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师”不绝种!

前几天敲了些字,文人应该补补课!有人以为有些过激了,说我鼓吹不爱文史的意思——不是的。我不过感觉空谈误国,稍有点东西的文人风风火火,全中国人都知道,好比当年的“秦淮八艳”一般,不论主子奴才,大家都晓得的。但是从事科研工作的人,有谁知道呢?你知道力学界的泰斗人物是谁吗?你知道高能物理的领军人物是谁吗?…… 他们的脑子里装着中国的科技,埋头苦干,几十年如一日,但大众有谁关注过?当然,他们中的人并不是求什么名气。默默无闻,有点热发点光,这才是脊梁!而一些哗众取宠、自甘优伶的所谓狗屁文人能不汗颜?
 
现在是喧嚣、诡辩、做秀的时代,这里面有文人的推波助澜!作协主席前段时间竟要求政府发金补贴文人,真拿这帮所谓的“时代的良心”当“二奶”养了。自甘优倡,怎能不让我撒大不爽!一些迂腐派拥有咀嚼了几百年的思想,却凭这登上“思想家”的座位,一些老家伙稍通国学的皮毛,也称起“国学大师”了,安然的坐在那里,这真是“世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了。
 
在中国,“大师”是死不完的。比如马季去世的时候,称一代“大师”走了,相声界没有大师了,最近侯耀文死了,又说“大师”走了,巴金去世了,称文学界再也没有“大师”了,让撒大看来,文史界再死个有点名气的人的话,肯定还是称“大师”走了。。总之,在中国,有这帮孙子的捣鼓,“大师”是不会绝种的!不信,走着瞧!
 
 
Advertisements

所谓的“文人”应该补补课!

奉先说王小波一开始不是走上文学道路的。是的,王小波的数学造诣和我有一拼。呵呵。很多人都是半路出家的才好。鲁迅以前搞矿,后来学医,而后才转文。郭沫若以前也是学医。……
 
文人若不旁收点别的东西就容易自大酸腐煽情做作玩深沉装牛逼自我膨胀清高自傲目空一切。一为文人便无足观——至理名言!不但文人相轻,文人看起别人来也老是一种翻白眼的态度。以为没有他这个文史哲啦什么的天下就要大乱似的。
 
钱钟书一辈子读书多吧,不过是个“知道分子”。还有那个王蒙,老是教人家这、让人家学那,以为就他自己知道的多。你背诵李白屈原是本事,你会解微积分方程吗?谁要不知道一点文学常识就好像不得了似的,就好像这个人就白活了似的。
 
文人的那种东西谁丫不知道,还真拿着当学问似的。韩寒说的到底:“文坛算个屁!” 
自然科学才能真正反映智商,才能见真本事,不信,给你个苹果你发现不了万有引力,给你几根导线一块磁铁你丫发现不了电磁感应。。。
 
以后谁再问我唐诗背诵了多少首,茴香豆的茴有几种写法,我就不耐烦了,我就问他知道拉普拉斯变换吗?懂得费玛大定理吗?知道高次幂方程的解法吗?五次高次幂方程有三种解法你丫知道吗?会用微积分算电灯泡的体积吗?知道库仑-朗肯土压力公式吗?达朗贝尔判别式你知道吗?
 
现在光把我专业课上的力学拿来给你学,就够你丫晕半年的:理论力学、材料力学、土力学、弹性力学、岩体力学、塑性力学、流体力学。高等数学什么的你智商有限,就不给你推荐了,免得受打击还要怪我。
 
兄弟,早年没有好好读书,只有当作家的份了。
 
 

说起王小波想到的一些—–

 

一开始接触王小波是在初中,那个时候学习比较轻松,又有一股子好奇心,于是看到有字的东西都去读读,记忆里当时初中图书馆藏了不少书,现在回想看来,那数量太少了!我读的不多的言情、武侠小说几乎都是在初中结的果子。并不是不想读其他的书,而是图书馆的书向我们开放的主要就是言情与武侠,偶尔有日本的侦探小说。成排的看去,都是野史、揭秘之类的。致使我怀疑那个图书馆的购书计划是不是校长同样上初中的儿子弄的——他应该很爱看些言情武侠的吧。
 
当时很自满以为读了不少书,现在想来真是太好笑了,那些书其实看一两本就可以代表的。而且数量也不多,不值得自豪的。因为初中的阅读速度根本不快,加上又是在课堂上看的,两只耳朵听四周,一只眼睛看书,一只眼睛扫描“敌情”。虽然课堂上看杂书,但并没有影响我的学习,初一地理课程测试,我得了67分——当时整个班级及格的没有几个,相对而言,这个成绩很不错了。
 
这些书里面,至今留下印象的没有几本,一是日本的侦探小说,一是古典小说《拍案惊奇》。还有就是王小波的《唐人秘传故事》。我估计怀有武侠、野史情结的购书员上了“秘传”二字的当,就买来了(后来知道当时发行量很少,亏能买来)。初看《唐》,就有种和看其他野史秘传不一样的感觉,语言很漂亮,叙述很奇异,很能唤起你的想象力,当时并不知道写过《少年闰土》(节选自他的《故乡》,小学课文)的鲁迅写过《故事新编》,后来想起,他们两个很接近的,幽默机智有相通处。
 
