以我的《葬礼》和撒大的《葬礼》也是用了一点心情去写的,但别人并不以为然,不过我只留下了这篇,或者这就叫做自恋吧。但我并不是什么愤青,我一点也不喜欢这两个字,在我看来,鲁迅、海明威、萨特、马尔克斯、果戈理、塞万提斯、但丁都不是愤青,用鲁迅的话来说,他们只是写出自己眼中所经过的中国人生.

  5. 网络无聊,但我不会让网络掏空我的,近来听听王杰的歌,懒在网络上说什么,我一直也说我其实是说不出什么的,我不是什么知识分子,我对知识分子也没有什么好感的,我总是莫名地认为他们当中许多人也是在做着放债和收债的事。李敖也这样了,别的人还有什么好指望的,有时我也会想如果我去写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小说的话,我会写的比当代许多“作家”好,但我不写,如果我没有读过鲁迅的话,我想我会写的,但我读过鲁迅后我就不写了。有时读读《〈呐喊〉自序》,但我却不感到寂寞的,因为我是一个没有思想的懒人。奉先,有空就多看些外国的“阴暗”的小说吧,萨瓦托的《暗沟》不错,不知道你看过没有?文字不值钱,思想也不值钱!呵呵~~~~~~~~~~~~~~~~~~~~~“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