高中的时候,我才真正见识了大的图书馆,我们学校是省重点,图书数量很可观的。那时才开始真正接触王小波。今天看来,王小波的随笔杂文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好,观点并不新,当时大概是振聋发聩的吧,我只佩服的,就是他能把罗素等等那些西方的东西中国化。
 
王小波这个人很可爱,没有一点架子,让人不能亲近。现在摆出他的照片,衣着打扮很随便的人,和我一样,有点不着调,相貌也是路人甲乙丙丁。我钟爱的是他的小说,特别是他令我赞叹的《红拂夜奔》,“红拂夜奔”有两个版本,一个是收在《唐人故事》里面的,一个是篇幅长的,我喜欢后者,即“繁本”的,唐人故事里的《红拂夜奔》是他的早期作品,后来的《红拂夜奔》是他小说成熟期的作品。两者很不相同,只不过用了同一个名字罢了。高中时读《红拂夜奔》,惊叹小说居然可以这样写,这是我以前没有见过的。里面说的数学家,说的避孕套……很多,想象力太牛了!但又让人相信这好像就是真的。读着有种奇异的感觉,就像溶入到那个街头、那个时代一样,那个时候发生的事,竟然是那样的?里面有他独特的思想火花,和行文的风格。不像其他人的作品那样“发飘”。
 
我不是小波迷,但十分喜欢他的风格,读他的《唐人故事》与《红拂夜奔》等一些拿古典敷演的东西,莫名就是那种说不上来的独特感觉。一篇《红拂夜奔》,除了王二,谁还能写上来。。
 
前段时间是他的逝世十周年纪念,但也是烟消火灭,出版商赚了一笔而已,对他的研究与解读和几年前相比,并没有进步一点,这是极为遗憾和可惜的。。。
 
 
 

最近心情糟糕透了

天气的原因
阴雨绵绵地下了一个多星期
老天爷也不爽快
要下还不下暴雨
他就那样绵绵地下
不慌不忙的挺惬意似的
一个星期
 
本来这样的时节
正是太阳公公发威的时节
这个时候应该是他在天上发出毒光
把人的身影压的短短的
但一个星期却躲着
不见他的踪影
丢失了一般
 
快要考试压力的心
弄得更糟糕
压抑、易怒
成天和毛吵架
一点小事就吵
我的脾气有时不是很好
说话爱不羁些
有点信口开河的意思
本是玩笑的话
到毛那里都成了我怎么嫌弃她的话
你那么好我怎么会嫌弃你
解释不通我就发火
 
我最怕别人沉默
哪怕你和我吵架拌嘴使气动性都行
别不说话啊你
其实我们对彼此要求的太完美了
而没有想想自己很不完美
话又说回来了
要不是爱怎么又会要求完美
 
我是个任性有点爱用自己思路来的人
玩笑开的过大
一本正经
使毛觉得不是开玩笑
怎能不是开玩笑
对吧?
 
不过
早好了
因为太阳公公出来了
其实是我好
知错就改就是好孩子嘛
 
 

糟糕的网络 还不赖的歌曲

 前几天忽然有想听唐朝乐队摇滚《梦回唐朝》的冲动,就到摆渡的MP3下载,结果挺搞笑的,下载下来一听居然是《国际歌》。
虽然也是唐朝乐队的作品,但也不能以《梦回唐朝》来忽悠人啊,摆渡的疏漏。 
虽然这样说,但当“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响起来的时候,也听得我浑身激情! 接着再找再下,“梦回唐朝”的名目下,这次不是《国际歌》了,却是《毛主席最最亲》。。晕。。找了好几个,终于把不搀假老少咸宜的《梦回唐朝》下载下来了。
 
 
这个链接是音乐盒上的,声音不怎么纯,但也能凑合着听。

 

 

菊花古剑和酒被咖啡泡入喧嚣的庭院

异族在日坛膜拜古人的月亮开元盛世令人神往

风 吹不散长恨
花 染不透乡愁
雪 映不出山河
月 圆不了古梦

沿着掌纹烙着宿命 今宵酒醒无梦
沿着宿命走入迷思 梦里回到唐朝

今宵杯中映着明月 男耕女织丝路繁忙
今宵杯中映着明月 物华天宝人杰地灵
今宵杯中映着明月 纸香墨飞词赋满江
今宵杯中映着明月 豪杰英气大千锦亮

今宵杯中映不出明月 霓虹闪烁歌舞升平
只因那五音不全的故事 木然唱合没人失落什么

沿着掌纹烙着宿命 今宵梦醒无酒
沿着宿命走入迷思 梦里回到唐朝

忆昔开元全盛日 天下朋友皆胶漆
眼界无穷世界宽 安得广厦千万间

沿着掌纹烙着宿命 今宵梦醒无酒

沿着宿命走入迷思 梦里回到唐朝

今宵杯中映着明月 纸香墨飞词赋满江
今宵杯中映着明月 豪杰英气大千锦亮

沿着掌纹烙着宿命 今宵酒醒无梦
沿着宿命走入迷思 彷佛回到梦里唐朝